修大法摆脱病痛 讲真话遭受迫害


【明慧网2005年9月14日】我是山东省诸城市人,今年67岁。我从前身患多种疾病,40多岁时患肩周炎、胆囊炎,厉害时胳膊疼的抬不起来,一生气胆囊炎就犯,疼痛难忍;50多岁时查出关节炎,右腿膝盖疼,一走路就疼,不敢骑车子,到中医院扎针,吃药,花很多钱也没治好。常年受病痛折磨的我本来就苦不堪言,雪上加霜又被毒虫咬着,胳膊中毒,加上用砒霜和石灰治疗(此药也是剧毒),导致体内的毒素更加严重。当时住院52天,花很多钱,出院后身体还极其虚弱,连走路都很困难。我受尽了各种折磨,一心想上吊,又怕死了别人看了害怕,就这样苦苦度日。

直到96年4月,我女儿回家说她有一同事的妈妈炼法轮功全身的病都好了,我一听就让女儿快去打听。接着我就去她家学,学炼不到两个月,我一身的病都奇迹般的好了,我的身体恢复了健康,原来站都站不稳的我走路嗖嗖的,骑车赶集上店,在家做饭收拾家务,里里外外一把手,同时我在学法炼功中明白了很多道理,懂得了如何去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全家人都高兴,都支持我炼功。

99年7.20以后,全国范围内铺天盖地的疯狂镇压法轮功,看到这么好的功法被政府镇压,我很痛心,是师父的大法救了我,使我这个满身是病的人成了健康的人,所以我就想去上访反映情况。可是很多大法弟子因为去北京上访被抓、被关押,大批的警察和便衣在各路口、车站堵截,各派出所、单位、居委会、家庭层层像蜘蛛网一样阻止我们上访。

2000年阴历正月十六日,因为我无法去北京上访,就到广场南面去炼功,用这种和平方式告诉人们法轮功好,结果被公安局拘留15天。阴历的6月6日,我决定去北京上访,在淄博被截回,又被拘留22天并罚款7000元,同时开除党籍。我真不明白,说一句真话竟然这样难,《宪法》还规定信仰自由,可我们却因为信仰“真善忍”失去人身自由、说话自由,我们都是好人,我们没有做坏事,为什么要把我们当敌人对待?公安局为什么有法不依,知法犯法?这样对待公民,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2000年10月我再次到北京上访,被带回后关在诸城市看守所,当时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家里送去的衣服他们也不给,我被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直到一起被关的功友杨桂真被迫害致死,他们才放我,并罚款5000元。这次罚款连同上次的7000元,共计12000元。每月从工资中扣400至500元,扣了三年多。

我本来工资就不高,没学法前治病花了很多钱,家里经济很拮据,学法后身体健康了,不用花钱治病了,感到生活有个奔头,刚要喘口气轻松一下,没想到这场无辜的对好人的迫害发生了。由于我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就被多次关押、罚款,弄得全家人整日提心吊胆、生活不安,孩子也承受着各种压力。全家人都从内心知道大法好,可是在这场邪恶的镇压中,在这强大的株连九族的淫威下,为了能够过个安稳日子,不得不顺应这股颠倒黑白的潮流,含泪违心的阻止我炼功。

我知道现在我健康的身体,没有病痛的折磨,这一切都来自于法轮功,我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如今大法和师父被人恶意诽谤,我能苟且偷生、无动于衷吗?面对重重打压,我也要尽力走出来告诉人们真象,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