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起死回生 讲真象遭受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7日】我是山东省诸城人。为了解除你心目中对法轮功的误解,现在我将为什么炼法轮功和炼功后亲身受益的情况,如实的向你述说。望你能消除一切对我们的不理解。

以前由于我和婆婆的关系不好,成了被她扬名出外的“懒媳妇、恶媳妇”。我不是懒媳妇、恶媳妇,是被一身的病折磨的离不开炕头,整天浑身没有不痛的地方(肩周炎、心口痛),胳膊腕、腿、手的小骨头疼痛难忍,衣服都不敢洗,又加上头痛,孩子也无法抚养好,受尽了罪。是出了名的药罐,出门走几步,就会有人在背后说:谁谁媳妇,脸蜡黄快要死了。这一切的病来自我结婚两年后的一次流产,因年小怕羞,不想被人知道,又是正月,天很冷,做完手术,回来后就给邻居打玉米一万多斤,受了风,四天后头痛的打滚。当时吃药没好,又用罐拔了拔,坚持了几个月。第二年又犯了,差点要了命。到医院看,脸都一边大一边小,头都塌陷了。什么做CT、全身部位下来,就是找不着病。又回来找中医针灸,一月过后,仍不见好,吃中药把胃又吃坏了。又花钱治胃,后来药不敢吃了,就挂吊针,在诊所整整挂了一个月,也没见好。娘家弄来偏方和神婆子,都没管用,4个月下来花去五千多元钱。找不着地方看了,就到城里拿了些药,我8点吃完就去上厕所,爬回屋11点,差点毒死。药不对,不敢吃了,丈夫说我拿钱扔,不给我治了。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被哥嫂叫去学炼法轮功。谁知我炼了几天,整个身体大病一场,眼球都痛,浑身动不了,样子很吓人。功友们说:这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祛病,不用怕。三天后,我的一身病全好了,几个月后就一身轻了。

以后我便在家里炼功,那时来了一些人在我家炼。他们见我神奇般的好了,都很高兴,丈夫也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我再不是那个懒媳妇、恶媳妇。种了十四亩地,种着棉花养着蚕,要干很多活,却不觉累。邻居都夸我现在变了一个人,象个钢豆子。我没想到自己还会有这么好的身体,要不是炼了法轮功,我这个月子病,死不了,也得受一辈子。真不知怎么感谢师父和大法!我有了一个好身体、一个和睦的家庭。

可是在99年7月20日之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和迫害。我们全村的炼功人全被强制开会,强迫把书交上,以后不准炼功。几天后村干部带人到我家,叫我写决裂书和不炼功保证书,还说这是为我好。我说:“当初我一身病躺在炕头上,吃不上、穿不上,眼看家破人亡,那时你们谁来看看我了?现在我炼功炼好了,家也象个家样了,你们又让我恩将仇报,我不写。”他们找人监视我,晚上门口有人站岗,白天出门要报告,去菜园有人跟着。我想:我炼功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人中的好人,尊老爱幼,遇事先为别人着想,不偷不摸,不打人不骂人,不参与政治,不杀生,不沾别人的便宜,何错之有?这样待我怎么能不说话呢?我要为大法洗冤!

我去北京上访,可是刚到潍坊就把我截了回来,罚款五千元。一下丈夫家都对我不理解了。我说:“我要不炼功,几个五千元能治好我的病?到现在说不定早已死了。再说这些钱也不是法轮功要去了,是被江泽民一伙贪了。”就因为炼法轮功的人数多,江××起了妒嫉心,不顾常委们的反对,动用公安、记者、电视台、电台残酷镇压和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导演“自焚”想引起老百姓反对和仇恨大法,来达到他铲除法轮功的目地。因而把一切坏事嫁祸于法轮功,逼得大法弟子们纷纷上访凭良心和对国家的信任,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有多少大法弟子──世上的好人,被江氏流氓集团打死、打残、被逼流离失所、迫害的家破人亡。

法轮功在短短的几年就传遍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中国却受到残酷镇压和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多个国家以群体灭绝罪等把江泽民一伙告上了法庭。父老乡亲们:请不要相信电视的谎言,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会有福报!

(由于迫害还在继续,为了作者安全,名字及具体地址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