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

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5年9月15日】

  • 给学校校长、老师的一封信

  • 致朱清华老师

  • 给友人的信:因修大法我被非法关押787天

  • 给学校校长、老师的一封信

    校长、老师:你们好!

    我们是一年三班某某某的父母,关于现在学校要求小学生集体加入少先队的事情,谈一下我们个人的想法。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合法的监护人,在孩子没有长大成人、独立思考、辨别善恶是非之前,引导和教育孩子健康理智的成长,父母应尽到监护的责任,老师和家长都希望把孩子培养成道德高尚,掌握更多知识,对社会有益的人,忽视那方面都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信仰问题就直接关系到孩子的道德成长。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现在国家提倡以人为本、建设和谐社会,任何政党与个人都不能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所谓的“共产主义”是一种信仰、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是一个执政党,少先队是××党的一个分支组织,那么加不加入其组织就是一个人的自由了。

    作为中国公民,我们热爱我们的祖国,我们认为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我们为自己是炎黄子孙而感到骄傲,但是看看现在,具有五千年传统文化底蕴的中国人被××党改造到了什么程度,几乎完全违反中华传统。这是有目共睹的,我们不知道加入这样的组织会对人有什么益处,如果一个组织强迫人加入,不加入就搞镇压、迫害,那么这个组织和黑手党又有什么区别?

    我们全家都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祥和、美好和幸福是很难用语言表达的。我们在这个社会中努力地做一个好人,尽到我们应尽的责任,这个功法对任何人、社会与政府都是有百利无一害的。虽然××党在历史上犯过很多错误,我们也没有反对××党,我们认为不会再发生以前的悲剧了。但是,从1999年7-20开始,以共产党与江泽民政权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给我们家庭及孩子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上,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孩子10个月时,父母同时被非法抓捕,孩子被强行断奶;1岁半时父亲被从家中绑架到精神病院后被送到教养院遭苦役、酷刑折磨;2岁时母亲又被关进教养院;在震惊世界的2001年3-19惨案中父亲被迫害致残差点失去生命,至今躺在床上已经四年多了;不到四岁时熟睡中被强行抄家、破门而入的警察惊醒、孩子在目睹了警察打人、抄家后、大病一场、至今孩子还认为警察多是坏人……。这一切悲剧都是共产党和江泽民造成的。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生活在困难、压力和不公正对待当中,但我们始终教育孩子,对人要真诚、宽容、善良与忍让,遇事要先想到别人,孩子各方面都在很健康的发展,有些方面还很优秀,这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孩子遇到任何事情都会理智地思考、公正客观地对待。在××党的统治中,再出现文革式的“政治”运动,孩子也不会做出学生斗老师,孩子斗父母的那种伤天害理的事了。也许人们会认为××党变好了,文革式的悲剧不会再出现了,但是现在对真、善、忍的迫害不正是历史悲剧在重演吗?而现在又有多少人受其党愚弄在扮演那种不光彩的角色,在它的统治中,这种不断变换角色的悲剧会不会继续重演下去?

    现在小学生课本中有《手捧空花盆的孩子》、《皇帝的新衣》等经典课文,这不单纯叫孩子掌握知识的,而是培养孩子的品德,教孩子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持真理,明辨是非,不被权势、利益及各种不道德的从众行为带动,这样的孩子长大后才会真正成为国家的栋梁,而我们国家不正需要这样的人才吗?当然,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这是需要我们每一位家长、老师、学校及社会共同去努力的,这样我们的中华民族才会真正充满希望。

    以上是对孩子不加入少先队的一点想法,请校长、各位老师过目。多谢!

    此致

    学生家长
    2005年5月13日


    致朱清华老师

    偶然在《松山教育》报上看到你的文章《时代呼唤民族精神-由法轮功的传单想到的》,我感到很有必要和你就有关问题进行一下探讨。

    从你的文章中看,可能你看到的那张关于法轮功的传单有的内容和形式你接受不了,并且引起你对法轮功更深的误解。

    从你的文章看,你对法轮功的误解是很深的。你的误解肯定来自于近年来电视、报纸等新闻媒体的宣传,对法轮功的诬陷。你肯定相信了那些宣传都是真的,是无需怀疑的。可是,中国新闻媒体的宣传有多少是真的呢?老百姓说,《人民日报》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全是假的。不知道朱老师有多大年纪,我今年不到40岁,我记得我上学学会的第一支歌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可是十年浩劫过去了,我们现在都知道了文化大革命是什么,它带给我们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是什么;我是八九年“六四”的经历者,本来就是一次向政府要求民主、反对官倒、反对腐败的一次学生运动,学生的声音反映了广大中国老百姓的心声、老百姓的愿望,可是它触动了当权者的利益,在许多别有用心者的操控下,最后由当权者定为“反革命暴乱”;大跃进时期,亩产万斤粮的“卫星”不也是经常在报纸、广播电台上大放特放吗?大跃进带来了中国的大饥荒,由此产生了饿死几千万人的人间悲剧。人们说,历史是一面镜子。中国的新闻宣传,尤其是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实事求是的呢?它们完全是根据当权者的所谓政治需要来炮制的。就法轮功的问题,我想告诉你一些真实情况,望你明鉴。

    说到法轮功,还得从修炼谈起。修炼是人类文明中一个渊源久远、奥妙无穷的领域,通常包括心法(也称原则)和功法两部份,其内涵远远超出了哲学与健身的范围。功法一般指用于修身的部份,而心法则是教人修心、使人境界提升的关键所在。

    法轮功是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在长春所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不是佛教。法轮功是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的法门,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修炼原则。强调心性修炼,修炼人从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个人心性的提高,还包含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从92年至97年短短的七年时间,法轮大法由于在提高人们道德和祛病健身方面有奇效,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修炼,这其中包括很多硕士、博士、工程师、律师、医生、学者等各行各业,不同阶层,不同文化,不同年龄背景的人们。这期间,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老师也得到了社会的许多褒奖。在1993年的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老师获博览会的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以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93年12月27日公安部所属“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授予李洪志老师荣誉证书;96年1月,《转法轮》被北京青年报评为北京十大畅销书之一;98年由国家体总的抽样调查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总有效率高达97%。

    99年4月25日朱总理在接见为澄清事实、说明真象而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代表时,也说得很好,并重申了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

    那时候法轮功靠人传人,心传心,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无论城市乡村,公园草地,街头巷尾,人们到处都可以看到平静祥和的炼功场面,全国炼功者达七千万之众。有多少人通过修炼法轮功,多年治不愈的疑难病症、顽症消失了;有多少人通过修炼法轮功,抛掉了恶习,从此变成了好人;又有多少人通过修炼法轮功,心灵得到了净化,道德得到了回升。

    法轮大法起源于长春,目前已洪传世界78个国家和地区,大法书籍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广为流传。法轮大法得到的国内外各种褒奖、支持议案已经超过2490项。你想一想这意味着什么?法轮大法洪传十三年间,真善忍的光辉已超越了民族、种族、宗教、语言、地域的界限普照人间。信仰真善忍的人们,不说谎话、不做坏事,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使社会稳定、道德回升,这不正是我们社会最需要的吗?

    然而江泽民在妒忌、恐惧和狂妄驱使下,动用无数国家资源,充分利用××党的权力、地位及历史上积累起来的整人手段,1999年7月20日开始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灭绝人性的镇压。全国上下各级政府、公安、企事业单位、机关等等,都建立了纳粹盖世太保式的专门镇压法轮功的组织―“610”办公室。江泽民亲口下令,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顷刻间千百万个法轮功学员家庭破裂,妻离子散,至今通过民间确定的已有近3000人被迫害致死!数万人被非法判刑!数十万人被非法劳教!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残忍:长时间高压电棍电击、灌屎灌尿、反吊毒打、坐老虎凳、烧烙肌肤、灌辣椒水、性侵犯、注射毒性药物、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等,令天地为之震怒。而这些好人被迫害的根本原因仅仅是他们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所有的迫害事实都被当局严密封锁,并下令一切公检法司系统及法律援助机构不得受理法轮功学员的申诉,不许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等等。

    毕竟,邪恶压不住正义。2001年8月14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中,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声明中说:“我们的调查表明,真正残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国江泽民政府……,我们得到了该事件(天安门自焚)的录像片,从中得出结论:该事件是由中国政府一手导演的。”该声明已在联合国备案。

    如今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们了解了大法真象,越来越多的人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现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支持大法学员对江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和平抗争,并通过各种方式、渠道公开曝光、谴责、制止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这场运动的始作俑者江泽民、罗干等和多名迫害积极参与者已在多国被起诉。2004年7月19日,前教育部长、现任国务委员的陈至立访问坦桑尼亚时,国际人权律师指控其“在中国教育系统‘对法轮功实施酷刑和虐杀’”陈被迫到庭应诉;2004年11月4日甘肃省书记苏荣随团访问赞比亚时,因其在吉林、青海、甘肃任职期间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而被控告,当他得知赞比亚高等法院将传讯他时,他竟然偷越国境潜逃回国,赞比亚警方旋即发出通缉令,要求逮捕缺席庭审的中共甘肃省委书记苏荣。这些正义的诉讼案不仅震慑着作恶者的心胆,也在唤醒着人们的良知。

    2005年6月4日,中国驻悉尼总领馆政治一等秘书陈用林先生以罕有的勇气,宣布脱离中共,停止执行对法轮功等民间团体的迫害;6月7日,原天津市公安局及“610办公室”成员郝凤军先生在墨尔本公开发表声明与中共决裂,并指证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6月9日,澳洲AP新闻网报导,一位中国安全部门高级官员通过他的律师表示,他能够证实陈郝两位先生提及的迫害的说法,他曾亲眼看见610官员在公安局将法轮功学员打死;6月30日,几年前出逃到加拿大寻求庇护的,曾任沈阳市公安局的副局长的原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公开站出来揭露更多迫害法轮功的内幕,并向他的国内同事呼吁,要“选择恪守良知”,不要做“殉葬品”。

    以上所陈述的事实希望能对朱老师有所启悟。由于目前中国对所有有关法轮功的网站都是封锁的,不让人们知道有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如果你能上网的话,可以使用以下方法,一是直接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以下IP地址:https://68.163.192.245或https://66.189.137.213(请注意,这种地址是经常更新的)然后可以下载动态网软件,一劳永逸地突破封锁,看到有关法轮功的真实信息、外面的精彩世界。这种上网方法安全保密,无需安装,双击文件即可执行;也可用国外邮箱给eo@att.net发一封标题为空白内容为get int.zip的电子邮件,可获得最新破网软件,看到外面真实的世界。

    千言万语,只想告诉你一个事实,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也想请你记住:任何一个善心和义举都将为自己赢得美好的未来,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关心你的朋友
    2005年9月9日


    给友人的信:因修大法我被非法关押787天

    李仔,你好!

    这样称呼你使我想起四十多年前的许多往事,觉得很有意思。你不会认为这样称呼对你不尊重吧?我相信不会的,你是不会计较这些的。多年不见,好想叙叙旧,吐吐心事,但又不知你住哪?有话憋着不好受,还是借这张纸倒出来吧。

    很多朋友不理解,我平时不拜神,怎么这般信“法轮大法”?很多人说“上面不准就算啦,何必……”,其实那是不了解实情,听不到正面信息,被谣言蒙骗而产生的误解。民间有句话:要知道梨子味道,得亲自尝尝。告诉你,我是寻到了宝,寻到了从未有人讲过的、书本上学不到的真理。

    在法轮大法遭镇压迫害之前,我实实在在地修炼了三年。尽管我未见过师父,只是自己在家自学自修自炼,仍获得了神奇的效果,确实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一切病痛奇迹般消失了,走路轻快,心情十分舒畅,无忧无虑,无愁无苦,大自在。

    如果没有后来的“禁止”、“镇压”,我今天一定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其实刚学时我是不懂什么叫修炼的,只是有颗向善的心。李老师在《转法轮》中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理解:人之初,性本善。人本性是善良的,但在生命的长河中逐渐沾染了不好的思想,做了不好的事。比如我就滋长了很多不好的心:私心、贪心、求心、怕心、疑心、名利心、妒忌心、争斗心、怨恨心……犯错不少。修炼就是把它们挖出来,改掉。换句话说,我本来是24K金,但由于人世生活的污染已变成16K了,现在就要把杂质找出来去掉,回复纯净的我。九年来我就默默这样努力着,有时做得好,有时很差(没严格要求),但坚持修炼大法此志不移,不断努力。

    自99年7.20起,风云突变,当局镇压法轮功,令千千万万大法弟子遭残酷迫害,我亦在其中。面对政府的造谣、颠倒黑白,是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是明哲保身躲起来?还是跟着恶人落井下石,忘恩负义?三条路只有第一条能走,才配做人。

    99年7月后,我仅仅因想去北京讲句公道话就被抓,去朋友家坐又被抓被抄家,甚至被骗去派出所“谈话”又被关,还要判劳教。就说最近这次吧,无辜被绑架关押11个月,无任何理由。事情经过是:去年6月11日晚七点多,我出街买厕纸,才去十几分钟,被四个年轻人绑架,说有事跟我谈,我不顺从,他们硬将我弄上车,将我的手扣在背后,头用黑布蒙住,到一个单位(估计是派出所),抢了我挎包,搬往另一部早已等候的车。

    我途中一直反思,感到自己太麻痹了。早就得知中国传统新年后“610”又开始大量抓人,几天就抓了二十多个(仅一个区),也知“610”先后到广州找过我几次,我的几个哥、姐、侄、老头的外甥都被干扰了,恶警抓不到人还抛下“不要对人讲我们来过”的话。只是我一直认为自己没有犯法,堂堂正正的,从而忽视了它们的邪恶手段(它们把相片传真出去,然后通过查出租屋,从“中介”处得知我的住址)。

    车停后,他们拖我入一间房,强行搜身,连发夹、橡皮筋也没收,让我披头散发,然后骂我“人不像人,鬼不象鬼”。连夜问话,说代表当地国安局对我“刑事拘留”。我很平静,不签字,凭什么?它们说我控制住钱不给老公花,夫妻不和,离婚不成往广州跑,使女儿三十几还独身,满口脏语,难听至极。

    我平静的说:“家里的钱历来任花,不存在谁控制谁;说到感情,双方都内向,沟通少些,但都能忍让、包容,真正吵架仅一次,尤其我学大法后,知道有矛盾向内找,主动调节,家庭更温馨。如果不是我遭迫害,多次被关押、抄家、监控、跟踪、干扰,搞得家无宁日,亲人受伤害,我怎会离家出走在外租屋住?我是退休干部,广州人,四个亲人患癌症,我到广州探探亲人犯什么法?讲到丈夫的人品,三十多年了,是我了解还是你了解?”跟着它们问我怎有那么多钱?是不是经费?我说我劳动所得,哪来什么“经费”?它们问我是何时回井岸取钱的,在广州住过哪,与什么人来往?我拒绝回答。我是修真善忍的,不愿讲的不讲(因为公民有隐私权),讲出来的就得是真话。

    它们指着我电话本上一个号码问是不是澳门法轮功头头的电话?我说好笑,港澳一个学员我都不认识,哪来的电话?我说它们先将人绑架,再千方百计搜集关押“证据”,这本身就违法,所问的与“刑事拘留”不沾边。接着它们又问我发了多少传单?我说:“惭愧,很少,发传单没错,比如我将你们怎样绑架我,怎样通宵问话的实情写出来给人看有什么错?只许你们做,不许我讲,合理吗?等于放火的人不追究,专抓救火的人,硬说‘破坏稳定’,这不是颠倒了逻辑么?如果没有发生迫害,我们根本用不着讲什么真象。施暴了还造谣蒙骗群众,我们不应向百姓讲清楚吗?”

    有个女的说:“讲可以,写就不行。”一男子说:“我们也没睡呀,为啥?”我说:“为奖金呗,据说抓一个奖五千,‘转化’一个奖两万,吸引了一些亡命之徒,我相信善恶有报,这钱花不得呀。”他拍桌:“别说了,一听这些就来气。”

    第二天早上十一点多,我又被蒙住眼车到“民富酒店”,关在房间由二个人看守不准出房门。大热天没衣服换,只好晚上洗衫,用床单包着睡。三个多月不通知家属(报纸说24小时就要通知的),我挎包内有500多元又被扣住,反映三次也无用。

    后来我想起李老师曾经告诉我们要揭露迫害制止迫害,他们的手段都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揭露他们的恶行。到9月17日,我揭露此事,他们却推说不知情,第二天才通知家属送衣物。听说酒店二、三、四楼是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几年来关过很多,名义叫学习班,实质是私设监狱,不写放弃修炼保证就不放人。国庆期间他们威胁我说:“不就范,你的晚年会很悲惨。”

    人生的历史自己写,我怎能把自己钉在耻辱柱上!颠倒黑白的事绝不能干,我知道这场镇压起于一个小丑利用手中权力,在变态的妒忌心驱使下而发动的。自古有道“邪不胜正”,靠造谣、欺骗不会长久。在被关押的十一个月里,面对无理责骂,我不动心。“你祛病健身是好的,为什么要修心养性”,“共产党是无神论,你信佛就是对抗”,“我们讲四项基本原则,你们为什么要借真善忍来对抗”,“我不知你有无发传单,不在亲戚家里住就是搞地下活动”,“探亲十来天就够了,你为什么去那么久?”……都是些强词夺理的歪理学说,任它歇斯底里,我静心思考问题,以静制动。

    首恶江泽民曾经疯狂地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现在已经六年了,法轮功不但压不垮,反而倍加壮大。国内真正放弃修炼的人很少,新学员却不少。在国外,法轮功已经传遍了世界78个国家和地区,一亿多人修炼,无论哪个阶层都说好。现在,唯独中国在镇压法轮功,炮制了那么多杀人、自杀、投毒案例,怎么国外就未发生一例?而且,为何中国在镇压前七年也没有发生一例惨案,一镇压就大量出现?政府的造谣只会丢掉领导人的人格和我们国家的国格!“天安门自焚”震惊世界,国际教育发展组织调查结果公布说是栽赃法轮功的丑剧,还欢迎各界人士去索取录象分析。海外华人电视台新唐人电视台根据中央台录象拍了个电视片叫《伪火》,在享誉世界的51届哥伦布国际电视节获奖。

    其实,大法在中国洪传的几年时间里,很多人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道德提高、身体健康、人心向善,修炼者除做好本职工作外,在任何环境都努力做好人,给国家、民族带来了多大好处呀,这本是当权者之福,国家之幸。但江泽民与其身边的帮凶却因为一己之私残酷加以迫害,而且采用了古今中外最下流、卑鄙的手段,极尽栽赃陷害之能事诬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对法轮功学员则采取长时间不准睡觉,罚蹲、站、吊、灌辣椒水……等迫害手段。就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23岁的崔健姑娘右腿被恶徒吊残了,50多岁的黄姨不写“三书”被恶徒8支电棍同时电击;陈姨被恶徒嘴塞卫生巾;谢姨被摧残到三个月还站不稳;曾姨被恶徒用牙刷捅阴道;周姨被强行盘腿捆绑20小时,导致双脚肿烂、化脓还被打;还有恶徒用电棍插肛门的;把健康人送精神病院的;唆使家属离婚的;关入水牢的……等等,28岁的郝润娟,住广州柯子岭,在家被抓,22天后通知丈夫去认尸,他不敢认,遗体被打到面目皆非,不成人样,最后要与18个月的儿子做亲子鉴定才能确认身份,家人追问为什么将人打死?答“她不配合”,还不准外传。

    曾经与我一同在劳教所的卢怡蓿,上班时被抓,被吊15天,19天就被迫害到送医院抢救,家人追问为什么无故抓人,答曰:“怀疑她有去北京的倾向。”这是什么理?现在,全国被迫害死的学员仅能冲破网络封锁曝光的就有二千多(内部消息2002年底就说有七千)。爱尔兰的博士生赵明,99年回国探亲被抓,被关在北京团河劳教所22个月,亲眼见四个学员被折磨死。他幸运,所有刑具被折磨遍了还活着,且被营救出国,通过法律途径状告恶人。同样,澳洲画家章翠英也提出起诉。现在,全世界有29个国家和地区61次正式起诉江泽民及其帮凶,很多大律师都出来相助。这些却被中国政府称为“串通外国反华势力……”,我相信不用多久,真象就会大白于天下。

    在劳教所后期,我弄明白了一个问题,白云区一干警头目对学员说:“你们不是违反了国家法律,而是违反了一些现行规定。”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任何个人组织都不能凌驾其上,任何领导人口头讲话不能作为“法”。另外,是正是邪不是谁说了算,是有标准的,首先要看是否符合宇宙特性,对人类有益还是有害。乔石等人大代表调查组曾经调研后得出结论:“法轮功利国利民,百益无害。”过去一直硬说我们违法,用遵守国家法律来卡压我们,其实正是这些执法者本身在违反国家的法律,践踏法律的尊严。

    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个人财产不受侵犯,私人住宅不受干扰……等权利,我这几年遭那么多罪(关押共计787天),我是为坚持真理而不是为谋取私利而被非法关押。我们大法弟子没违法,我们修的是正法,强加的罪名不成立。

    今年4月26日,他们说市转化不了我,要送省洗脑班,我很平静,到哪也不怕。到三水后二十几个干警轮流入房跟我“谈”,最后决定不收,他们连夜用车将我拉回当地,29号放回家,没说任何理由,钱物也不还给我。

    为什么对你讲这些?因为我们有缘,认识那么久,我从内心希望你有个美好的未来,明白真象会给你带来福份,请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别受电视愚弄,在大是大非面前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是选择善还是选择恶?对邪恶的漠视就是变相的纵容,而每一份对善良的支持,都会成为对邪恶的窒息,所谓的“中立”是不存在的,每个人都要定位自己的态度,是支持正义还是落井下石,当一切真象大显,善恶有报皆成事实,那时后悔都将无济于事,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