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待修炼,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9月15日】我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篇小弟子写的文章《提醒迷于电视、网络游戏中的小弟子》之后,很想说说自己的经历和今天发生的一件事。

我是在93年和父亲一起得法的,那时我才10岁。由于当时我不重视学法,加上年龄小,玩心重,修炼这条路我走的并不好,对不起这万古不遇的机缘,更愧对师父。得法初期,我对自己要求不严格,总是在父亲的催促下才炼功,很多地方都没有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我那时的想法就是自己还小,以后还可以修,把心都用在看电视,玩游戏上了。

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师父一再告诉我们学法是最重要的,无论多忙都要学法。一个人如果法学不好,也就走不好修炼这条路。我现在真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多看看书,思想中多装一点法,不让常人的执著心主导自己的言行,浪费了这么宝贵的时间。现在想想,我学习一直不令人满意,也是由于那时心不静,全在玩游戏上了。法能开启人的智慧,没有说谁因为修大法而学习不好的,相反,我学习不好,只能说明法学的不好,没有好好修去影响学习的各种执著心。

99年7.20迫害开始之后,由于母亲不修炼,家里环境开始有些紧张,母亲不让我再炼功,对我管得很严,总在看着我。那时我本来对自己要求不严,学法也少,这样一来,学法炼功的时间就更少了。但我心里一直清楚,大法是好的,电视上的说法全是假的。这样直到有一天父亲给我看了一篇师父在国外的讲法,突然一下子明白了很多,觉得以前的想法错了,应该珍惜这宝贵的时间,珍惜这得法的机缘。

我开始利用一切时间看以前没看过的经文,心里也越来越激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另一种执著心。那时我担心修炼的时间不够用了,自己却还有很多法没看过,于是在学校的历史课上看起了师父的讲法。接下来的就是自己的举动被老师发现了,随后学校也就知道了我炼功的事。班主任开始对我施压,天天找我谈话,说如果我不放弃就不能参加高考,一生也就毁了。还说他们还没报上去,要我考虑后果好好想想。

父亲知道这件事后,让我先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以至走了极端;在摆正心态后,父亲告诉我用正念否定这一切,清除背后不好的因素。我决定严肃的对待这一切,无论老师们说什么,我坚修大法的心决不动摇。最后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了过来,老师们放弃了对我的劝说,这件事也就压在学校内部没有再提起。

刚進入大学时,我放下了以前那些贪玩的心,把时间都用在修炼和学习上,但是讲真象的事却一直做得不够,只是跟同寝室的几个同学讲过,可能是担心知道的同学多了怕最终学校也会知道。没想到有一天班主任突然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我感到一惊,但最后还是平静的说:是的。当时的情况已不能回避了,给我的选择只能是承认,我觉得如果我否认了,那将是我一生的耻辱,我想这也是一次让我去怕心的机会。

班主任把我带到一个专门负责学校里法轮功问题的老师那里,两个人一起想说服我,让我不炼。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好的,报纸、电视上的都是诬陷和栽赃,真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但是他们也很执著他们想要的,于是我对他们说:我回去考虑一下再说吧。

回到寝室后我认真的想了想,老师之所以知道了,可能是因为平时我在寝室炼功时太不注意了,经过窗户的人都可以看到我在炼功,加上自己忽视了讲真象,最终导致这种事情再次发生。寝室同学回来后我告诉了他们这件事,有些同学还很愤慨,说谁这么缺德还去告密。从他们身上我感到明白真象后的世人还是有正义感的,我觉得我应该借用这次机会,让更多的同学了解真象,晚上针对这件事情发了正念。

接下来的几天老师不断的找我谈话,我也一直保持正念,讲真象,后来他们看我很坚持,就打电话给我母亲,把我母亲请来了。一方面老师们用强硬的态度,告诉我如果不放弃就通知公安局,开除学籍送去劳教;另一方面,母亲想用情来打动我,说我爸已经被关進洗脑班了,我是她唯一的希望,我要有什么事她也不想活了,哭着闹着要我放弃,差点跪地求我了。

我当时很清楚,他们的目地只有一个,就是让我放弃修炼,放弃自己的信仰。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就是为得法而来的,无论这条路多难走,我都要坚持走下去。我跟母亲说:我和爸修大法这么多年了,你应该比别人都清楚法轮功到底好不好,我们到底是不是好人,难道我们就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吗?你为什么不冷静的想一想,宁可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的亲人呢。我知道你是希望我好,我也知道自己怎么做才是真的好,请你放心,学校那边我知道该怎么做。

送走母亲后,学校的团委书记最后一次找我谈话,她告诉我以前学校也有一位老师炼法轮功,后来在学校的要求下还是不炼了。我听后觉得有点可惜,也知道她是想以此来动摇我。我告诉她修大法后身心的变化,对身体对学习的种种好处,澄清了一些她对大法的误解。最后她说:以后在学校你注意一下影响就行了,这件事我们也不会跟其他人说了。

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虽然来的突然但却不是偶然的,虽然结束的平静,但却让我知道了自己的不足,觉得修炼真的很严肃,各方面都得做好,各方面都要严格要求自己。而我最大的缺点就是对自己要求不严,总是好一阵,放松一阵。对于那些初次犯错的还好理解,但象我这样一次次的放松自己,我觉得真的很对不起师父。我以前也在师父的照片面前说我要做好,不让师父失望,但时间一长又会慢慢放松了。

正法走到今天,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做好的机会也不多了,但我有时还是把时间花在不必要的地方,看一些无关紧要的电视,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不知道抓紧。发生的一件事,彻底的惊醒了我。

我去打开水,走到一家店门口,被放在门口的钢筋绊倒了,开水瓶也摔破了,左手被磨破了点皮,右手被开水烫红了,虽然摔的不重,但如同师父当头棒喝一样。我在小店洗了个脸,然后对老板说:这些钢筋放在这里危险,我年轻,摔一跤没事,换成年纪大的人就麻烦了。说完,老板就赶紧拿东西把钢筋两头盖住,还问我有没有事。我告诉他没事,他要帮我擦烫伤药,我说不用了,我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很好,而且还能保护炼功人不受伤害,所以全世界有一亿多人炼,国内报纸、电视上的报道都是假的,我从小就炼难道还不清楚吗?由于当时事发突然,忘了提“三退”的事,只给了他一张护身符,要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一定会平安幸福。

回来后我就想,大法修炼是严肃的,越到最后要求就越严格,时间也越来越紧,宁愿现在摔跤也不愿以后后悔。师父在心急弟子啊,如果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抓紧时间,错过的就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次我是真的明白了,不会再让师父失望了,这一跤不会白摔的。

我写出来只是想以自己的经历告诉那些还没做好的小同修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自己还有哪些固守不放的执著也该去了,抓着人的东西不放,只会让我们离神越来越远,只会让我们迷失自己。走好这最后的路,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吧!

最后以师父的经文结尾:“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去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