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盐山县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实录 【明慧网】

河北省盐山县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实录

【明慧网2005年9月16日】河北省盐山县恶警无视国家法纪,追随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严刑逼供、“熬鹰”、 烟头烫、指甲里钉竹签子、用电棍电等酷刑,企图“转化”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严重损伤,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1、警察打砸抢,实践恶党路线

2002年元旦盐山县恶警无端搜查大法弟子刘焕杰的家,抢走缝纫机、电视机、皮箱、钟表等财物。2002年9月29日,一便衣警察翻墙入院,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刘焕杰和家人、孩子,一同抓到盐山公安分局,连续4天3夜严刑逼供。七天后沧州市公安局支队长王义新、防暴队长刘为东和盐山县队长王文平等十多个恶警把刘绑在铁椅上“熬鹰”,困了就泼凉水,用湿毛巾抽脸,拳脚相加,王义新用钥匙刮肋骨缝,扬言还要扒光衣服弹睾丸,让你痛不欲生。但各种手段都无法改变刘焕杰。

恶警王义新、刘为东和王文平等人将女大法弟子刘淑珍用烟头烫伤20余处,用铁桶扣在她头上,四周塞紧后,猛击铁桶,仍然“转化”不了。就往她和另一名女弟子李玉霞10个手指甲里钉竹签子,鲜血喷出老远。还不见效,就把二人打得遍体鳞伤,全身青肿,回家后把家里的一个亲人吓得精神病复发。

2、酷刑逼供,以求谎言

刘焕杰的哥哥刘焕俊在盐山县看守所里受到凌辱打骂,种种非人待遇仍不能改变他修炼大法的意志,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送保定监狱继续迫害。

刘焕杰的嫂子李秀玲被非法关押在盐山县干童镇派出所,公安不但对她大打出手,还扒掉她的棉衣,在零下十几度的室外铐了一天一夜。为了达到“转化”学员的目的,他们把本乡所有学员都抓进看守所施暴。不分男女老少的学员都被关在阴冷的车库里,用电棍电,板凳腿打,用钳子拧,用铁棍戳脚面,目的就是逼迫学员违心的说一句假话“不炼了”,这就叫“转化”。

3、逃离魔窟,有家难归。

盐山县的洗脑“转化班”是从2001年7月开始的,地点在城西曹庄。李秀玲是第一批被非法抓去的。第一天就遭到班头张文治的毒打,拉着她的手,把她抛到路边的水沟里去。法轮功学员每天被逼迫学诬蔑大法的录相,如果不认真,就强制在太阳下曝晒、罚站,不悔过就长期折磨。洗脑班还让学员的工作单位每天出50元伙食费。这样洗脑“转化班”既增加了收入,又挑动了单位的人对法轮功学员的怨恨和矛盾。为了栽赃、迫害大法学员,邪恶伎俩翻新。有一天,李秀玲终于逃出来,从此开始了流浪生涯。恶党政府人员企图到处抓她,使她有家难归。

盐山县一女大法弟子,因上访被抓,家里交了1.5万元才被赎回。恶党政府人员借机再次抓她,她绝食抗议迫害,半个月人已经奄奄一息,还不放人,一直绝食了两个多月,才被单位保出来。其后,政府不法人员还去抓她,她被迫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4、抓人成癖,征敛罚款

自2001年元旦上访之后,盐山县的各乡镇派出所每逢节假日或“敏感日”就抓人迫害,如中国新年、3.20、中央开政协会、4.25、5.13、7.20、国庆、元旦,都是非法抓人的日子。不管炼不炼,看过大法书就抓,不交罚金不放人。

刘英杰的姐姐、姐夫5月12日被抓,因为次日是师父的生日,被抓时搜出2本大法书,因此被关进盐山县看守所,因拒绝“转化”被关了四个来月。后被逼交1000元赎金才放回。他们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因被非法关押造成庄稼绝收。

刘焕杰的大姐在“转化班”里拒绝“转化”,一直呆了两个多月,后来只剩下她一个。“转化班”的人员叫她家里花钱赎人,家里交不起。于是,“转化班”的人无耻地向刘焕杰的大姐的各个亲戚要钱,仍然未遂。最后没办法,“转化班”的人恶狠狠地说:“这老太太没人要了,以后这样的人别抓了。”。

5、“转化班”中,“刑讯”关怀

盐山县办第4期洗脑转化班时,大法弟子更加认识了“转化班”的谎言和邪恶,也更加清醒和理智。恶人也更加恼羞成怒,迫害起来变本加厉。

一位女弟子被铐在床上一个多月,每天让她听毒打学员的声音。刑具声、恶党政府官员的狂吼声,受刑的惨叫声。这就是共产恶党“关怀”的真实写照。

6、下迷魂药,丧尽天良

边务乡一位老太太对大法十分坚定,前后3次被非法抓捕。恶党政府官员用尽各种手段也没能“转化”她。有一天中午,他们让老人在很毒的太阳下罚站,突然老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昏迷不醒,他们吓得赶紧抬进屋里抢救。他们见老太太还在昏迷,便悄悄议论:“是不是迷魂药放得太多了?”这话被老太太听得清清楚楚。后来老人不再喝恶党政府人员送的水,对吃饭也很注意。

江泽民集团倒行逆施,镇压法轮功,把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群体推到对立面,用诬蔑造谣来欺骗世人,用各种卑劣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妄图剥夺他们的信仰,还美其名曰“挽救”。一些政府官员利用“挽救”,敲诈勒索,为了奖金和升迁丧尽天良,甘当鹰犬。在盐山县,政府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曝光后,遭到了群众的谴责,人们说:“共产党这么下去,非倒台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