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只给他们留口气就行”


【明慧网2005年9月16日】2005年了,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男子劳教所)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大法弟子来说,依旧是魔窟。

西山坪最邪恶的地方是“严管队”,每个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大法弟子到七大队一中队后都要被强制严管。恶警王陈责令严管组长可以任意迫害法轮大法弟子,对表现坚定的法轮大法弟子,迫害手段更加狠毒;毒教组长李波多次叫嚣“只给他们留口气就行”。

西山坪劳教所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基本方式有:

1、挨饿:所给饭量从正常量的二分之一连续递减至六分之一;
2、断水:不给水喝,用水一天只给一瓶盖(保温瓶盖);
3、限制排泄:一天只准大小便早晚一次;
4、限制睡眠:睡觉时间控制在一天5~2小时,并且随意打扰,甚至完全不许睡觉;
5、罚坐:强迫坐塑料小凳,不准抬头;
6、不准洗澡;
7、毒打;
8、任意非法延长劳教时间。

法轮大法学员谷九寿,60多岁,某高校工程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后,在邪恶严酷迫害下,违心的写了“三书”,事后,谷九寿公开声明“三书”作废,邪恶管教要其收回声明,谷坚决不从,被强行送到严管组,遭受挨饿、断水的迫害,并被长时间罚坐小板凳。谷九寿的屁股坐烂了、流血,内裤沾上大便也不给水洗,大热天,监舍都发臭。期间,吸毒劳教人员刘大江用铁衣架将谷九寿头部打伤,流了不少血;吸毒劳教人员张仪用蓝竹块打谷九寿踝关节,并用牙签钉被打肿的踝关节处;贩枪暂押人员刘文正不准谷九寿睡觉,并把其前额打肿,谷九寿当时几乎失明,一个月后才慢慢恢复。

法轮大法弟子唐维城,50多岁,某高校会计师。因在劳教所声明“三书”作废,被强行送到严管组,在那里被强行46小时不准睡觉;刚睡2小时,又被强行46小时不准睡觉。唐维城三个多月未能洗澡,唐维城被罚坐小凳,不准抬头,两腿之间夹一竹块,竹块只要掉下来,便遭毒打,以至唐后来头象定了型似的抬不起来。期间,毒劳教人员刘大江用铁衣架把唐维城打出两道深深的血印。唐维城在被非法劳教期满后,被恶警王陈任意非法延教三个月。

法轮大法弟子张优稿,60多岁,某高校高工。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被严管队恶警伙同吸毒劳教人员倒拖双脚从整训队到七大队一中队,背拖烂了不算,被拉到严管组,吸毒劳教人员乱脚踏背,踩出大便。

法轮大法弟子伍群,因坚决抵制写“三书”,遭到严管组组长王国春带头毒打,因惨叫声大,引来值班恶警彭旭辉。彭把伍群铐在床头,任其被毒打,后又将伍群手铐上,整个人被塞进低矮的床下很长时间,头不能伸,大小便拉在了裤子里。

法轮大法学员吕某某,早上叠被子,吸毒劳教人员认为吕叠得太慢,突然将吕的头往床边角钢上猛撞,撞处两寸多长的伤口,吕伤势较重而住院。后来吕被非法判劳改。对吕某行凶的这个吸毒劳教人员被罚款800圆,延教两个月。

迫害仍在继续,法轮大法弟子的苦难承受终有尽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没记录下来的,其他人记录了,其他人没记录的,上天记录了。在此,我们谨把在西山坪劳教所里邪恶之徒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诸多暴行揭示出来,让罪恶曝光,以告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