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惦念 尽心救度


【明慧网2005年9月12日】按原计划,胡锦涛将来DC,所以我们DC学员在这方面有许多交流,特别是有学员谈到当初众神下世助师正法时,为了演好这台戏,有些人必须在这个时候扮演中共官员的角色。这是一个谁都不愿冒险的角色,一些高层次的神勇敢的接了。可是,如今,他们真的被常人的假象迷住了,可能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家,也无法完成自己当初的誓言。听到这,我们都不由心情有些沉重,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尽全力救度他们。这次胡的出访,可能是他能摆脱旧势力控制最好也许是最后的一次机会。胡既然不来DC,我们很多的同修都准备了去纽约向胡请愿,而在胡访加的第一天,我们一些学员再也坐不住了,下午,一行八人日夜兼程,赴加拿大请愿。

* 慈悲的呼唤

今天早上刚从多伦多回来,虽然到了家,脑海里还回荡着昨天早上那近距离的呼唤。

我们是周四下午从马里兰出发,开车约十个小时到渥太华,周五请愿了一天,第二天早上胡就要离开那去多伦多,大家都在犹豫第二天是否要去多伦多。当时决定不去,有同修说以后会后悔的。为了弥补,我们决定晚上轮班在胡住的酒店对面守夜请愿。第一班早上二点才回去睡觉,有几位学员整晚都在那守夜。因为对面的旅馆是玻璃门,彼此都看得非常清楚。听第一班同修说,大约一二点左右,一位中国官员独自来到门前认认真真的看我们的横幅,或许更想看一看这群为了表达心愿的修炼人吧。

我和几位同修是第二班,早上六点到那发正念。因为离家时匆忙,只花了十分钟打包,没带厚衣服,当时温度可能很低,有同修穿着棉袄,所以我以为我会冻得不行,让我吃惊的是,我没有觉得冷。

陆陆续续,同修又来了很多,而与旅馆斜对面很远的中国欢迎团昨晚就把欢迎横幅收走了,到了快八点才有二个人来打横幅。我们更多人在炼功与发正念。胡的随从人员在装行李,有的人坐一辆大巴先走了,每个人都是在大法的炼功音乐中离开的,有些人不由自主的静静的看着我们的晨炼。相信很多人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当年在北京哪个公园不都能见到这么一群平和的炼功人吗。如今,在异国他乡,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见到这群善良的修炼人,我相信善念尚存的人不会无所触动。

估计他们快要离开了,我们开始了这次请愿中最慈悲的呼唤,每个人的声音都不由的比以前高出了很多,洪亮却充满了慈悲,我们什么也不图,只希望胡锦涛的主元神能精神起来,听听我们的声音。(当然,作为修炼人我们明白,在世间我们什么也不能执著,包括这样的善意。我们只是尽心做自己能做的,至于胡自己如何对待,那不是修炼人所求的,而要看胡自己的。)不知道什么原因,胡锦涛他们在门前呆了很长的时间。我们反复呼唤:胡锦涛,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在场的西方人也受我们声音的感化,深情的望着我们,沉思着。哪怕只为了这一个早晨,也不虚此行。

有报道说,真正惦念胡的是法轮功学员,真的没错,那种为了救度众生,连续两晚守夜的精神是那群为点小利前来欢迎的人永远也无法比拟的。

这里还有几个小花絮与同修们分享:

* 请愿路上与欢迎队伍搭话

胡在从旅馆去加拿大国会的路上,我和几位同修在路边打横幅,他们看我们的横幅看得真是清楚,可能更多的是惊讶,昨天一下飞机沿途都是我们大法弟子的横幅,他们已经向警察表示不满了,怎么今天一出门又近距离见到大法弟子。我们看他们也看得很清楚,他们都在车里望着我们的横幅。有了这次经验,我们就决定去下一个胡将去的地方等。

这时,有三四位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搬水过来,在我们跟前休息一会,我们于是过去和他们聊天。他们是为大使馆雇来的欢迎队送水,我们讲了几句真象后,一位学生不由的说:“其实我们也不关心这些。我们只关心将来回国能有一个好分配。”原来这样。第二天在多伦遇到一位某省同乡会的董事长,他自己花400加元买一张与胡的就餐券,目地是使他的生意更顺利,他说他对入党没有兴趣。

在等胡锦涛从渥太华一个图书馆出来的门口,我和另一位同修在“欢迎”队伍中跟他们聊天,当时并没有规定谁站在什么地方。有人说不知道有迫害的事,我就讲我妈在国内被迫害的事情。一位五十多岁自称佛教徒的妇女也在叫着,说没见过共产党迫害老百姓的事,我就跟她讲我家几代人被迫害的事。她说我们不能忍,我们讲这不是不能忍,是交流,我们都是中国同胞,咱们需要沟通。并且说佛教也是讲善恶报应的事。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喊话了,我们也在表达我们的请愿声音。他们喊了一句“反对邪教”,我们说:喊得不错呀,共产党不正是最大的邪教吗,有同修大叫了一声“反对中共邪教”。他们不再这么叫了,其中一位跟我们聊天的人听明白了,干脆什么也不说,只是跟着“呜呜”的叫几声。他们受了我们的影响,只喊“祖国万岁”“热爱中国”,好象连欢迎胡的话都没怎么听到,压根儿就没有支持共产党的话。从欢迎队伍的喊话中也可看出中共恶党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失落,已经没有它的位置。而另一面,却感到他们对大法弟子的信息有了更多的理性思考。

* 加拿大人的支持

还在渥太华一个路口等胡的时候,我们在一家民宅前呆了一下,主人回来了,我马上问,我们可否在门前坐会儿,那位老人家赶紧说:“可以可以”,一会儿,他还搬出一张靠椅给我们坐,看了我们的传单说他支持我们。

到了多伦多,我们在一条小路上等,警察过来了,叫我们移动一小点,他们支持我们,并且有警察向我们竖大拇指。

也在那个地方,一群中国人从楼上下来并走向胡住的旅馆,显然是来捧场的,在途中,一位中国人悄悄的向我们竖大拇指。

快要走时,遇到一位来看热闹的中国人,他接了我递给他的资料,感慨的说:你们法轮功的阵势真大呀,迫害法轮功本来就是一场错误。他祝我们早日成功,我表示我们也需要他们的支持。

* * * * *

可能很多美国功友都在计划或打算去纽约,我觉得,只要有可能,一定别错过机会。这是正法给我们的又一次整体除魔的机会,也是一次整体配合,整体提高的机会。有时看起来自己并做不了什么。就象我们在第二次第三次等胡的时候,我们都悟到了:胡可能会走别的路,可是我们在这里的存在就是整体配合除魔的一部份,不要强调个人,重要的是整体。

还有一点,因为需要,可能有很多变数,我们的体力要能跟上,如果你觉得自己行,你就真行。再说关键时候,师父随时都在给我们加持。另一方面,有机会要抓紧学法炼功。功友之间一定要互相体谅,互相关爱,互相鼓励。当我们需要用声音表示愿望时,一定不能带有争斗心,只让我们善的一面起作用。遇到前去欢迎的中国同胞,更要有慈悲的胸怀。他们也是需要我们救度的对象,在不影响我们向胡传递信息的前提下,跟可贵的中国人聊聊天,一定一定不能动气,不能讲高,要理性。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让他们看到修炼人的真诚与善良。

我们每个人都念熟了这句话:胡锦涛: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其实,我们理解,给我们修炼人圆满的时间也是有限的,让我们共同精進,不负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