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保护我平安度难关

【明慧网2005年9月19日】我从小生长在无神论的环境中,头脑中被灌输了无神论的错误思想,但我从小心地善良、多愁善感。 由于天生体质不好,加上后天学习工作的压力,使我体弱多病,从小就是个“药罐子”,中学时代就有胃炎、肠炎、失眠症和严重的妇科疾病等,后来又增加了胆结石、脂肪肝、高血脂和胆固醇。

由于身体的原因我从1989年开始接触气功,先后练过4种气功,还练了几种拳,因为感觉没有效果,每种锻炼方式不超过半年就放弃了。但自从接触气功以来,无神论逐渐在我心中被否定,我经常思考自然界所发生一些事情是我们远不能解释的,虽然我从事生命科学研究,但我们所了解的是少之又少。我也去庙里烧香,到教堂做礼拜,学习《圣经》,希望能从宗教找到答案,给我内心带来平安从而使身体健康,但这一切都没能给我带来希望。直到1998年夏天,就在我身体每况愈下、更加迫切地想寻找一种新的气功时,冥冥之中命运安排我从不同的途径听说了法轮功,而且很快又给了我机会参加了九天学习班, 从此找到了我一生中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明白了生命的真谛。我的身体也在短时间内得到好转。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感到万分的幸运。

遗憾的是,由于学法不精,在“黑云压城”的日子里,在家庭和社会的重压下,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我又逐渐远离了道,虽然在我内心深处从未真正放弃过,但被世俗的洪流所淹没,被工作和家庭所拖累,使我几乎完全混同于常人。这段时间身体又开始出现新的疾病,得了子宫肌腺症,每次疼得死去活来。我万分幸运的是慈悲的师尊没有抛弃我,给我机会能从新上明慧网,让我从新回到修炼的行列。同修的文章经常让我热泪盈眶,也给了我很多的启发,我们虽然从未见过面,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大道无形,大法将我们联系在了一起。尤其是当我再重温师父的一篇篇经文时,每次都有新的收获。

一直以来,我都感觉与同修相比,自愧不如,所以只是读文章,从未提笔写,最近我意识到我必须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在写的过程中也是提高和升华,而且这几年的修炼之路也有太多的经历和感触,我会陆续将他表达出来,不妥之处还望同修指正。

在2002年夏天,那时我还没有从新回到修炼状态,天下着雨,我推着自行车横过十字路口,一辆飞奔而来的出租车急速向我撞来,我進退两难,脑子里一片空白,出租车将我和自行车撞倒在地,停下了,我站起来没有一点受伤的感觉,而自行车已不能移动了,我的一只鞋飞得老远。当时我什么都没想,放走了司机,一个路人为我打抱不平,记下了车牌号,让我报警。我那时也没想到自己是炼功人,竟然在常人的动员下打了110,当对方问是否需要路警来时,我说不用了,使得对方严厉地指责我。由于我事后动了人心,一会儿我的脚开始又疼又肿,同事坚持要送我到医院,医生检查没伤到骨头,但断言要几十天才能好,开了很多药。我没吃,结果第二天就好了,事后我才悟到师父还在管着我这个不精進的修炼人,要不然就没命了。

我以前有严重的妇科疾病,经常出现宫血,每次都必须吃药或刮宫才能止住。这次又出现出血不止,我不清楚是消业还是邪灵、烂鬼的干扰,也许两者都有。但我基本没有动心,偶尔产生上医院的念头,但马上被抑制回去,“朝闻道,夕可死”。但進一步发现这种想法也不对,我是修大法的, 我还没修炼好,怎能就丢下肉身?出血总有缘由,不管是什么因素,只要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一切自有师父安排,当我放下这些心后,在最后排除一些血块后,出血奇迹般停止了。近两个月的出血,排除了体内大量的淤血块,但我的精神状况很好,丝毫没有觉得身体虚弱。

通过这件事,我反思自己,暴露了自己在三件事上都做得不足,不精進,导致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尤其在我内心深处还有很重的怕心,及对亲人的情的执著,这也是我修炼路上一个很大的障碍, 归根到底还是学法不够,导致正念正行不够。这个经历也大大加强了我信心,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一定不会有事的。我发愿今后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 随师返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