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全毁 父亲安然无恙(图)


【明慧网2005年7月11日】爸爸蹲坐在翻车后的右座脚下,听到外面有位妇女在惊叫“老公、老公、老公,快来啊!”爸爸赶紧从左方(此时已变成上方)窗户爬了出来,顺着车顶滑下来,对那位妇女挥着手说“没事,我没事!”那位妇女惊讶的说,“你真的没事吗?”爸爸说,“真的没事。”
* * * * * * * * *

7月6日晚上接到四叔打电话来,问我是否接到爸爸的电话?(我住台北)我说没有,叔叔接着说,“发生这么大的事,你爸爸竟然没打电话给你?”我问:“是否关于开车之事?”叔叔说:“你爸爸早上发生车祸,车子全毁,你爸爸却毫发无伤,是你们法轮功师父救了他。”叔叔又再提一次人毫发无伤,车子撞成那样,真不可思议。

四叔又与我聊了他的近况,然后脱口而出说他想学法轮功,又问很难学吗?学得会吗?那时我心中真为他高兴,因为我的姑姑、叔叔们知道我们家炼法轮功,也觉得法轮功很好,每年聚会时都会与他们聊法轮功,但他们都没有学炼的念头,经过父亲这事,叔叔们都很震惊,“法轮功真神奇”。

爸爸说,那天早上轮到他去新竹市载报纸,清晨3:30从新竹县二重埔出发,约4点抵达,将报纸叠好上车即开往回家的路。由于天色很黑看不清楚,路上没有什么车,他以时速60-70公里的速度行驶,经过科学园区大门前时,突然看到前方突出约2尺的安全岛,这时踩煞车已来不及了,整车以70公里的时速冲撞过去,一声巨响──砰,车子随即打转滑行四、五公尺远后翻车,左边驾驶座朝上倒立着。


红色记号处即为突出的分隔岛

约4点15分撞上打转翻车后,车子侧立着

爸爸说撞到的刹那间,还没来得及眨眼时间,感到师父法身的两只手抓住他的脸与脖子将他抱住往下拉,蹲坐在右座脚下,车窗玻璃碎片及驾驶方向盘都没伤着他,只是长裤右边车缝处裂开10公分左右。当时他完全来不及感觉,也没有害怕,只想着幸好是在清晨,路上鲜有行人与车子,否则造成连环车祸,伤及无辜。此时听到一位妇女惊叫着她老公赶紧来帮忙,父亲才从左方窗户爬出,摇着手向妇人说,“没事,我没事”,便顺着车顶滑跳下来,那妇人惊奇的说,“你真的没事?”父亲又再次说,真的没事,便赶忙看他车子怎样了。

事发现场的附近刚好有间派出所,他们随即拨电话请交通队的警察来现场处理。警察询问父亲:“这里是很危险的地方,你没有减速慢行?”,父亲说:“由于天色很暗看不清楚,而且内车道怎会突然缩减变成安全岛,我用平常的时速没有煞车撞上去,是师父保护了我!”“什么师父?”警察好奇的问,父亲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我们的师父保护了我。”

由于撞击力太大,整个车子全毁无法修理,必须报废处理,但人毫发无伤。经历这事件,父亲一回到家便在师尊法像前,双手合十向师尊说,“谢谢师父救了我。我会精進的。”他说像他这样不精進的弟子,师父仍慈悲保护他,救了他一条命。

父亲想把这件事写文章上网让大家都来见证大法的神奇,于是骑着摩托车往新竹派出所要现场的照片。一位潘姓警察说,没办法现在给你照片,必须等到36张底片全照完了,才会去冲洗,才可以给你。但父亲想要尽快拿到照片,警察好奇的询问:“你为何急着要这照片?”“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师父救了我,我想将照片上网,让大家见证大法的神奇。”父亲说。警察说:“好,那你下午5点再来拿。”

傍晚5点,父亲带着法轮大法简介、老年人修炼故事专刊等,准时到达警察局,看到照片已洗好放在桌上。父亲便向警察们洪法,讲真象并送他们资料,高高兴兴的拿到七张照片。

8号下午,四叔又打电话给父亲,述说着他去看胡乃文医师的情形,胡医师说四叔身体没有病,只是压力大而焦虑所造成的精神紧张与惶恐。父亲与他谈了一小时,要他放下心来看《转法轮》这本书,里面有你放不下的答案。四叔表示,他很想看《转法轮》这本书。

父亲说,以前如何苦口婆心要四叔看《转法轮》,他都不愿意,说没兴趣,没时间,如今因这件事情,叔叔完全改观了,愿意听他讲法轮大法的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