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杜娟的经历看重庆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2005年9月2日】杜娟因坚持修炼真善忍、讲清法轮功真象先后两次被劫持至重庆茅家山劳教所,遭受长达四年六个月的残酷迫害。在四年多的时间里,她亲身经历了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由公开转向隐蔽,且暴力与伪善欺骗交替施行的各种卑劣手段。

初期,杜娟为了抵制迫害,在女子劳教所喊大法真象口号,擦抹诬蔑大法的黑板报,拒绝穿劳教服装。恶警指使吸毒犯用脏布条、宽透明胶堵她的嘴,用鞋底抽打她的脸,剥光她身穿的便服强行套上劳教服,在炎炎烈日下把她五花大绑捆扎起来持续曝晒几个小时。2002年5月,女教所使用暴力达到登峰造极。为了提高所谓“转化率”,专门从西山坪男劳教所抽调了几个心狠手辣的男打手。行恶最多的打手叫李彬先,极尽残暴之能事。吸毒犯背地里都叫他“7.31”,听到他的名字就吓得全身发抖。2002年6月11日杜娟被再次绑架到女劳教所时,因不承认强加的罪名,拒绝报数、打报告词,被李彬先连续抽打几十个耳光。杜娟的面部当即肿胀变形,一个星期后照镜子时嘴唇都还翘得高高的。

警察带头打人,犯人更是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吸毒犯马兰、郑秀琴强令杜娟下蹲、打报告词,杜娟不从,她俩便朝杜娟的腹部一阵拳打脚踢。杜娟被打倒在地上,腹部剧痛难忍,晚上开饭时肚子胀痛得咽不下饭去,只觉恶心想吐,又吐不出任何东西。即使这样,恶警仍不放过她,把她扔进了禁闭室,指派了六个吸毒犯,两个一组24小时对她轮流监管。

禁闭室是阳台般大小的黑屋子,四面钉上了胶皮,屋的顶部开了一扇词典般大小的窗户,里面阴森恐怖,空气污秽。冬天里面阴冷潮湿;夏天闷热得象蒸笼。大法弟子吃、喝、拉、撒全在里面进行,马桶盖一揭臭气熏天。正常人进去呆几分钟都觉得呼吸困难,大法弟子却要在这里被关上一、两个月。吸毒犯受警察唆使要杜娟在禁闭室站军姿、蹲军蹲。站军姿时要求精力高度集中,眼睛平视前方,全身用力挺直,双手紧贴裤缝,有时她们还在手和裤缝之间夹一张纸,检查是否贴紧,或者冷不防从身后用膝头撞击,检查腿是否崩直。军蹲是单脚尖着地,身体不能晃动,时间一长脚又疼又麻,想换脚,还不行,还得由“包夹人员”批准同意。年轻力壮的蹲上十几分钟就要换一次脚,大法弟子却要蹲上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

杜娟腹部绞痛得不能入睡,6月12日,腹痛加剧,不能直腰,佝偻着身体。恶警们见她仍不报数,就心有不甘地继续折磨她。晚上中队长杨明使出了最毒的一招,命药教拿来粉笔在地上、墙上、杜娟的衣服上、身体上写上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恶毒言语。心中无比敬仰的师父受到恶人肆意地侮辱,杜娟心如针扎,欲哭无泪,欲喊不应,只觉眼前一黑,就昏倒了过去。第二天送到医务室检查,强行输液后,又送回黑屋子折磨。低级下流的吸毒犯说一些粗俗不堪的言语,然后用手在她的胸部、肩上、臂上做一些猥亵的动作。杜娟不堪凌辱,便将此事告诉了警察,怎知警察冷笑了一声,便扬长而去。6月14日杜娟输液后血压不回升,送至江北和平医院检查,确诊为“左肾、脾损伤、腹部肠梗阻”。警察惧怕承担责任,当晚就把她放回了家。

此时的杜娟已经折磨得不成人形,面部肿胀变形,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腰不能挺直,走路时必须手捧着腹部,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挪动脚步。6月15日,为了掩盖罪行,恶警改了主意,不让杜娟“保外就医”,将她绑架至江北和平医院强行治疗。一个星期后伤情好转,杜娟再次被他们投入劳教所折磨。这时恶警们改了嘴脸,以一副伪善的面孔,虚情假意地为杜娟开小灶,准备了味美可口高营养饮食。杜娟不吃,警察们就一口一口地喂进她的嘴里。这件事自然就成为警察“关心”法轮功学员的“典型素材”,用以来欺骗、“转化”学员,却只字不提她们是如何暴虐摧残了杜娟的。

恶警们用来摧残迫害杜娟的另一招:不让洗漱。酷热的天气,整整两个月她们没让杜娟洗一次澡。每天吸毒犯给她打回一盆水,漱口、洗脸、洗脚、擦身、洗衣服全靠这一盆水!即使这样,水的分量还在逐渐减少。一次有个药教多给了杜娟一点水还被警察怒斥了一番。杜娟的床单被汗水浸湿了不能洗,头发油腻得粘在一起,衣服成板状,浑身散发着异味。杜娟向警察抗议,警察却反咬一口,当着药教的面挑拨离间:“这都是你不报数造成的,还让药教跟着你受罪。”一位善心尚存的药教实在看不过去了,悄悄对杜娟说:“都是女人,她们居然做得出来!出去后我要去告她们。”与此同时,劳教所的警察们却对外宣扬他们的什么“人性化教育”。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三天两头地组织劳教人员搞清洁卫生,地面撒上洗衣粉,用一大盆一大盆清水反复冲洗;窗户玻璃擦得明亮如镜;厕所还要喷上浓浓的空气清新剂。不怪乎劳教人员抱怨:“几年来我们的衣服从来都没有用刷子刷过,劳教所的地板还要享受这种待遇?!”

恶警对大法弟子也使用体罚虐待、精神折磨等阴险狡诈手段。体罚被恶警们粉饰为“严格管理”“整训”。主要惩罚是让大法弟子站军姿与军蹲,两种交替进行,每天十、七八个小时身体一动不动地僵硬地固定在一处,只有吃饭时可以坐一下板凳,时间一长,手脚末端血液循环受阻,四肢肿胀。所以杜娟的脚一年四季都是肿的,严重时肿到了膝关节,轻按一下就是一个坑。原本穿36码的鞋,现在连40码的都穿不进了。一名药教看见了,哭着对杜娟说:“队长心也太黑了,你在外面哪受过这种罪呀!”恶警们见杜娟脚肿了,假惺惺地让她睡觉前开水烫脚,睡觉时抬高脚腿,装出一副“关怀备至”的样子,却不给其解除体罚,从根本上消除造成脚肿的原因。

暴力和体罚都转化不了法轮功学员,恶警就又来“软”的。与你拉拉家常,“亲切”地拉着你的手,“温柔”地抚摸你的头发,泪水涟涟地表示对你的同情。对你的生活也是考虑得“细致入微”,免费赠送你生活必需用品,“破例”让你接见,“违反规定”让你带进物品,只要对“转化”有利,什么条款都可以随意改动。可是,如果一旦发现这些对学员不起作用,她们就凶相毕露,立即打着“按制度办事”、“分级管理”的旗号对学员实施严酷的体罚、惨无人道的精神折磨。“制度”又成了她们进行迫害和遮掩罪行的工具。这时如果某个药教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态度稍微好一些,马上也会遭到恶警劈头盖脸的责骂。

精神折磨是恶警们“转化”学员使用的极为阴险、隐蔽的手段。首先断绝学员与外界的一切信息往来,不准与亲属接见、通信、打电话。在劳教所里,坚定的大法学员的一言一行24小时都受到吸毒犯的严密监控,包括上厕所、倒开水、理床铺、梳头、转身、搔痒,事无巨细全都要征得吸毒犯的同意,就连晚上睡觉的姿势、面朝的方向也是定死了的。恶警规定:吸毒犯与法轮功学员相隔一米以上视为“脱包”,吸毒犯就会受到处罚。因此,吸毒犯总是寸步不离地尾随法轮功学员。有段时间,恶警甚至不允许杜娟与同寝室的药教说话。警察们称其做法叫“冷冻”。冷冻不管用,恶警们又对杜娟“热情似火”,成天给她灌输邪悟的言论,让她看栽赃大法的电视、报纸、书籍,反复的洗脑。两组犹大(一组三人)、两、三个警察围着她轮番轰炸。一会儿是“和风细雨”——伪善地体贴、呵护;一会儿是“狂风暴雨”——训斥指责,强烈的语言攻击、人身羞辱。

杜娟曾经在恶警与犹大的伪善欺骗下走向了邪悟,好在她能够及时清醒过来。恶警对清醒后的杜娟实行“全封闭式管理”。长达7个月的时间不准杜娟下楼,甚至没有一次户外活动和呼吸一次新鲜的空气。杜娟体质越来越差。尤其在6、7月天气闷热难耐的时候,为了不让杜娟与其他法轮功有任何目光的接触,甚至禁止杜娟开寝室的门。同寝室的药教还可以到户外透透气,杜娟只能在这污浊、闷热的室内硬撑着。8月份,杜娟寝室的一名药教患了肺结核。因该患者经济条件差,劳教所未及时的给她进行检查和采取相应的隔绝措施,甚至让这肺结核病人监视杜娟的言行。不久,杜娟也感染了肺结核。当时她并没有明显的症状,但至11月份,繁重的生产劳动使杜娟出现了严重的呼吸困难。经和平医院胸片检查确诊为“继发性肺结核”、“双侧胸腔积水”。劳教所竟然还想以此大做文章,诋毁法轮功。恶警陈燕彦扬言要把杜娟的胸片拿去“转化”学员,证明练法轮功练出了肺结核。杜娟入所时胸片检查正常。这是一起明显的因劳教所对传染病患者隔绝措施不力导致的所内感染。无论劳教所怎样百般抵赖都推卸不了责任。最后杜娟被折磨得连续高烧不退,呼吸困难,恶警们才不得不将其放回了家。

现在劳教所内还非法关押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虐待。希望善良的人们关注这场发生在你我身边的信仰迫害,你的每个善念,每句真话,每个义举,都会减轻狱中法轮功学员的苦难,都在匡扶正气和捍卫我们共同的道义与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