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常人能接受的方式引导其尊敬大法师尊


【明慧网2005年9月21日】当我和世人讲真象的时候,有许多的世人直呼师尊的名字,我听了很不舒服。在江××迫害法轮功的几年中,谎言欺骗了世人,使世人本应对师尊至尊至敬,变成对师尊的不尊敬,随口就提师尊的名字。

作为大法弟子,知道尊师为了宇宙的正法,力尽艰辛。大法弟子都明白,应该尊师敬法。而世人说出对师尊不好的话的时候,对这个人也会带来不好影响。而世人被欺世的谎言欺骗,不明真象,而说出不尊敬师尊的话。我个人体会,邪恶也是利用这一点来淘汰生命吧。而我们讲真象,是为了挽救生命,那么也应该让听真象的人尊敬师尊。

有的人说师尊的名字很是随便的,张口就说,有时还说师尊不好的话。但是我们怎样让世人也尊敬师尊呢?我们真象讲的好,有的世人自然就会尊敬师尊。但是也有这样的人,他认为你讲的百分之八十是对,但是对师尊却不认可,随口就提师尊的名字。我有这么一个经历:有一个朋友,是一个单位的小头目。我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给他讲大法真象和退党的事。他能接受大法的真象,也知道共产邪党的不好,但对于退党的事,害怕,对我说他要是不当这个小头目早就退了。我告诉用化名、笔名都行,但他还是有顾虑,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是我俩每次到一起的时候,我都要给他讲一些法轮功的事。

有一次我给讲在1962年美国登月的时候,在月亮上发现一飞行器,比美国当时用于登月的飞行器还先進。这他就接受不了,还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可能也是我讲高了的缘故吧,他还说了师尊一些不太好的话。我对他说,要尊敬师尊,要么对你不好。他更来劲了:“什么不好,我不怕。你们竟说大话吓唬人。你们有的人竟讲些神了、佛的,你们人都挺好的,不讲这些还行,一讲这些让人反感……”当时我的心很平静——我给他解释他不听,其实他被其魔性所带动。我暂时不说话了。

我想一个生命,不能尊敬师尊,对这个生命不好。但你说对他不好,他还是认为你是威胁他,因为他不能象我们这样修了这么长时间嘛。过了一会,我说:“你看,如果你有一个老师让你特别尊重。我在你面前,说你老师不好听的话,是不是对你不尊重呢?”他不作声。我又说:“至少我是信仰法轮功的,我的老师你应该尊敬吧,是吧,至少你尊重我就应该尊重我尊重的老师吧。我举的例子,如果你有异议,那我以后再同别人讲的时候,尽量不举这个例子。你今天也提醒了我。如果我哪有讲的不周的地方,还请你原谅。”他一听我这么说,他说你这么说还差不多……

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大法弟子都想维护法、证实法,如何更好的维护法呢?我认为首先要学好法,在讲真象时看对方的接受能力。在党文化的影响下,一些当官的,虽然他们对共产邪党不满,也是在其党文化的毒害下,用变异观念去看待共产邪党,当然他们就看不清了。那么我们讲真象的时候,就不要对这些讲什么佛的、神的什么的,因为他们信神的底线几乎是零,你去讲的话这些人就不听了,还认为你可笑。不但起不到好的效果,很可能还起到反的作用。不但证实不了法,反而会造成这些人对师尊的不敬,也是得不偿失了。

在我讲真象的时候,我对听真象的人非常的尊重,那么,他们如果直呼师尊的名字时,我就很耐心的去说对师尊应该尊敬的话了。最起码我能说出:“你看我对你是尊重的吧,你的年龄和我差不多,都30多岁,我们师尊今年已经五十多了,你直呼一个五十多岁人的名字,是不是不妥呢?你不好称呼,你可以说‘你的老师’,你看这样行吗?”许多人也就纠正了对师尊直呼其名的做法了。

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