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迫害使我家散妻亡子伤


【明慧网2005年9月21日】我们全家人自修炼大法后,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净化了身心,全家人都受益非浅。江氏邪恶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我们全家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妻子也在迫害中去世。为了证实大法,挽回给大法和自己造成的损失,我把我家遭受迫害的事实揭露出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我们全家人依法进京上访、证实大法都不在家,村治安员贾志托带领兵曹乡政法委书记宋庆庄(已遭报)、派出所所长田世宁、王大卫、司法所所长张长安、郭小等七八人非法闯入我的家中,拿走了大法书及有关材料,并恶毒的打碎了师父的法像、法轮图。我回家后,他们强行把我抓到乡派出所进行迫害,把我铐在桌子腿上坐了一宿,第二天把我铐在电杆上毒打,第三天又把我拉到洗脑班迫害,强迫写不炼功保证书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底,我和妻子再次到北京证实法,在深州市同修家被公安局尚运行强行抓到公安局,政保科贾双万、张玉超等四人对我们分别用电棍电头、脸等部位,拳打脚踢。我们仍不配合他们的要求,被非法关到市看守所迫害。他们利用不明真象的家人,用情进行迫害,使我们在没有理智的情况下违心的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字。

2000年底,我的妻子、儿子因散发真象资料,被乡政法委、派出所恶警非法抓到看守所。我儿子遭到贾双万等恶警的残酷迫害,至今身上还有伤痕,大便时而困难,时而失禁。

我被迫流离失所。妻子和儿子因坚持修炼,被恶人们非法关入石家庄劳教所。我妻子历经磨难,和同修们按着师父的要求,给他们讲真象抵制迫害,坚信大法,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劳教所。儿子在高压下被迫写了保证书,一年后才被放回家。

2001年秋,我妻子再次到北京证实法,被市公安局非法抓进看守所迫害,在经历了十几天的绝食后,在师父的保护下又一次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

妻子由于长期遭邪恶迫害,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2005年春,本村恶人贾志托非法闯入我的家中,以房基地为由,进行精神恐吓,我妻子和他讲理,他不但不听,还口出狂言。致使我妻子出现了严重的脑出血症状,生活不能自理,整天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吃不好饭,经常不能入睡。现妻子已被迫害致死。

2001年元旦,我到北京证实法,被当地恶人认领后劫到衡水办事处非法关押,当晚被乡政府书记等把我拉回乡政府。在他们进屋拿手铐时,我求师父加持,正念走脱,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2004年2月13日,我正在家干活,治安员贾四清带领深州市公安局恶警贾双万、张玉超等十多人非法闯入我家中,不由分说掠走手机一部,大、小录音机两台,讲法带、大法书等资料。强行给我带上背铐,绑架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50天后,非法判我劳教两年,关入高阳劳教所。

在劳教所,我正念正行,坚信师父,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由于我们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恶警王国友、刁队长、严非等十来个人对我们实施迫害,七、八恶警同时用电棍电,拳脚相加。我用正念喊师父,吓得它们立即停止迫害。后因自己长期放不下执著,违心的写了四书。后来又在正念的作用下写了严正声明。

2004年9月4日晚7点多钟,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闯出劳教所,投入正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