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深州市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手段(图)


【明慧网2004年9月21日】法轮大法自1992年传出以来,深受善良的人们喜爱,92年至98年间河北省深州市学功者达到5000多人,并以迅猛的速度增加,凡真修者均达到身心受益。1999年7月江泽民出于小人嫉妒,利用手中权力非法镇压法轮功,在全国各地成立了非法迫害机构——“610”办公室。

一、深州市“610”是迫害法轮功主谋

在深州市,由政法委书记尹玉珍为首,“610”办公室主任牛文海,“610”洗脑班校长王景纲、季杰,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尚运航、贾双万,主管迫害法轮功副局长陈华等人,执行江氏的非法迫害命令,对深州市法轮功修炼者進行残酷迫害:抄家、罚款、绑架、拘留、劳教、判刑等,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有的甚至被残害失去生命。深州市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命令、“政策”都出自于他们,“610”办公室现任头目是张建涛。下属各责任单位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都得请示他们。

二、深州市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手段:铐刑、毒打、灌食

99年底至2000年初的几个月里,大量深州市法轮功学员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象而進京上访,上访的70多人全部被关在深州市看守所,被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长期非法关押。如:刘富瑟(后被迫害致死)、李少忠、孙艳恩、李敬、高占营、李兰朵被非法关押5-6个月,许艳香、运者甚至被非法超期关押1年多。期间法轮功学员还遭受残酷迫害,包括:被剥夺炼功的权利;强迫干活;不“转化”不让家属接见,不让送生活用品;非法高价出售生活用品从中盘剥私利;有时一顿饭只给一个小窝头,还不熟、有老鼠粪;对炼功、拒绝干活、甚至给他们讲真象的学员毒打、戴铐。

1、花样繁多的长期铐刑迫害

深州市看守所为迫害大量的法轮功学员专门打制了一批土铐,比正常的刑警具迫害更为严重,更为残酷的是给法轮功学员长期戴,有的长达几个月,期间一次也不摘下来,给法轮功学员造成长期的肉体煎熬。

自制的手铐是两根直径1cm左右的铁棒,两端分别砸成片状,片状中间打孔,并将四个孔重叠在一起;用上部带头、下部带孔的一个小铁栓穿入,小铁栓下部的孔用锁锁上。

这种自制的土手铐很小,戴上后无法活动且紧勒手腕,血液无法正常循环,导致手部肿胀,长时间戴有可能导致残废。深州市看守所长期给几位学员戴铐,如:秀苔、金环、孙艳恩、李敬、李兰朵。

具体戴铐的形式有四种:

1、长期把单个法轮功学员的手和手用手铐铐起来、脚和脚用脚镣铐起来,此种铐刑致使法轮功学员的手无法活动,只能用一只手,连吃饭、上厕所都很困难。如演示图1(用塑料绳演示手铐、脚镣),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

仅举几例:

看守所所长程玉良诬蔑说师父宣扬地球爆炸,法轮功学员敬台对他说,我们师父没有这样说过,当即被程玉良毒打后带上了这种铐刑。

孙艳恩因炼功被程玉良揪着头发甩到地上,并让犯人建华给她戴上手铐和脚镣15天左右。

2、长期把单个法轮功学员的脚用脚镣铐起来,并把两只手抱住脚镣的链子再铐手,如演示图2,这种铐刑只能弯腰走路,立不起躺不下,吃饭、上厕所无法自理,必须要同修帮助。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2

仅举几例:

李少忠和李敬因炼功,都被戴上这种铐刑,李少忠只好两天不吃饭以减少吃饭、上厕所给同修带来的麻烦。

孙艳恩因不写保证书被手、脚铐连在一起长达20天左右。

3、把两个法轮功学员的手和手铐在一起,脚和脚铐在一起。此种铐刑由于手铐非常紧,两人只能一种姿势睡觉,且非常痛苦。平时连上厕所都得两人一起去。管教给法轮功学员长期戴铐,并且很少打开。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3

仅举几例:

李敬和孙艳恩因拒绝干活而被长期戴这种铐刑长达3至4个月左右。

刘富瑟老人(60多岁,是被迫害致死案例)和素卿(55岁)两人被戴铐,刘富瑟老人疼得半夜偷偷哭。

孙丽(20多岁)与另一16岁的小菊(小菊父亲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请知情者提供详细情况)也被铐在一起20天左右,当时正是大冬天、下着雪,非常冷,再加上手铐紧血液无法循环,两个小姑娘被冻得手肿得老高,像蘑菇一样,她们痛苦的偷偷哭。

献英和小兰都50多岁了被铐在一起,看守所的管教不给打开,衣服4个月才脱换了一次,还要遭所长程玉良毒打、咒骂。

4、两个法轮功学员的手和脚连铐在一起,如演示图4:不能站立,睡觉、吃饭、上厕所等都非常困难。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4

仅举几例:

秀台和金环、孙艳恩和李敬因炼功被双双戴上上述铐刑长达半个月左右。所长程玉良还让其他法轮功学员看并威胁谁再炼功就如此戴上铐。

2、深州市看守所毒打大法弟子

刘全、董天宇两人是深州市看守所的打手,受副所长康志军、赵恩学指使残酷毒打大法弟子,2001年4月左右,丁灵响、孙艳恩、小梅(50多岁)、李敬等因不报号被刘全、董天宇毒打多次,俊梅被董天宇一掌打晕、口吐鲜血。李敬、孙艳恩都曾被揪着脖子往地上摔,把胳膊摔破。孙艳恩被刘全揪着脖子多次猛往地上和墙上撞,刘全人高高壮壮把孙艳恩揪得人都腾了空,当场昏死(如图5、6),被泼一盆凉水后才醒过来,整个脸、左眼看不见眼珠、脸青肿,一个月才恢复正常,第二天康志军看后竟叫嚣:打死白打。

图5、6:刘全揪着法轮功学员的脖子腾起空,法轮功学员被当场摔昏,一个月才恢复正常

3、深州市看守所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野蛮灌食迫害

为了抵制迫害小梅、丁灵响、孙艳恩开始绝食,4天后小梅、丁灵响被灌食,灵响被迫害得血压高,灌食满身哆嗦,赵恩学还要灌。小梅被野蛮灌食,背心都是鲜血,赵恩学还要指使犯人大阵(人名)多次灌食,使得小梅浑身哆嗦还发燥,尽找凉的地方躺着,险些失去生命。赵学恩请示了“610”头目尹玉珍,人成这样了怎么办,尹玉珍竟然表示,这么点事还管不了,下令继续灌。就在两人这样的情况下,丁灵响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小梅被送往深州市洗脑班分别继续遭受更残酷的迫害。而孙艳恩因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看守所才通知家人把她接走。

三、深州市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长期关押、强制转化、野蛮灌食

长期关押:深州市洗脑班更是惨无人道,随便、任意抓捕大法弟子,有的在家中被抓去,有的是在单位,有的在地里。在洗脑班里一人一屋关禁闭,大小便都在屋里;不让吃饱,一顿一个小馒头;对于坚定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百般折磨、虐待,不让家人接见;抓了大法弟子就勒索钱财,交了钱才放人,然后卑鄙的再抓,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大发横财,5年来将法轮功学员抓了放,放了抓。比如:许艳香、刘凤巧、孙艳恩等

强制转化:刘凤巧被强行转化、车轮战术、5天5夜不让睡觉,几个人一班,黑夜白天不让合眼,值班人大半夜大鱼大肉,他们三、五个人吃饱后连班转化法轮功学员。刘凤巧上厕所都有人跟着(邪悟者李建平亲自跟着)大吼大骂,真是手段毒辣。少铺村某大法弟子(男,60多岁)被建程、王景纲从屋里揪出去,老人不配合他们的迫害,竟从地上抓着老人硬拽,疼的老人直叫,这样连续20天左右使老人受到百般虐待、严重的摧残。

野蛮灌食:许艳香、孙艳恩被灌食,其中孙艳恩被灌食、打针、输液6-7次,10多天的折磨摧残再次奄奄一息,又被送到医院進行迫害,王景纲说:尹玉珍说了,想绝食出去,没门,死不了就别想出去。孙艳恩被迫在暗无天日的屋子里被非法关押了4个多月才想办法逃出了魔窟,至今流离失所,这里不一一介绍了。

大法弟子是压不倒的,江泽民叫嚣的三个月消灭,现在5年了不但镇压不下去反而修炼者日益增多,洪传六十多国,修者上亿,法轮大法已经获得1200多项褒奖。善良的人们越来越清醒,明白了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江泽民为镇压制造的谎言再也蛊惑不了人心。

目前虽然元凶江泽民已经下台,但其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罪必将得到清算和追查,江泽民已被多国起诉,罗干、曾庆红、李岚清等帮凶也难逃法网,望参与迫害的人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当江氏的陪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条光明的路。也希望善良的人明辨,支持正义和善良,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