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我在劳教所被残酷迫害的一幕


【明慧网2005年9月23日】我是96年走入大法修炼的,身心受益。由于人心重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所以在邪恶迫害中,我是跟头把式的走了过来。在后来的证实法中,我能正念对待,无怨无恨,一次次排除了市、区610及单位领导的干扰,并从中让他们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善良。

据说,曾经有一位区610工作人员讲:“过去我们不知道,以为你们是X的,所以对你们不好,现在知道了,你们是善良的。现在国外很多国家反对我们,我们以后不会那样对待你们了。”当然这一切的变化是本地所有大法弟子及国外大法弟子共同配合,讲真象、救度众生的努力所带来的世人的正面反应。

我站出来证实法,曾被非法劳教,三次被非法送看守所,两次被挟持进洗脑班。就在这一次一次的无理迫害中,我的本性终于复苏,在大法的感召下,在家里同修的帮助下,渐渐开始有了正念,坚决抵制住邪恶第三次绑架我去洗脑班的企图。虽然粉碎了他们的绑架计划,但是由于当时的正念不足,受到的伤害是严重的。现有一下肢留有残疾,我也因此脱离单位监控,并且有机会静心学法,认识到过去走的路是旧势力的安排。

被非法劳教期间,我经历了灌食、熬夜、冬天晚上室外罚站、夏天烈日下训操,非法延期等多种迫害。其中最卑鄙的一幕是2001年5月,劳教所接上级通知,强行转化,干警将任务交给了牢头,牢头是个洗头房老板娘,因卖淫被劳教。这些人为了讨好干警,求得提前释放,对我们采用了十分阴毒的手段。一天,她们把我带入一间小屋,由一个吸毒犯和一个卖淫犯看守,日夜罚站,不写就打,近40小时不让小便。到了第三天晚上,又来了4个劳教人员,6人将我按在地上,一人坐在我胸口,两人各按一条腿分开,余下人用手指甲掐、揪下身阴部,同时遭到这种迫害的还有三位同修,其中同修A受害最严重,很长时间青紫不退,行走困难。后来听说她已被劳教所迫害致死。同修B也因此出现月经不调,下身淋漓不尽的情况;同修C阴毛被拔去许多。江氏集团对大法弟子的各种迫害,手段之卑劣残忍难以尽诉,罄竹难书。

随着正法进程的急速推进,师尊让我们讲真象,救众生,我在后来的助师正法中多次感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化险为夷,这一切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同时在讲真象,劝三退中不断地发现自身的问题实实在在的影响着众生的得度,深感责任重大。我只有按照师父所说的三件事认真去做,才能履行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天职,完成自己曾经许下的史前大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