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纽约时报》的冤案报导引发的联想

从马三家的黑幕谈起


【明慧网2005年9月25日】9月21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关于中国司法冤案的报导,文中的案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刑讯逼供、草菅人命在中国的普遍存在。文章提及法律没有给民众带来真正权利的保障,相反,法律成为普通人民的恐怖来源。

如果有人认为《纽约时报》所引述的案例可能只是个别官员所为,是所谓的“地方病”,那么对法轮功的迫害,则是中共最高权力和整个法律系统的倾力所为。如果世界媒体把目光投向法轮功问题,人们会对中共恶政下的法律恐怖有更深刻的认识。

* 一位法轮功学员亲历的马三家黑幕

前几天,明慧网上登载了一篇《马三家教养院里被迫害的“她”们》的文章,一位亲身经历过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用平实的语言向我们叙述了她所看到的黑幕。

文中写道:

“[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必需写什么所谓的‘思想汇报’,做了这些还不行,还得去迫害别人,如果她们不打人、不骂人,不说脏话就认为是“转化不彻底”集体继续洗脑,深挖“思想根源”直到此人变成一个完全象他们(恶警)一样邪恶的人,才算符合了他们的标准。”

那些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腿肿老粗,脚脖子象茄子一样黑,上面有大大的水泡,胀得都起亮光,边缘有的地方在淌脓。”

“我看见‘她’在用手纸一点点的沾那些脓血,她是丹东的,三十岁左右,名字我不知道,她的双腿是被强迫盘上再用绳子绑上,持续很久……

“这个同修原来好好的人现在直不起腰来,她是被绑成球状,吊了六天六宿,身体淤血肿得青一块紫一块,肉有的地方已经坏死,有的地方坚硬如石,一个乳房已经被电击溃烂,流脓淌血,她叫王云洁,不知道哪的人。

“还有一个‘她’扶着墙而且摸着走,是葫芦岛人,她的眼睛瞎了,叫什么我不知道,怎么瞎的我也不知道,总之在这之前她好好的……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迫害的痛苦与恐怖使得天象塌了一样,“每一秒钟象一年一样漫长”。

* 惨烈的迫害

马三家教养院(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这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长期维持在1000-2000人,到2004年关押在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数已超过4000人。到目前为止,大多数人我们并不知道名字。但从上述文章和外界披露的消息,我们可以想象他们承受的折磨有多么惨烈。

联合国“妇女暴力”监察专员2001年度报告写道:在1999年10月,15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改所。学员们被强迫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拒绝的人遭到身体的摧残,被电棍电击,被关禁闭,和被强迫做繁重的体力劳动。女学员的胸部和阴部被电棍电击。劳教所的管理人员逼迫学员喝废弃的井里的水,喝后学员们都出现了中毒的症状。

2000年10月,马三家发生了另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18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后强行投入男牢房。有人目睹几个犯人直冲年轻姑娘去了,事后没有几天其中一位姑娘就自杀,后被救活。据一位被关押在那的女学员对亲友说,“那里面的情景是想象不到的邪恶。”

法轮功学员李素云在马三家被关押六个月,几乎每天都是在酷刑折磨中度过。她承受了各种各样的酷刑,一百多斤体重被折磨成只有四十几斤。一位名叫夏宁的50多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因为要求炼功,被狱警铐在床上达8个多月。

女法轮功学员张秀杰被电棍电、打,还被电阴道部位,被电的昏死过去。王曼丽因为不转化,被队长带到队部,管教和队长打她耳光,打得她支持不住,又打脑袋,然后用电棍电,一直电到她没有知觉。

马三家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从精神到肉体進行残酷折磨,包括吊刑折磨、毒打、电击,罚站、罚蹲、绑腿,长期不让睡觉,关小号体罚,冷冻、火烤,摧残性野蛮灌食,奴工劳动,暴力强制洗脑,强行注射和灌食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等等。据知情人透露,在马三家经常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惨无人道的强制洗脑、酷刑折磨下,学员们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很多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有的精神失常,有的成了植物人,有的放回不久就含冤离世。

在残酷迫害之下,马三家在2001年和2005年分别传出130名和200名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绝食抗议事件。

* 当局的鼓励

在一起起骇人听闻的残害事件发生之后,马三家得到了上头的奖赏。司法部拨专款100万元给马三家“改善”环境,马三家全体狱警被授予“集体二级英模”,女所长苏境被评为“一级英雄”,领得5万元奖金,副所长邵力3万元。
2000年7月,前独裁者江泽民专门成立的用来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中央“610”办公室负责人王茂林视察马三家,肯定了其迫害“成绩”,并向江作了详细的汇报,马三家的“经验”被残忍的向全国推广。610办公室的另一负责人刘京曾多次往返马三家教养院,促使江拨专款600万人民币给马三家教养院,命其速建所谓的“马三家思想教育洗脑基地”。工程造价1000万元,不足款项由辽宁省自筹。

据中共官方媒体报导,辽宁省投资10亿元在全省進行监狱改造,仅在沈阳于洪区马三家一地就耗资5亿多元,在2003年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占地2000 亩。

* 精心的伪装

在法轮功学员对马三家黑幕進行广泛披露之后,2001年5月,中共当局“开放”了马三家劳教所供外国记者入内参观。联合早报、美联社、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等五家西方媒体在“严密监视”下行進采访。正如意料之中,劳教犯竟异口同声的对前来参观的外国记者表示,他们“完全没有受到刑求”。

但NBC的记者内德•柯特(Ned Colt)却看出了端倪。他毫不客气地指出:“我又强烈感受到新刷的油漆的气味,我们参观的所有这四个地方都是刚刚粉刷的白漆。”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指出,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是精心伪装的,意图通过这种虚假的中外媒体“随意”采访来掩盖它残酷的迫害行径。

* 马三家不是特例

马三家不是特例,它是由最高权力专门下达的迫害指令的一个缩影。对法轮功迫害的案例比比皆是,迫害者受到了当局的庇护甚至奖励,迫害事实被掩盖或扭曲。

2000年4月20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长篇报导,描述了山东潍坊58岁的陈子秀被迫害致死的经过。陈女士遭受了警棍的暴打,最后,地方官员让她赤脚在雪地里跑。据目击此事件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月21日去世。

第二天,陈的家属在停尸房看到了她亲惨不忍睹的遗体,她已被穿好了寿衣,并已做了美容,打开衣服,除前上半身外到处是大块的紫黑色印迹,只要能看到的部位,到处是伤,耳朵肿大青紫,牙齿裂开断裂,虽已美容整理过,依然保留着血迹,小腿瘀黑,背上有六英寸长的鞭痕。解开寿衣可以看到腹部肿胀,臀股及以下部位大面积瘀斑呈黑色,两腿肿胀。陈的衣服、褥子、内衣裤上面到处是血迹,沾满粪便,衣服几乎全部被剪破。

害死陈后,地方警察声称陈突发心脏病,为正常死亡。当地政府还向家属勒索了2000元的看管费用,外加棉被和伙食费1000元。

将陈子秀活活打死的凶手们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惩罚,反而因此很快得到奖励和升迁:原潍城区城关街办政法委书记高新功被评为先進模范,原潍城区城关街办胡家牌坊主任邓萍由预备党员转为正式党员。

2004年5月,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36岁的女职工高蓉蓉,因修炼法轮功遭到龙山教养院唐玉宝、姜兆华等人连续6 个多小时的电击,高蓉蓉被严重毁容,惨不忍睹。毁容照片在海外被公开后,龙山教养院和有关部门不思悔改,反而对受害者实行24小时监禁,极力掩盖狱警施暴罪行。10月,高蓉蓉在一些正义人士的帮助下逃出监狱。

害怕恶行再度曝光,公安部把此案定为26号大案,“610”总负责罗干亲自插手。高蓉蓉不幸再次被绑架,不久,便被狱方害死,迫害者的犯罪证据――那张被毁容的脸――永远消失了。

这些以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酷著称的地方,都毫无例外的受到了上面的奖励。2001年年底,龙山教养院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得了40万元奖金,辽宁另一教养院――张士教养院得了50万。狱警公开说:“不给钱,谁干这种缺德事。”

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指出,2001年12月,江泽民一次性投入42亿元人民币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

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经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从1999年7月20日迄今,有超过十万名法轮功学员未经审判便被送進劳教所内,其中包括有怀孕妇女、老人、及幼童;五百多人被拘禁,其中最长刑期达18年之久;有数十万名无辜的居民遭到羁押,几乎全数遭受不人道的待遇。令人震惊的是,有一千多名学员被羁押在精神病院里,被施以损害神经的药物,备受折磨。到2005年6月,已核实的就有2千7百多人死于监禁,更有不可计数的人仍下落不明。这场浩劫的深度和广度至今还难以估算。

* 媒体不应对迫害沉默

在过去的六年中,法轮功学员所承受的苦难是触目惊心的。我相信,如果人们希望了解中共迫害民众的黑幕,希望知道什么叫做恐怖,什么叫黑暗,什么叫残忍,什么叫邪恶,什么叫人间地狱,那么,就应该去看看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

如果有人仍然不能理解为什么法轮功要讲真象,去揭露中共邪恶,去反迫害,那么,看过马三家,看过中共“春风化雨”的谎言,看过其它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就会理解。

我也相信,把当局对法轮功的处理当作透视中国法制现状的决定性指标,这并不过份。但令人值得注意的是,对如此令人发指的大规模和长时间的迫害,国际媒体的反响却没有达到应该具有的程度。

或许,是因为与一般的迫害不同,中共对法轮功進行了恶毒的诋毁和严密的消息封锁,所以外界了解真象存在很大的难度?但这不应该是个问题,因为世界媒体至少可以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的努力進行报道。

或许,是因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很快就被中共竭力掩盖,表面上迫害问题似乎不再是焦点?但通过海外网站,我们仍然不难看到迫害每天仍然在不断的发生着,它没有理由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人命关天,我们更没有理由不对这样事关无数生命安危的重大事件進行报道。

或许,是因为法轮功学员大多都默默无闻,我们甚至对他们的姓名、职业、籍贯等情况甚至一无所知?但这不意味着报道名人就比这些人重要。因为正是这些无名的人,在谱写捍卫人类基本价值的历史。他们才是时代真正的英雄。

或许,是因为中共的强大压力和经济的诱惑,让媒体摧眉折腰、不愿涉足这一中共的“敏感”区域?但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那么保持沉默的媒体将可以被视为中共虐杀的帮凶或同谋,因为他们默许了迫害存在和持续。

不管怎么说,媒体对法轮功真象报道的冷处理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在善良无辜每天都承受着难以想象的苦痛的时候,我们的媒体没有理由可以保持沉默。这场兽性的迫害,考验着我们每一个的人性和良知,更考验着每一个媒体。

在迫害开始的前两年,因为海内外媒体对镇压的广泛报道,中共当局在国际压力下把迫害法轮功转入地下。很显然,它害怕谎言与迫害的曝光。如果世界媒体能够继续广泛关注和报道法轮功,那么中共将没有办法让迫害持续下去。因此,也许媒体应该思考,是否自己后来的漠不关心帮助延续了这场骇人听闻的灾难。

在希特勒当年对犹太人進行迫害的时候,外界对那场灾难知之甚少。事件过后,人们才开始感到震惊,对沉默的人進行批评和谴责。如果在某一天法轮功真象彻底大白的时候,人们出现同样的震惊、批评和谴责,那么就为时已晚,因为历史的大错已经铸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