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领记者“参观”严禁的劳改营(译文)


【明慧网2001年5月27日】中国正试图再一次欺骗世界。

我还记得6月3日晚天安门广场的枪声和那可怕的景象。自那时起,我几乎再也不看中央电视台或新华社的新闻,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们可以把一次残酷的镇压吹捧为平暴胜利的话,在他们那里就不会得到什么真相,而且也没有人会公开说任何与党的调子相左的话。

我还记得去年四、五月回国时在北京遇到的年轻的法轮功修炼者。他刚刚从北京的拘留所中放出来几个星期,非常瘦。他身受过数轮电刑。他来自福建,是我的同乡。

我还记得江西省九江市的一位女士,她绝食将近一个月,也经受了残酷的折磨。还有江西省瑞昌(音译)的修炼者,他的妻子因为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劳教。他被剥夺了会见她的权利。他告诉我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两个年幼的女儿,他也会去北京上访。

当我与妻子去年十月在中国仅仅因为拥有法轮功资料而被拘留时,我们再次亲眼见证了中国人们拥有何等有限的自由。警察告诉我们他们“教育”去中央政府上访的修炼者的手段。

然而去年,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宣称没有法轮功修炼者被拘押在劳改营里并受到酷刑折磨。他们还在人权组织纪录了200例因警察的凶残暴力而致死的案件时,宣称没有人被折磨致死。本周,他们向外国记者“展示”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改营。

按照美联社的报导,当时,“记者们不能采访打篮球或在两个教室中听心理健康与中国法律课的囚犯”。另外,新华社新闻二月份说,有超过1000名女性法轮功修炼者被关押在这个劳改营中,然而这一次,劳改营官员宣称“只有483名法轮功修炼者”,而且记者只见到了“其中三分之一的人”。

如何解释数字中的差异?当劳改营外的普通民众仍需要鼓足勇气才能说出与政府调子不同的话,囚犯们怎么可能在“被安排”采访时不按照台词做答?

如果这个劳改营真是那么乾净,我想知道为什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没有在今年3月和4月联合国人权会议期间,他们最需要精彩表演之时,将这里开放给公众审查。实际上,许多国际人权组织的记录显示,该劳改营就是“警察电击女性法轮功修炼者,将她们剥光衣服投入男牢房”的地方。它被称为“人间地狱”。也许政府需要很长时间洗去墙上的血迹,等待新的油漆干透。

如果警察可以在天安门广场公开殴打法轮功修炼者,且这种暴行已经被很多人见证和记录下来,我们毫无理由相信在一个劳改营不会发生拷打和折磨。请记住:劳改营是当局可不经过法律程序将人关押3年的地方。我猜想那里讲授的心理健康或中国法律课是关于如何认可这种迫害,每天做12至16小时苦工,并仍然可以有心情和精力去打篮球和为该法律唱颂歌的。

给记者安排的这次参观与江氏政府邪恶的欺骗和否认模式相吻合。当局否认在文革和天安门事件中杀了人,现在又否认杀害了法轮功修炼者。他们甚至想抵赖在马三家劳教所发生的酷刑。

二战年代的德国纳粹政府上演过参观集中营的伎俩以转移不断增长的注意力。正是这个政府主办了1936年的奥运会,以操纵国际舆论。现在,数十年后,我看到江泽民政府在劳改营系统上演了类似的把戏。同时,中国毫无顾忌地去赢得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江泽民意识到,奥运会将会象这次参观劳改营一样,给予他这个残暴政权所需要的合法性。

大熊猫和长城属于中国这个伟大的国家和中国人民,而不是这个暴君。如您所知,当奥委会成员来北京视察时,公园的草坪被漆成绿色。

美联社报告的标题一语中的--中国领记者“参观”严禁的劳改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