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2005年9月26日】我的女儿六岁了,在这六年中,她虽然小,却经历了很多。

是在99年7.20大法遭到迫害不久出生的,在她一岁的时候,她的爸爸因为去北京上访被拘留,她就跟着我天天在拘留所门口跟来到这儿的人讲着真象,告诉人们法轮功是什么,她的爸爸为什么被抓,虽然那时她还不会说话,但是也在用自己的行为讲着真象。

她的爸爸两次因为做大法资料被抓劳教两年半,她小小的年纪就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有时我带她到功友家或资料点回来,有人问她去哪了,她就会说“妈咪带我出去玩了。”别的什么都不会说。过后她还会跟我说:“妈咪,我不告诉他们去哪了。”

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酷暑寒天,有时她正在睡觉,只要功友有事,抱起来就走,她从不哭闹,就是到功友那里也是安安静静的自己玩。也许经常是在铁笼子外面见她的爸爸,她每次路过一个用铁栅栏锁着门的地下停车场时,都要停下来,小手紧紧抓着铁栅栏朝里面叫着:爸爸,爸爸……她不知道她的爸爸不在这里。

她的爸爸第二次被绑架是在送三岁的女儿上幼儿园的路上,当三名便衣警察当着她的面把她的爸爸按倒在地抬上警车拉走时,只留下她一个人抱着一个陌生的老人的腿放声大哭:“爷爷,怕,爷爷,怕……”女儿受到了惊吓,有时正在楼下看蚂蚁,会突然大哭着跑上楼说,看到抓爸爸的警察了,其实是一个夹着包的过路人。

在女儿一岁的时候,我就每天给她念师父的《洪吟》,她在两岁的时候会背了的第一首《容法》:“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進,前程光明”。去劳教所探视她爸爸时,她会在她爸爸耳边背《容法》,她知道不能让警察听到。不多久,她就把72首《洪吟》都会背了,然后她每天都拿着《洪吟》自己读,我没有在意,还在想她不认字怎么念的,谁知道在她三岁的时候她已经自己通过学《洪吟》而认识很多字了,而我从没有教过她,我惊叹大法的神奇。由于女儿每天都在学《洪吟》,所以她熟记于心。

记得有一次,女儿不到三岁,他爸爸还在劳教,我就和来家里的功友交流,当我跟功友说“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有时我真得好累”时,正在自己玩的女儿突然说:“妈咪,‘劳身不算苦’!”同修立即说:“看看,还是她明白。”

就这样,女儿每天都自己学《洪吟》,在她发烧的时候,她会和我说:“妈咪,我难受,学法学法。”我会给她念《洪吟》,念到哪里她睡了,一会醒来还要接着念,差一首都不行,她还会和师父说:“师父,我难受,帮帮我!”然后她就会和我说她看到法轮在她的鼻子尖上转啊转,一会飞走了。

在女儿四岁多的时候,她已经能看很多书了,除了每天看童话书以外,她还在看《转法轮》,虽然有不认识的字,但是一点没有影响她学法。

到她五岁的时候,我们每周两次的集体学法她已经参加進来,能流利的通读《转法轮》。学法时,从五岁的女儿到70多岁的老人,大家学一部法,我感受到师父的洪大的慈悲,让我们打破年龄界限,沐浴在佛光中,共同精進。

现在女儿六岁了,她已经学过很多师父在各地的讲法,而且平时都是用法衡量自己做的对与错,说出的话都在法上,如果偶尔一天没有学法,她会坐在那里大哭:“我忘了学法了,我忘了学法了。”再晚都要学会儿法。“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有时我从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现在我们辗转来到了国外,每天晚上都要去旅游景点讲真象到深夜,走很远的路时,女儿经常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女儿从不哭闹,她知道我们讲真象是为了救度世人,当我看到有中国人从她的小手中接过报纸时,我知道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