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儒江戒毒所遭受迫害 回家又遭监视


【明慧网2005年9月28日】我2005年9月7日“解教”回家。在我被送入儒江戒毒所之前,身体是很好的,历经两年多的磨难,可以说是一个死而复生的过程,我现在身体很差。

我回家一个星期左右,有两位市公安人员突然闯入我家,其中有一位是政保科的,他说是来看我的,其实是来探听虚实的。

我告诉他们:我要投诉儒江劳教所专管队。在非法关押我期间,专管队有对我实施殴打、体罚、长时间的剥夺我睡眠时间,对我精神上严酷的折磨,谩骂等恐怖的洗脑迫害,我先绝食三次要求脱离专管队。回家后我的身体一直很不好,专管队没有把情况告诉我家人,也没有告诉我地方政府领导,迫害大法弟子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这位政保科干部听后对我说:你要投诉谁要和我商量一下。遭到我的拒绝,这位政保科干部很生气的又对我说:武夷山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骨头是不是很硬。我说你们在将我送“劳教”之前,在武夷山看守所天天打我,快送“劳教”前几天还强迫我跪刷子等,这不是文明管理。

这位政保科干部说:你在看守所被打不关我们的事,是看守所干部管理的。

修炼大法与人为善,本是大好事,却被两次非法送进看守所,两次非法“劳教”,一次进拘留所(因不写“保证书”),饱受了非人的磨难,现在身体特别不好,还不敢多说话。否则,听这位公安干部口中之语,我很有可能要死在武夷山看守所里了。

我现在和两年前相比,头发白了四分之一,也掉了很多,特别是头顶,变得很稀少;额头也不明亮;黑眼球边上有一圈白光;两太阳穴常疼痛、发麻、抽搐;两脚常抽筋;两肋下边会抽搐;两眼神常感不足,有茫然感。

回家后,二哥收留我在他的茶厂看厂,我老婆去帮人卖车票,生活总算有个依靠。

我这次上网文章是向国内、国外关心和爱护我的善良人士说声谢谢!我已经平安回家与家人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