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西办洗脑班说起


【明慧网2005年9月4日】近期广西一些地区相续办洗脑班。“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认为洗脑班的出现与广西学员的修炼状态有关,有相当大一部份学员,长期处在个人修炼的状态中,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责任,而是被怕心、求安逸心阻碍住了,不能清醒认识正法弟子的使命。仅满足于自己还在坚持修炼,有时也讲一点真象,但不是主动的去做好三件事。可是大家都知道广西在讲清真象方面不论广度,或是深入程度都远远不够,许多地区没有资料点,甚至一些大的地市也长期依靠异地供给,更谈不上遍地开花了。

当这种现象较为普遍时,邪恶就有了迫害的借口。你依赖性强,等、靠、要,邪恶就破坏资料点;你认为在家安全不想走出来,在家炼。那么邪恶就把你从家里抓去洗脑班,逼你走出家来。

去年下半年以来不少资料点被破坏,做真象的学员被捕、被判刑,发生这些事,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向内找。当很多学员没有尽到自己那一份心时,邪恶的压力就集中到了一直在前沿的人那儿。他们遭受迫害难道与我们整体没有关系吗?

其实不走出来,不讲真象并不安全,如今邪恶的洗脑班不正说明了这一点吗?只有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才是最安全的,当溶在法中的时候有谁能动得了你呢?

防城港一位男同修不堪迫害从洗脑班的二楼跳下来了,生命垂危!在惊痛之余我们该做什么?修炼人,走在神路上的人,自身所发放出的正的能量足以令邪恶胆寒,然而我们为何这般被动?

正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世人,这是生命的本性,而非为自身安全而为。旧宇宙中私的因素贯穿了很高的层次,变异了的生命所表现出的私使大穹加快走到了灭的边缘。而大法弟子就是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又怎么能抱着一颗保护自己、执著自我的心圆满呢?如果把危险的工作推辞掉,自己做安稳的事,还安慰自己说我也证实过大法,也讲过一些真象啊,就坐等迫害的结束,那样的生命在无比美好、无比殊胜的新宇宙中摆在哪里呢?

“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让我们放下自我,堂堂正正的走在神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