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生修炼的曲折经历


【明慧网2005年9月4日】我是一名大三的学生。上小学的时候,有幸同姥姥、妈妈一起得法。然而那时的我太不懂得珍惜,有大人监督就炼,没人督促就不精進。99年7.20后,姥姥和妈妈相继被非法关押和劳教。在2002年的时候,我上高二,那时是迫害最黑暗的日子。

当时只剩我一个人在家了,没有大人的管束,变的离大法的要求越来越远,道德水平也开始下滑。我也能感觉到自己开始堕落,但是却不愿意归正自己。有同修给我送来资料,但我不看。就这样混混噩噩的过了三年。现在想起来很后悔,因为我耽误的这三年,正是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圆满自己与建立威德的重要阶段。

今年暑假,妈妈和姥姥都回来了。在她们与周围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这是一种非常幸运,非常幸福的感觉。我感谢师父的慈悲,仍然接受我这个走了大弯路的弟子,谢谢师父!

我利用一个暑假的时间,努力精進,想将以前的过失与浪费的时间都补回来。可能因为现在长大了,对法的了解比以前更加深刻。在此我也想提醒家里有小弟子的大同修们,千万别放松督促孩子呀,我前几年的经历是个很大的教训了。

现在我虽然住校,但坚持每天早上炼动功和发正念,白天课余时间学法,晚上睡觉前炼静功。有时间就多发正念,清理自己周围空间场范围。

在讲真象上,我有几点感悟,现在写出来和同修们切磋。

1,去掉怕心。我所说的“怕”不是怕被抓的怕,而是怕别人不相信,怕别人嘲笑的怕。现在的大学生由于受恶党的毒害,都不相信修炼,因此和他们讲修炼之类的,很容易被他们嘲笑。刚开始我找不到突破点,怕说了真象他们不相信,但是我现在悟到那也是一种怕心,而且是对无神论的恶党势力的妥协。师父不是要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吗?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在用慈悲告诉人们真象,我讲的是最正的事情,不能让自己的旧观念障碍啊。后来我发现女孩子比较接受算卦之类的事情,而且她们相信报应。于是我跟寝室的同学讲妈妈和姥姥遭受的迫害,讲恶党对人们的欺骗,讲大法给修炼者带来的奇迹。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尽量用常人能接受的那一层次的理。比如讲恶党要灭亡的时候,因为女孩子相信神佛的存在,我就告诉她们,恶党欺骗人们,不让人们信神,破坏了人们的正信,神佛怎么能准许这种事情存在呢?所以神佛必将使恶党灭亡。

尽管现在我周围的同学还没有全部了解到真象,但我相信我会做的更好,而且我要抓紧时间去讲,他们也是为法而来啊!

2,排除干扰,认真学法,发正念。在家的时候想学法就学法,发正念也不受时间限制,在学校就不一样了。寝室里同学有聊天的,有看电视的,都在一个屋子里很容易受干扰。刚开始我很不适应,有时候看着书,耳朵就被别人的谈话吸引过去了,或者被电视节目带动了。我悟到这就是对我学法的干扰,我在心中默默的发正念,清除这些外在干扰,同时加强自己的定力。我是大法弟子,在学宇宙的法,常人的电视都是人中的争斗与感情纠葛,怎么能让我动心呢?有时候发正念的时候,电视的声音向我耳朵里钻,我就努力排斥,让自己静下来。我把这个环境当成一个磨练自己的机会,同时也清除邪恶干扰。

3,注意细节问题。学校是一个大的集体生活环境,别人又都知道我学了大法,那么自己的言行就一定要注意,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的执著和私念让别人对法有不好的看法。比如,我早上醒的早,要发正念和炼功,我尽量不发出声音,以免影响他人休息;我以前喜欢挖苦别人,喜欢说一些不好的笑话,现在我改正了这种不正确的变异的心理,按大法要求“修口”。通过学法我悟到,不只是做事,平时的说话甚至是一个想法都要做到师父要求的无私,尽量使自己的一思一念都为别人着想,那么我们做的事情就不会让别人觉得不舒服,也会使我们的环境变得祥和、纯净,也就自然的纠正了一切不正的东西,这也是正念正行的一种体现吧。

个人修炼层次有限,请同修指正。

希望在大学的同修们也能写出自己的体会,大家共同交流,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