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公安曾逼我做特务


【明慧网2005年9月5日】最近我在网上看到陈用林、郝凤军、韩广生等投诚官员用亲身经历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想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国内对法轮功迫害时,天津公安逼迫我为他们做特务(未遂)的一段经历。我想把这段经历写出来,让更多的世人清醒。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晨,同修家被查出经文而牵连到我,我被六、七个警察带到派出所后转到公安分局进行非法审讯。负责迫害法轮功的科长、局长亲自与我谈。由于我抵制迫害,不交大法书籍,不交大法真象资料,不写保证书,不出卖任何一位同修,他们强行于当天晚上去了二十多个恶警抄我家。从晚上十点到凌晨四点,连一片纸张也没放过。

他们连续审讯扣押了我五十多个小时,在家属的一再追问下,有目的地将我取保候审。中午我被放回,夜里一点再次受到非法提审,早上又被放回。几乎每天都来电话骚扰,我在精神上受到了伤害。

过了几天后,他们让我再次去分局,无耻地提出希望我“配合”他们工作(这是他们的目的),也就是让我为他们了解周围法轮功学员的各方面情况,向他们汇报。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但是他们不死心,死皮赖脸地说让我再考虑考虑,后来就每隔一,二天就来电话,不断骚扰。

我是九五年三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后没几天身体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走路一身轻,上楼小跑也不觉累,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原来身体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皮肤白里透红,与同龄人相比年轻许多,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通过学法,我的心性也有了很大的提高,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的--返本归真,明白了许多过去从未听说过的法理。平时在工作中,生活中,处处努力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标准去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处处先替别人着想,做了许多好事,心胸变宽了,对别人的缺点也宽容了,很多矛盾都化解了,家庭和睦。许多同事,朋友都说我变了,连亲戚都说我变善了,许多人因看到我的变化而走进了大法,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所有这一切都是伟大的师尊给予我的,我用任何人间的语言、词汇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无尽的感激之情。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当时想,我修炼法轮大法有自己的亲身体会,是直接受益者,我决不能屈服恶警的逼迫,做有悖良心的事。

警察不死心,又把我叫到分局问我,希望我能“配合”,而且还厚颜地说:“如果你同意,我们可以先让你吃点苦、带点伤,给你放到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去,取得他们的信任,然后再给你放出去。”还说:“咱们单线联系,决不让任何人知道,你放心。”

警察说:“咱们国家是权大于法,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斗的过吗?你也得为你孩子的前途着想吧,顶着干没有好处,放明白点。”还说:“告诉你吧,我们不仅在国内包括你们之中有我们卧底的人,你们炼功之中的也有为我们工作的,在国外也有很多人直接跟我们联系,为我们工作,我们向上面汇报的信息在公安部都受到表扬,你要做也没问题,谁也不知道。”我告诉他们,我做不了。当时那个情况下他说的话是有一定依据,同时更有虚张声势的成份,想用这个“说服”我。今天形势已有很大改变,郝凤军、韩广生等弃共投诚官员的事例说明,明白真象、明辨是非善恶的人越来越多了,邪恶势力正从内部迅速瓦解。

这次谈话后,我想了很多。修炼法轮功的人是一群既没有权也没有钱的普通老百姓,只是信仰“真、善、忍”,并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个好人的人,没有任何政治目的。他们却用这样卑鄙下流的手段对待,我感到非常的恐怖,感到他们非常地邪恶,非常地卑鄙。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的目的,他们是什么卑鄙的手段都能使的出来的。

由于不知他们下一步对我采取什么措施,为了防止不测,我找到单位领导,将他们谈的都说了,单位领导们也感到很惊讶。我当时对领导说:“我这辈子修大法修定了,一修到底,决不变心。我决不做对不起我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宁死也不做他们让做的事。”但我特别郑重的告诉单位领导:“我决不会自杀,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就是这些恶警杀人灭口,将来有那么一天,请你们为我做证。记住今天这个时间,地点和我与你们说的这些话,……”单位领导说:“明白,……”

看到不法人员如此邪恶,怎样才能摆脱威胁呢?在家人和朋友的安排下,让我临时住进医院躲避一下。当时我心里非常痛苦: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病,我怎么能住院呢?在医院大门外,我对着天说:“师父呀,弟子决不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决不为恶警工作。弟子自从修炼以后,身体没有病,现在恶警天天逼我,我不知怎么办才好,没遇到过呀。即使违心的住进医院,我也不忘自己是个修炼人,不吃药,只是为了躲避恶警。”

在医院违心的住了一个月。在这期间,恶警也没有放过我,陆续派人来医院问我考虑好了吗?我说你们逼得我都住院了,我拒绝回答问题。

我出院后,不法人员还不死心,又把我叫到分局问我,希望我能配合,我再次明确告诉坚决不做。

事后,我又得知,为了这件事,不法人员还费尽心机找到我的一个朋友了解情况,我的朋友告诉他们:“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他不是那种人,他家也不是那种人。”

后来这件事就再没有提过。

从九九年到现在已经六个年头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一直就没有中止过。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也证实了这一点。希望那些至今还被表面繁华迷惑的人,赶快清醒,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与之彻底决裂,给自己开创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