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怕心和执著“榜样”的心而走过的弯路

【明慧网2005年9月5日】关于怕心,同修们发表了很多文章進行交流,读后很受启发。下面结合我自己的修炼体会谈点看法:那就是,假如我们最怕失去被大法救度的机缘,我们就会什么都不怕了。

我刚得法,四二五事件就发生了。我本来在常人中就是不大惧怕什么人或什么事的。所以,从那时起一直到二零零一年六月我被非法劳教前,什么谈话、围攻、下岗、调离和后来的多次被非法抓捕、抄家、关押、罚款、强制洗脑等等,都没能改变我修大法。因为那时我只有一念:这么正的法,我这么晚才得到,决不能失去他!但是,由于学法太少,不明白怎么个修法;更不明白怎样面对邪恶的迫害才是对的,只是带着强烈的执著用人的不怕在坚持着。

不放弃大法,各种执著也不知道放下。这实际上就给邪恶的迫害创造机会了,因为人心制约不了另外空间的邪恶。所以它们就操控世间恶人没完没了的肆意迫害我,自己的家简直成了恶人随时進出的场所,毫无安全可言了。时间长了,问题更大了。原来的不怕坚持不住了,怕心出来了。虽然也坚持学法讲真象,但总怕再次被抓。后来竟怕到一听见敲门都心慌的程度了。最后干脆躲到亲戚家不回来了。人躲起来学法,心仍然害怕。学法不修心,不算真修弟子,师父是不能管的。可邪恶决不会罢手的。它们竟然在见不到我的情况下,非法判我两年劳教了。之后它们用抓我女儿的恶毒手段把我要挟出来,送劳教所去了。

因得法晚,我认识的同修很少,在劳教所可见多了。于是就看哪个修得好,跟着学学。开始不“转化”,可学榜样的心早被邪恶看见了。接着,学历高得法早的“榜样”就起作用了。我也相信她“转化”的邪说,写“三书”了,可心里仍没放弃大法。以后又认为转化不对,写了声明,但没敢交出来。大概是因为这一点正念吧,两个多月后,师父慈悲呵护我回家了。

有机会也有时间了,我就大量学法,还发了声明。到这时,才知道修心性是怎么回事呢。然而,怕心和其它执著还是挺重的,善和慈悲就更谈不上了。有一次,我出去发资料,又被公安抓住了。这回我反复想师父的法,找自己的漏到底在哪?不配合邪恶,不怕邪恶的恐吓。当天夜里就堂堂正正回了家。

从这以后,怕心少点了,各种执著还是很多,心性几乎没变化。师父一再点化也不悟,邪恶又有空可钻了。二零零三年邪党“两会”期间,又把我送劳教所去了。这次又是我曾最佩服的一个“榜样”把我拉下来了。我答应只记住“真、善、忍”,其他的可以都放下。但当我发现她连“真、善、忍”也想让我放下时,我可不干了,也明白该怎么做了。四个月后,非法劳教期满,我才回了家。发表了声明,我又回到正法修炼中来了。回忆这段历史,深刻的教训实在令人痛心啊!

两年非法劳教期间,工资停发。回来后听说要写个书面认识才能有工资,有同修因没写而停薪停职了。我当时想,要写就写讲真象的内容,机会难得。几天后单位真的来人了,送来了工资存折,并没要求写什么,说的都是安慰我的话。对我提出的补发工资的要求,也答应回去研究后答复我。这一次我比较深刻的体悟到了:去掉怕心最好的办法,就是心不离法。

最近两年多来,我觉得在正法修炼中自己成熟了很多。师父交待的三件事一直在做,同时逐渐的去掉了不少执著。特别是通过大量学法(反复通读《转法轮》后再系统学一遍师父七二0前后的讲法),心越来越明,容量也越来越大。善和慈悲慢慢代替了怕心,也能做到堂堂正正了。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也使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

我真正体悟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也真正体悟到我们所修的法的正和大,是任何语言也形容不了的。同大法相比,我们失去一切都算不了什么,最可怕的是失去大法。当我有了这些想法后,觉得周围的一切好象都变了,三件事做起来也不那么难了。关键是我认识到,只要我们的心时刻不偏离大法,我们永远是最安全的。一切美好都来自大法,去掉怕心,必须多学法,同化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