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 不走极端

再谈注意安全与怕心的关系问题


【明慧网2005年9月1日】看到目前一些同修仍然不能够真正重视注意安全的问题,很是为之担心。这些人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把忽视安全问题当作是“全盘否定旧势力”,把注重安全当作是“有怕心”,从而对同修的善意提醒置若罔闻,反而认为同修“悟性不好”。

那么这种认识的根源在哪里呢?个人理解,其实是受了禅宗的影响。禅宗的思想方法比较极端,在形式上钻牛角尖,却忽视了根本。这种影响可能来源于两方面,一个是近代禅宗盛行,很多学者都受其思想的影响,从而在很多著作中都体现出禅宗的思想方式。当读过这些书后,很可能就接受了禅宗的思想。另一方面,很多大法弟子在历史上的多次转生中,经常处于修炼状态。那么在修炼中,可能修的就是禅宗的东西。以致到了现在仍然骨子里受其影响。个人理解,包括有的同修一提修炼就总是不自觉的想邋里邋遢的,都是从这里来的。就是说,也可能来自于过去的修炼过程造成的影响。我理解,其实也是旧势力安排的干扰。

师父在《转法轮(卷二)》的“禅宗是极端的”中说:“还不如那些悟性不好的常人讲的看到我就信,看不到就不信。他们连看到都不承认了。活着干什么?睁眼干什么?闭着眼睛,不用躺着,不用站着……,什么都没有。就是走到极端了,达摩谈他的法只能传六代。现在的人再死抱着这个理,本来就是不存在的理,很可笑的,走到绝路上去了。”

其实这种把不顾安全当作“全盘否定旧势力”的思想方式,不要说连新学员都知道不对劲,就是连常人都明白是不对的。这不成了“掩耳盗铃”了吗?不成了“一叶障目”了吗?真的是连常人的认识都不如了。自己却觉得自己悟得高,谁的话也听不進去了。这不行啊。根本原因还是法没学好吧。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常人这个理,一般的大觉者是不轻易动的,越高的觉者越不破坏常人的理,一点不动。”

要破除谬见,还须予以正见。再谈一谈自己对“否定旧势力”的理解。大家都很熟悉师尊在《转法轮》第七讲中,讲到的释迦牟尼佛让弟子打扫浴缸的故事。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这个弟子到浴缸那一看无从下手,一动手虫子就得死,他转了一圈又回来问释迦牟尼:师尊,浴缸里爬满了虫子,如果一动手就要把虫子弄死了。释迦牟尼瞅瞅他说:我叫你打扫的是浴缸。”

我理解,这位释迦牟尼佛的弟子,他看到的是虫子,想到的是虫子,总是围着虫子转,就解不开这个如何正确对待杀生与维护人的正常生活的问题。其实出于维持人的正常生活的角度,应该着眼在浴缸上。虫子也好,灰尘也好,只是使浴缸不干净的不同因素罢了。哪有虫子?我只看到浴缸里有脏东西要清理罢了。这不就是否定了虫子吗?否定旧势力不也可以用这个道理吗?

无情是对情的强烈执著。修炼者真的在精進提高中去掉了情,也并不是六亲不认了,谁都不认了。要是不能善待自己的父母,那就是心性问题。否定旧势力的问题上,不也是这个道理吗?去掉了怕心,去掉了承认旧势力的心,不等于连被跟踪都视而不见了。你只是那样心里“不承认”一下,它就真的会自动消失了吗?旧势力的因素在另外空间可能还在笑你呢,“正好被我利用了,就钻这个空子了”。

那么我们应着眼于什么去否定旧势力呢?师父在“零四年元旦师父向大法弟子问好”中讲:“为了众生,为了证实大法,在神的路上精進吧!”个人理解,我们是否应着眼于“救度众生”与“证实法”来否定旧势力。哪有旧势力?不存在旧势力。只是不同的需要救度的众生与证实法的对象。只是需要用不同的方法去救度的不同的众生罢了。也不存在什么旧势力的安排,只有师父的安排,只有大法弟子在神的路上怎样走到最后,如何走得更好。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

以上仅为个人理解,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最后引用一段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上的话以共勉:

“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长时间鼓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