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资料宜用正统字体 杜绝党文化


【明慧网2005年9月6日】在各地大法弟子编排的真象传单中,经常看到被采用的“舒体”。明慧传单和报章是不用这种党文化中特有的变异字体(舒体)的,但很多情况下,因为大陆各地大法弟子机器上没有装明慧海外学员排版所用的字体,反而装有舒体,结果显示出的字体自动的就成了“舒体”。这个问题需要大家注意,因为在全面清除共产邪灵、清除党文化的今天,做为大法弟子,有责任尽量使我们的真象资料制作更纯正。

“舒体”亦称“舒同体”,是恶党夺取政权后,第一届书法协会主席舒同创编的字体,极受恶党推崇,在中国大陆被广泛采用。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中讲到,旧势力为败坏艺术,在西方是安排了毕加索和梵高,那么在主戏台的中国,也必有其处心积虑的安排。古人重德修善,对书法的端正与否看得极为重要,甚至把其作为人品道德的一种体现和标志,在历代的科考中也把其作为取仕的重要内容,近代人又把它当作一种艺术,形成了独特的书法艺术,所以旧势力必然要在这方面进行败坏。

幼时我曾研习过书法,个人认为所谓“舒体”,和正统的真、行、隶、篆、魏碑都对不上号。我们先拿传统书法和“舒体”做一下比较,以占书法主导地位的楷体为例,欧体秀美端庄,柳体铁骨金刚,颜体丰蕴劲厚,赵体圆运流畅,虽各具特色,但都结体方正,磊落大方,观之赏心悦目,开阔胸臆;反观“舒体”:横不平,竖不直,没有筋骨,蛇形扭曲。

中国自古以来就讲“文如其人”、“字如其人”,如果以字喻人,传统书法无不表现了人的秀外慧中,铁骨铮铮,堂堂正气和美好光明;而“舒体”给人的感觉则是“站无站相,坐无坐相,品行不端,缺乏磊落胸襟,更无堂正之貌”。

历代书法名家不独书艺超拔,其人品道德更为世人所称颂。欧阳公耿直刚正,深得太宗皇帝的信任,君臣和契,对太宗皇帝的景仰和对大唐盛世的赞叹慨然于胸,跃然于纸,遂成千古绝唱《九成宫醴泉铭》;柳公权的“笔谏”美谈,颜鲁公的宁死守节都和他们的书体一样光耀千古,泽被后世。

师父讲:“那么这些所谓现代艺术的东西一般都不太好,因为这不止是对作画的人有害,对观赏的人也有心理伤害,对人的道德观念也起着严重的破坏作用。”“大家想一想,人是有业力的,你们是大法弟子都知道,人们画的一切都带有作者本人的因素。艺术家的作品中,其个人的一切情况与被画者的一切情况都带在那个画上。”“谁把画的这个人物画挂在家里,那么画中人物的业力也从画中散发出来”“业力是散发的,他和那个人是连带的,是源源不断的往挂画人家里散发的。”(《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师父虽然这里讲的是绘画,我想书法作品也是同样的道理,会带有其本人的信息和其背后的因素。

个人体会,“舒体”不仅是旧势力安排的对传统文化、正统艺术的败坏和变异,而且是邪恶党文化的一部份,带着恶党的信息,大法报章如果采用了它,不但在外观上影响版面的协调、美观和纯正,从内涵上讲,其邪恶败坏的因素也会影响救度众生的效果,所以绝不应该让它出现在圣洁纯正、负有救度众生使命的大法报章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