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挖根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2005年8月9日】随着正法形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炼已接近尾声,常人社会形势已有很大变化。在这种情况下,我却历经一场生死大难,历时之长,情形之危,教训之大,在与同修切磋中悟到应该把邪恶曝光,以便给类似病业的同修能够予以借鉴,少受损失,走好走正最后的正法之路。

记得在2004年10月左右,回老家去讲真象。从老家返回不久,就感觉脚不舒服,有点浮肿,我也没太在意,做为一名老学员,这现象早已不足为奇了。几天后,胃口不好了,肉不能吃,炒菜油大点见了就反胃,只能吃点咸菜、馒头、粗茶淡饭之类的、营养成份很低的食物,但精神上感觉也不坏,只是脸色有点黄,我想可能达到另一状态了吧,又不影响做大法的事。几天后,又出现不好的状态,来例假,还很猛,一连40天,隔上半个月,又是连续20天,饮食上一直不好,只能吃点极简单的咸菜、萝卜条之类的,脚浮肿上升到膝盖、大腿、腹部,走路开始困难。

这一定是邪恶的迫害。我就发正念铲除它,全盘否定它,但效果不佳,我一直坚持上班,下班回到家,疲惫不堪,家务不想做,爱人看了心痛,劝我上医院,我拒绝了,坚持学法、炼功,相信师父会帮我的,一定是自己哪儿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

向内找:自从97年得法后,我对法坚信,精進不停,积极洪法,也没有较大的病业现象。99年7.20以后,到省政府和平申诉;北京证实法,被朝阳区派出所劫持,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后被非法劳教,解除后,继续做大法事,利用有利条件,承担起发送资料的工作;一有时间就怀揣资料挨个楼口一家一户送资料。在几年的证实法中,只是抱着救度众生、讲清真象、随师回家的念头,一直走在神的路上。我哪儿有漏哪?找同修切磋,不停的找,不停的悟。

几个月过去了,干扰越来越大,症状也越来越重,水肿由下至上蔓延,全身浮肿,脸部也变了形。单位同事多次劝说我回家看病。在家刚过了半个月,家人、朋友劝我上医院,我不去,坚信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钻了我有漏的了空子。可是找来找去,找不到,症状更重了,上二楼得花一二十分钟,上卫生间虚脱,五脏六腑剧烈疼痛,身上梆梆硬,捏都捏不动,呼吸困难,心慌胸闷的要死,说话几乎发不出声音来,严重缺血,脸蜡黄嘴唇没一点血色,啥都不想吃。

现在回想,当时就感觉整个生命处在浓厚沉重象大山一样的黑色物质的挤压下,稍一放松念头,一跟头就能栽下去,再也起不来。所幸的是当时的念头很清晰:我不能死,不能给法带来损失。有师在,有法在,我不能倒。

爱人又怕又心痛。我就给他讲:“师父在管我,没事,你不要阻拦我找同修。”就这样,一边受着痛苦的煎熬,一边照样按时取资料、师父经文、周刊,一次都不错过。周刊第179期到了,没看完,急着看师父讲法,加上别的事一冲击,两天过去了,也没看完这期周刊。我想不对啊,下一期又要到了,这一期没看完哪咋行?

接着看,其中有一篇同修写的切磋文章《认清中共恶党本质,否定单位代写的“三书”》,心里一惊,这不是恶党邪灵明摆着不让我看到吗?但它没得逞。在这之前我从没认识到单位代写的“保证书”也是对我的迫害,当时还认为单位领导不错、不干扰我炼功,他又保住了“乌纱帽”,你我井水河水不相犯啊。

师父在《导航》中讲:“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而我嘴上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承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实际中还在默认邪恶的做法,向邪恶妥协,这是一颗什么心?

我开始认识到,该严肃的找自己根子上的问题了。和同修切磋,逐渐认清迫害我的真正元凶──共产邪灵。为什么这个毒素能在我身上起这么大的作用?一个执著、两个执著──越来越多,根本的执著找到了,去掉一个,身体明显转轻一些,再去掉一个,又轻松一些,师父又以梦境──盖新房子点化我,从新认识自己,挖掘隐蔽很深的心,去掉它,身体越来越好。

99年7.20以后,我去省政府和平申诉,被劫持到一个地方,恶警威胁我说不报姓名地址不让回家,我妥协了;派出所打电话让交大法书,我想交几本你们就不找麻烦了,就交了13本认为不重要的大法书;政保科打电话问:“还炼不炼啊?炼那你就来一趟。”我去了,有问必答,还以为堂堂正正面对政府,根本没有意识到邪恶及邪恶的手段是从根本上截断我回家的路,成为邪恶肆意狂虐的对象,不知不觉的把不该说的也说了,还以为考验我们的机会来了,有啥说啥,造成十多名同修同时被非法拘留、被罚巨款,做出了出卖大法、出卖同修的事实,没有认识到大法弟子随师正法、归正不符合法的一切不正因素,救度众生及无量大穹。

这次被抓,家人更是吓坏了,把大法书籍一火焚烧,后悟到是由于自己主动将大法书交出。“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坚不可摧》)交出大法书就等于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邪恶,使邪灵抓住把柄指使家人将大法书烧掉。回家后,怕心重了,又学法心切,不加思索把《转法轮》九讲分拆开,四周边剪去,放到常人书里面看,心里还很满足,还以为这就是堂堂正正学法了。偏离了法还以为自己在法中,真可悲、可怕呀!

另外,在剪书边时,不小心把字剪掉一半,还不以为然,认为知道啥字就行了。师父讲每个字的偏旁字首都是佛道神。这是敬师敬法吗?做的都是邪恶高兴的事。

我自问自己: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这一切不符合法的行为不就是怕心派生的吗?由于怕,曾接受邪恶的伪善、妥协邪恶的无理要求,给大法抹黑,反过来还用法给自己不正的行为找借口加以掩盖。于是多发资料,多做大法的事,淡化了向内找,没分清做事心与正法修炼、甚至修炼的基点是归正常人不正的观念,还是在正法中不致被落下,基点问题呀!

“你思想中想的是什么,在另外空间里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因为两个时空的概念不一样,在另外空间里看,你的思维构成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在你想之前,他都能够知道,所以你得把你不正确的思想都放弃掉。”(《转法轮》)掩盖来,掩盖去,最终受骗的是自己、受害的是自己,达不到法在不同层次对我的要求,无量众生的期盼与回归将落空。

隐蔽深藏的心找到了,我的身体迅速恢复,全身的浮肿、疼痛在几天时间内几乎完全消失,各种危险的症状没了。从去年10月到今年的7月份,历时9个月,其中的轻重、疼痛症状不能尽述。

在同修的鼓励下把一些个感想心得写出来,一是曝光邪恶,二是切磋交流,能够引以为戒。就在文稿将要完成的时候,好好的晴天,突然黑云突起,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哗哗的下了数分钟,而后,雨过天晴。事后和同修说相距不远的城中都没下,只在我家附近的小范围内有雨。也许是被清除时邪灵的最后挣扎吧?

从中我深刻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没有对师对法的坚信,也许我已经作古两月有余了。深感师尊的每句话都力重千钧,只是弟子的懈怠,不能深悟。发正念时多被难以觉察的观念所干扰,能力不能如意发挥。另外,没有同修的帮助、及时切磋,也很难独自走过来的,深感我们是个整体。

谨以师尊评注为结语与同修共勉吧。“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