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以精進来报答师尊的无量慈悲


【明慧网2006年1月13日】从走進大法到今天,在我身上和身边发生的奇迹太多了,相信很多大法弟子都有和我类似的经历。我知道,每次奇迹的出现,都是师尊对我们的呵护,是师尊替我们的付出。师父为我们弟子所承受的是我们永远也无法了解的,我惟有精進再精進来报答师尊的无量慈悲。

奇迹一:1998年7月,我刚学炼法轮功20天,多年的疑难杂症不治而愈。炼功前,腹部坠胀,行走困难,多处医治没有效果,也查不出什么病。炼功3天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连续20天象来月经一样从体内排出脏血,过后,无病一身轻。

奇迹二:98年秋天一个中午,我在炼功时觉得自己的身体由小变大、大大……,象房子一般高大。还有一次炼静功时,觉得自己在上山,每翻过一个山头,我的身上就掉一层皮。大约过了三个山头,发现不远处有两个人,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问:这个山又高又险怎么上去呀?我拉着他俩说,我们一起上,一定能上去。还有一次炼静功时,腿疼难忍,想起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不把它当回事,就觉得象撕香蕉皮似的,连皮带肉一片一片脱落下来,瞬间,一股轻松的感觉通透全身,就象《转法轮》书中写的“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美妙无穷。

奇迹三:98年秋的一天,午饭后看离上班时间还有点时间,我就煮上一锅红豆,不一会儿就上班去了。6点下班时,忽然想起炉子上还煮着豆子,我的心急速的跳起来,好象要跳出来了,立即骑车飞奔回家,一路想着:可别烧了别人的房子。到楼下,手脚并用爬上楼梯,开门一看,火关了,可红豆已煮好,一切都安然无恙。是伟大的师尊帮我免遭一难。我激动得双手合十,感谢师尊的呵护。

奇迹四:2005年春天,一天我在厨房一边洗碗一边就想:我与婆婆有矛盾,我应该向内找,要把自己不好的想法,不好的观念,不好的心放下,当我在仔细查找我应该放弃哪些“私心”时,突然浑身一震,从头到脚,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同时还看到那些脏东西象一个巨大的棉花球,快速离我而去。霎时,我的心胸象大海一样宽广,以前发生的事好象一下过去了几百年了,那种感觉很奇妙,我甚至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

奇迹五:今年7月,远房亲戚在市区医院诊断出子宫瘤,她需要做手术,来我家借钱。市医院医生建议马上手术,她嫌手术费太高,便换到县城医院重新检查一遍,结果还是子宫瘤要动手术。县医院估计的手术费最低也要3000元。这对一个只靠土地为生的农民来说,太难了。我对她说:“有一个不用花钱就能治好病的方子,不知你能否接受。”她说:“什么方子,我听你的。”于是我把大法的美好告诉她,和她一同分析电视媒体的谎言宣传,揭露江氏政府的伪善。她都明白了。我嘱咐她天天要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些日子她正好来月经,不能手术,就回家了。十天后,她又来了,说:太神了,这几天就象没病似的,腰也不酸了,肚子也不疼了,一直在地里干活,觉得好了,不想去医院了,可就是例假不断。她丈夫不放心,又带她去检查。医生给她打止血针也不管用。又过了几天,流血少了,再去医院检查,子宫瘤没有了。医生很奇怪,怀疑是否诊断错了?于是带她去大医院检查。大医院诊断结果:没有瘤,只是子宫肥大,吃点药就行了。她回来很激动的告诉我这事。我说:“不是子宫肥大,是师尊把那病拿掉之后,长过瘤子的那个地方的肌肉一下缩不回去,看着有点厚。”接着我让她看《转法轮》中相关内容。她高兴得对着师尊的法像拜了又拜。走时,我送她一套师父的讲法录音,还有两件衣服,她很感激,就这样一个生命得救了。

奇迹六:05年秋,我二弟因生意的事与人发生口角,被别人打中头部,造成内出血。医生说:如果瘀血不能尽快吸收,将会变成植物人。我知道后,向师父求救,同时知道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道理,心想一定会好的。到医院后,我让他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全家人都念。弟弟说头晕,肚子空(医生不让吃东西)、输液痛(药物反应),我告诉他,越难受越念,同时我发正念,清除周围的邪恶因素。一会儿他睡着了。我一晚上几乎没合眼,一会儿发正念,一会儿念佛法。第二天早上,弟弟的脸色白里透红,象刚做过美容一样。医生来查房说:“奇迹,你面色怎么这么好看,再检查检查。”脑中的瘀血没有了。我再次合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奇迹七:05年10月,我的父亲一天早起,突然腿脚不灵便,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偏瘫。我去看他,让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给他讲病的根本原因,讲人生的道理,讲大法的美好,给他读大法书,讲真相。一周后,他是医生眼中恢复得最快,最好的一个。

奇迹八:05年11月,我所在单位一个同事的父亲患了癌症,已到了晚期。看她含着泪花讲述着病情,好象只等办后事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陪她一同去医院看病人。病人是一个退休教师。我找机会向他讲真相,告诉他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给他大法书看,告诉他很多病人都奇迹般的痊愈了,你也会好的。一周后,我买好点心去看他,却找不到病人。原来他已经出院了。我找同事,她很高兴告诉我,她父亲的心脏不疼了,那个病灶已小到三分之一不到,没啥事了,就回家了。

在佛恩浩荡的今天,有多少人被电视媒体的造谣宣传所蒙骗,有多少人失去了学大法的千古之缘,失去了本应该拥有的健康生命,失去了美好的永远。岂不知江氏集团诽谤的罪业大如天,它的仇恨宣传是毒药,在毒害着众多的不知真相的广大民众。善恶有报终有时,希望广大民众从现有的那些恶报事例中吸取教训,及早回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