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满,继续走正我们的路


【明慧网2006年1月13日】最近邪恶在垂死挣扎中咆哮着最后的疯狂,又有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迫害。听闻一个熟识的同修被邪恶抄家绑架,这个同修在平时看来,做三件事都很积极,也没有什么怕心,为什么会如此?这也就触动我写出此文来,彼此切磋,走正我们的路。

在证实大法的这几年里,大家在风风雨雨中讲清真相、摸索着走自己的路,在师尊的指引下,走到了今天。大家在总结经验教训时,总有一个时常提出的问题,那就是证实自我之心。我自己就有很深切的感触,当常人的时候,由于我的自以为是、凡事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同时显示心、争斗心、欢喜心都很重,那么在证实大法中,自觉不自觉的就是在证实自己。当自己感觉做得不错时,沾沾自喜,心里那个美呀;当别人拒绝听真相,甚至有时候表现出很不友善时,心里那个愤愤不平的感觉。而平时在个人修炼中,也表现出一旦在矛盾中别人触及了自己的错误时,不能够坦然虚心接受,“忍”只是表面功夫。不论是欢喜也罢,愤怨也好,都完全是魔性的大暴露,其实都是自私自利、证实自我的表现。随着学法实修,师父一次又一次帮我去掉了空间场范围之内不好的东西,我也就越来越清醒起来。

把我修炼前后進行对比,修炼至今,我早已脱胎换骨。不知从何时起,我感觉这个身体里早就不是过去的我了,现在不论到哪里,别人看到的都是一个和善、平和、有涵养的人,与周围人关系溶洽,别人都能信任甚至尊敬;岂不知,在修炼前,由于病痛和人生挫折,我是个脾气古怪、性格冷漠、一天到晚心烦气躁,不论到哪里,莫名的就会被别人排斥,因此我与周围人也越来越疏离,别人也觉得我越发不可亲近,避而远之。这样大的反差从一个久未谋面的同事见到我的那种不可思议的神情可见一斑!我真切的体会到什么是“业力轮报”的苦痛和“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的光明。正是这么强烈的反差,每当那些不好的物质翻腾的时候,我都时时敲打自己:是师父慈悲收下了你,并且从新造就了你,想想你自己以前是个什么样,所以你根本就没有任何骄傲的理由。

修炼到如今,最为真切的感触,就是真正懂得了人是什么,人生的意义何在。从小的时候,就感觉心灵是一片荒漠。现在才明白是因为生活在恶党统治下早已抛弃并遗忘了自己传统的半神文化,只闻对邪党的歌功颂德和引人误入歧途的党文化,眼中只见在道德沦丧殆尽后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及各种丑恶现象。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中,加上人生的挫折经历,不知不觉间魔性变得越来越大,自己感觉象是躺在沙漠里的一条鱼,只有无奈的等待着生命慢慢的流逝,所以才会感觉到没完没了的空虚。

读过《九评共产党》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每个在大陆生长的人其实都沾染了邪党那种狂妄自大、极端自私、和为所欲为的魔性,这个邪灵不但给世人都打上了兽印,而且给我们灌输了它的邪恶本性和腐败物质,于是我们错误的把魔性当成人性,并且把魔性泛滥后的社会丑恶当成社会发展和人类自由進步的标志,并且以此为真理。

这种修炼中证实自我之心正是这种魔性的充分反映──自高自傲,感觉高人一等似的;不愿正视触及自己的不好的一面,别人一碰触到就回避,甚至发火;做出点成绩就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本事呀!这不就是一向鼓吹自己“伟、光、正”恶党的毒素么?说到底,这种证实自我之心还是执著于常人“名、利、情”的表现。邪党打着“无神论”的旗帜,以前鼓吹贫穷、做流氓无产阶级,现在又鼓励人们追求现实的荣华与富贵,使现在的人为了挣钱完全不择手段、无所不为,越来越迷在人中,忘了做人的根本目地——返本归真,同时业力也越来越大,离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越来越远。甚至一些得了法的人也因痴迷于人而变得不精進了。

现在当我真正懂得原来人生于天地间,之所以为人世间的万物之灵是因为人乃宇宙的产物,本性中有“真、善、忍”宇宙特性在人这个层次的体现,可以修炼、返本归真。在人间就是人要有道德,所以人生的真正意义才是为了寻找回家的路,返本归真!因为“人的真正生命的产生,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因为这宇宙中有许许多多制造生命的各种物质,这些物质在相互运动下可以产生生命,也就是说,人的最早生命是来源于宇宙中的。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转法轮》)。从此,我的心中豁然明朗,懂得了敬畏和谦卑──对师尊及天地神灵的敬畏;对旁人则是谦虚恭谨、把自己置于低处。而这正是我们传统文化对人的教导及古人对宇宙生命的正确态度。

古代有一种盛酒的祭器叫“欹器”。这种器具有个特点,倒入的水少呈倾斜之状,水适中则端正,如倒满水则会立刻翻覆,由此得出“满招损,谦受益”的结论,并以此警示自己不要自满。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古凡圣贤,必懂得谦虚宽容的道理,对人处事均能看到别人的长处,宽容别人的缺点;能处处为别人着想。这正是真正人该有的本性。

上面提到的同修我们大家在交流中都谈到,他总是喜欢告诉别人,他做得有多好多好,怎么怎么样;平时也大大咧咧,不论《明慧周刊》上怎么反复提到要注重表面安全问题,也从不在意,当有同修指出他这样不妥时,也毫不上心,依旧我行我素,结果不但他自己被劫持,和他平时有联系的同修也全都被绑架。之前他说梦到自己又被抓了,觉得应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他说他不承认那个被抓的人是他自己。现在想来梦肯定是有一定的缘故,否定旧势力也绝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而是要在心性上扎扎实实去找自己的问题(在这里我们看来就是证实自我之心),并努力修掉它才是。

写到这里,才明白师父一再教导我们凡事要向内找,同化宇宙最根本特性“真、善、忍”。现在世上的人都是有来头的,神落凡尘,都是为法来。我们能在正法时期当上了大法弟子,使命就是唤醒更多有缘的人,这是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做好是应尽的本分,而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资本;从人的角度上看,别人能够相信我说的话,是因为同化法后正的特质,让人感觉我是个可以信赖的人,说来说去于自我完全不沾边,又有什么理由觉得自己了不起呢?如果不是师尊普度,我也不过是在人世间痛苦挣扎的一介凡人,又有什么理由觉得自己高贵呢?

秉承传统半神文化的中国古人以“满则覆,虚方端”的欹器来警示自己不要自满。而我们是大法弟子,宇宙中第一称呼,从实修中走过来,都非常明白如果不是师尊、不是宇宙大法的救度,我们什么都不是,那么就更应该时时谨慎自省,是不是真正善心善意、谦虚恭谨,是不是真正做到了表里如一,怎么能有自高自大的想法呢!

夜幕已降临,我在写字台前,心头宁静的写下了这篇文章。华灯闪烁中,当重温师父的《洪吟(二)·梅》时,回首往事,不由得感慨万千!在我过去焦躁的人生岁月里,从不敢奢望能有静如止水的心境!这都是师父呕心沥血辛勤栽培的结果。师尊期望我们能独傲风雪,并且唤醒大地处处春。现在我的心中只是充满感恩,我何其有幸能拥有这份幸运,只当以后能做好,不负这份幸运才好,自傲从此离我遥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