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邪恶迫害两例


【明慧网2006年1月14日】
  • 车祸现场讲真相

  • 正念解体迫害

  • 车祸现场讲真相

    2004年9月30日,我骑着自行车由北向南路过红绿灯,看到身边的红灯亮着,我刚加快速度绿灯亮了,这时一辆汽车由西向东急速而驰,我的旧自行车没有闸。刹车已来不及,汽车不左不右正好撞在我的右半身,把我摔出几米远。

    我躺在地上,疼的厉害,但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立刻就站了起来。司机还在往外推责任,我马上对司机说:“大哥,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讹你,你走吧。”我转身看到交警正在打电话呼救,就对交警说:“别打电话了,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路边还有两个交警往这里跑,我对他们喊:“别跑了,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说完我骑自行车要走,一看自行车前梁已撞坏,我只好推着自行车往前走。

    围观的群众指着司机说:“让他赔一辆新自行车。”我说:“他也不是有意撞我,我们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我自己找人修修算了。”我推起自行车讲起了真相,从天安门自焚案讲到了京城疯子杀人案,讲到了大法弟子被中共迫害的真实情况以及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围观的群众震惊了,他们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我也为他们明白了真相而高兴,当时疼痛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左腿疼痛难忍不能行走。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在迫害,我要全盘否定,彻底铲除。我忍着剧痛走到院子里,围着院子转圈,每走一步都要集中强大的精力念一个“灭”字,不一会腿不疼了。第三天早晨又出现了同样的情况。我照样围着院子转圈发正念。以后再也没出现腿疼的情况,我知道这是迫害我腿的邪恶旧势力被彻底铲除了。


    正念解体迫害

    2004年春季的一天,我驮着不到两岁的女儿和另两位同修骑着自行车去一小集镇讲真相。我们一边讲一边发真相资料,真相光盘,从西头发到东头。

    我们刚出了小镇在往回走的路上,一辆警车呼叫着向我们驶来,车上下来一人把一同修拽上了车,另一同修见状立刻转车往回走,被后面一群不明真相的十七、八岁的男学生围住。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惊了,当时不知所措,看到田地里有一条小道,推着自行车顺小道走去。这时过来几个男生拽住我的车子,我讲真相他们不听,死死的拽着车子不让走,我扔下车子,抱起孩子向后边的村子走去。刚走到街上,几个男学生骑着车子赶到。

    我看到村里有一群盖房的,我就奔他们而去。旁边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我一看后边的男学生追上来了,就对中年男子说:“大哥,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他们想迫害我,叫他们站住。”中年男子大喊一声:“站住!”走在前面的一男生站住,后面的又追上来了,他们拽我截我。

    警车这时也追上来了,下来一个二十几岁的警察和举报我们的村支书。他们和一群学生蜂拥而上,抢走了我的孩子,把我推到警车门口,往警车上抬。这时我只有一念:“师父保护弟子,他们抬不动。”结果他们费了好大劲也没抬动,只好把我放下,警察气的用脚踢我。

    我想起师父的讲法:“在各种迫害中,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恶人,包括用拳脚打学员者。正念强会使其拳脚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恶警、坏人互相行恶,也可以使痛伤全部转到行凶的恶人、恶警身上。”(《正念制止行恶》)

    我心想:我不痛让他痛。只见警察疼的跺脚。我大声揭露他:“你们人民警察,不为人民,你迫害百姓,迫害善良,良心何在?”我看看周围的群众,他们千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啊,我不能站在警车门口,他们再抬我怎么办?我要讲真相。我看见旁边有一坑,足有三、四米深,里边是杂草和松土混在一起。我跳入坑中,仰望天空求师父和各路护法神帮忙,然后大声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世界需要真善忍,天安门自焚是假案,京城血案中的傅怡彬是神经病,不是炼法轮功的。”

    我讲着讲着,只见警察又在打电话来人抓我,我想不能让他打成,就开始背了师父的一段讲法:“就在人类这儿,将有许多恶人下一步要淘汰,淘汰人数的巨大而可怕。人开始还感到震惊,最后都会麻木了。见到死人满街都是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村支书听到我背的法后想溜走,警察不让他走,两人争执起来,我爬出坑抱起孩子顺势藏到一厕所。他们一看我没有了,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到处找。

    不时有明白真相的群众告诉我:“千万不要动,他们去西边找你了。”“他们又到东边找你了。”“他们开车走了,你可以走了。”我抱起孩子往家赶,走走歇歇刚走不远,一辆摩托车停下来问路,问的路正好从我家门口经过,我带孩子坐上摩托车,又讲起了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