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强奸 沆瀣一气

看中共如何应对曝光河北强暴案


【明慧网2006年1月20日】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强暴法轮功学员事件曝光后,受害人刘季芝女士、证人汪贺林先生和瞿文亭女士,勇敢的揭露事实真相。但是,中共不处置强奸犯,反而悬赏追捕受害者和证人,毫不掩饰的表现它的邪恶。

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在全世界注目之下发生。这到底说明了什么?

我们首先看看罪犯的表现。警察何雪健2005年11月25日连续强奸了法轮功女学员刘季芝和韩玉芝,他并不是象一般的强奸犯那样背着人,而是大白天在公安派出所内,当着另一个警察王增军的面大摇大摆、明目张胆、光天化日下行恶;在其行暴之后,他并没有逃匿、自首、害怕等任何知罪的表现,而是照旧上班,“继续他的日常工作”,甚至还要对受害者各罚款3000元之后才释放她们!对这种令人发指的罪恶,他毫无任何顾虑之心,说明他根本就没把强奸法轮功学员当作犯罪,也丝毫不担心将面临什么法律惩办。

另外,从目击何某强奸的王增军熟视无睹的情况看,绝对不是何某一个警察不把强奸法轮功学员当作犯罪,而是警察们的共识!如此,没有中共从上到下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怎么会有这样一帮拿犯罪不当回事的禽兽警察?

我们再看看案子被曝光后中共当局的应对。在强大的国际舆论谴责的压力下,强奸犯何雪健虽然被逮捕了,但始终看不到任何积极的进展。熟悉中共掩盖自身罪恶的一贯手法的人们以为,中共又要故伎重演,拿何雪健当替罪羊,把嗜血成性的中共罪恶和其党整体的犯罪归咎成“个体行为”,从而掩盖中共对法轮功无所不用其极的迫害。善良的人们不会想到:它放着罪犯不予惩处,却在悬赏抓捕受害人和知情证人!这能说它有任何对侵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做公正处理的诚意吗?根本没有!

其实,这种抓捕受害人和知情证人的做法,河北警察强暴案并不是第一例,而是中共过去几年里迫害法轮功的惯例,“廖元华案件”、“魏星艳案件”、“高蓉蓉案件”无不如此。

原湖北省武穴市农业局纪检书记廖元华,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了近三十种毒辣残忍的酷刑折磨:如火砖炮烙、架飞机、毛巾蘸屎封嘴、四肢吊铐推“荡秋千”、鞋底打面部抽耳光、辣椒糊涂眼睛、头撞墙、不许上厕所、不让睡觉、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将药瓶塞進肛门再踩出来等等。廖元华出来后,以模拟的方式再现自己所受的折磨,并把酷刑演示照片公布于世,揭露迫害。面对揭露的酷刑,中共没有去调查凶手,而是一面以“假照片”的借口百般抵赖,一面用更残酷的酷刑再次折磨廖元华,并强制他公开承认“造假”。

重庆大学高压直流输电及仿真技术专业硕士研究生魏星艳女士,因为拒绝转化,2003年5月被白鹤岭看守所恶警当众强奸。案件曝光之后,魏星艳本人失踪,揭露案情者被判刑,魏星艳所住的重庆大学女生宿舍楼整个一层楼的女生全部不知去向,重庆大学的网站立即删去与直流输电及仿真技术专业相关的所有内容,官方拒绝承认魏星艳的存在。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的高蓉蓉,在2004年9月被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用电棍电击脸部长达七小时,严重毁容。在善心人士帮助之下,她逃出虎口,公布了她那令人心碎的被毁容的照片。面对全世界一片谴责之声,中共丝毫没有收敛,却由罗干亲自下令组成“专案组”,动用强大的资源,不惜代价重新绑架了高蓉蓉,重判帮助她的善心人士,并于2005年6月16日将高蓉蓉迫害致死。

这些案例表明,在邪恶暴行曝光之后,中共的第一反应就是报复,而无一例外的做法就是立即报复所有当事人、知情人,终止所有继续揭露的可能,再更加隐秘的实施迫害,力求当事人、知情人改变说法。中共总在指望,一旦受害者身体或精神上无法承受更加残酷的折磨,就可能成为中共抵赖恶行的工具。如果受害者坚定不移,邪恶无计可施,不能达到让受害者为它们“消除影响”的话,它就会让当事人失踪、入狱,甚至杀人灭口,以求“死无对证”。

这次河北警察强暴案也是这样。恶行曝光后,中共无意真正的惩办凶手,因为恶警何雪健的强奸恶行,完全是其党“对法轮功想怎么整就怎么整;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国家恐怖主义灭绝政策的表现;反之,中共悬赏抓捕受害者和知情证人,用意也是不言而喻的,那就是要封住所有人的口,继续维持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

但是这一次,中共掩盖其打手罪行的卑鄙行径没有得逞。因为,受害者刘季芝女士,在痛不欲生的情况下,能够坚定的活下去,连续在媒体上勇敢的揭露迫害,曝光中共及其打手的邪恶;同时,一起被非法抓捕的汪贺林先生和瞿文亭女士也公开作证,彻底曝光派出所里恶警的暴行和中共继续迫害受害人、试图掩盖强暴真相的行径。

刘季芝女士2006年1月14日公开呼吁:“凶手不只是一个小小的何雪健,其它凶犯还逍遥法外。凶手不法办,法轮功一日遭迫害,我就不可能平安回家。因此,我决心继续揭露迫害,同时也希望曾经给我们支持和声援的海内外朋友们继续支持我们,在世人的注视和谴责下,坏人就不敢再继续迫害好人,在持续不断的严惩呼声中,真凶才会最后归案。只有还法轮功一个公道,我才能堂堂正正的回家!”

其实,只有还法轮功公道,严惩所有象何雪健这样的邪恶打手,每个人才能安全。因为,由何雪健这样的邪恶之徒充当社会安定的保护者,由东城坊镇派出所这样的警察群体负责社会的安全,谁能够得到真正的安全?一个把公开强奸妇女不当回事的执法群体,随时都可能对所有人犯罪,其实它就是个中共授权的犯罪团伙。而中共要想对法轮功学员这样的善良者实施迫害,要想灭绝“真、善、忍”信仰,只有利用这样的犯罪团伙。

从河北警察公开强暴法轮功学员一案可以看出:鉴于中共不择手段的迫害善良的本性“需要”,它绝不会真正的清除直接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打手们;公然强暴妇女已经成为中共授权的迫害手段之一;想方设法封住受害人和知情证人之口,是它迫害政策贯彻执行的一部份,为此,它可以不择手段,甚至杀人灭口。

过去六年多的迫害历史表明,中共无法无天的暴行,绝对不可能自行停止,甚至在该党消失的最后一刻,它也不会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善意。这是它的邪恶本性决定的。但是,对善良的迫害,伤害的绝不仅限于法轮功学员,殃及的是整个社会。为了每一个人的美好,人们必须明确的远离邪恶,抛弃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