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带走了他们?


【明慧网2006年1月8日】我从事理发行业已有九个年头,接触的绝大多数人是中老年顾客,也曾不断的向这部份人讲过大法的真相。其中有些人明白了真相,默默的帮助大法弟子,赞同“真、善、忍”,暗中支持大法的,都不同成度的得了福报。这些例子就不举了。有的跟随中共打击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恶报的。下面主要分析为什么遭恶报的原因。

一、被中共宣传欺骗,稀里糊涂的紧跟邪恶迫害,不思悔改,一条路走到黑的。

我村有个六十来岁的孤身老头,叫燕发彦。平时村里有什么零活都找他干,他在2000至2002年间,紧随邪恶集团做迫害大法的事,经常摘大法横幅,撕大法真相标语,然后再去乡、村委报告。

2001年9至10月份,燕发彦曾几次到我家特意询问有关大法修炼的事。我也跟他多次讲过我们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只是修心向善做好人,炼功人不打人、不骂人,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任何不好的行为,更不允许杀害任何生命。他还表示要学法轮功,又说法轮功要求这么严格,他又抽烟又喝酒,有时还去找“小姐”,怕学不了。我还给他讲法理,只要真的想学,在以后的学法炼功中,就能放弃那些不良的瘾好。他还说应该拿笔记下来,别人问他也向别人宣传等等。

后来我和另一功友被抓,就是燕发彦做的证人,说大法资料都是该功友给我的。结果功友被非法判了三年徒刑。我被邪恶之徒放回家后,燕发彦又来问我大法的事,我仍然告诉他大法真相,但他一直都没有承认他出卖大法弟子和做的破坏大法的事。

最终燕发彦于2002年秋去世了。他死后,从他家找出多个“法轮大法好”的布幅。明白人一看就知道他是遭报应了。他还以为共产邪恶当会给他什么好处或当官发财呀,其实邪恶党什么也没有给他。除了带他走向死亡,还给他留下了个坏名声。

五十多年来的暴力独裁专政,使老百姓畏惧共产恶党的残暴和血腥,为了自保,不敢说真话,不想听真相,怕跟大法有牵扯。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时,好多人都是重复“胳膊拧不过大腿,政府不让炼就算了吧,谁有权谁就有理”,“现在是共产邪恶党的天下,有的是招儿整你……”等等这样的话。

可是炼功是自愿的,为什么不让炼功,还要强迫甚至采用一切卑鄙的不可告人的流氓手段残酷迫害善良的炼功人,让他们放弃修炼呢?为什么许多人都不仔细想想这个问题呢?

生活在党文化营造的思维框框中,许多人也习惯了被剥夺人权和自由的生活方式,认为象“枪杆子里出政权”这样的强盗逻辑是对的,共产邪灵的斗争哲学通过对中国百姓长期不断的宣传和洗脑,已经深深植入每个中国百姓的细胞中,这种不易察觉的恶念,是共产党暴力文化宣传的结果,生活在党文化的包围中,把人性和道德观念都扭曲了,变异了。

二、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盲从下断言,无知中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中共的谎言洗脑,变异人性的党文化,无处不在的恶党成员,无孔不入的文化宣传,使每一个中国人都受它的毒害,长期以来,中国百姓已不会自己思考,听的见的,脑子里灌的全是其党“假、大、空”和“伟、光、正”的宣传,不自觉的就说出其党的那套东西来。当人们谈到中共的腐败、堕落时,一些人也表示很气愤,但又表示可以理解,“谁当官也一样,我要当官比他还狠……”“我想把共匪一个个杀干净!”当和他们讲法轮功不是拉帮结社的党,不杀生,不参与政治时,他们又觉得没劲了:“炼法轮功又不给钱,又不给枪,尽受欺负,炼什么功呀!?”

我村有两个人是暴病而死,这两个人在对法轮功的公开迫害前就知道我炼功,以后也多次了解到法轮功学员无辜被迫害的情况。他们俩和我的关系也很好,但我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会消灾祛难,善心有福报时,一个说:“看不见的就不相信,信神又不顶我钱用,我不相信那些。”另一个说:“信啥也没有用,我就信吃饱了不饥困,挣到钱是本事。”这两个人也先后去世。一个于2003年正月十六突然死亡,另一个于2003年二月因脑瘤去世。

以前我对他们的死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反正常人社会就是这样子,是非恩怨,生老病死,迷于滚滚红尘中。可自《九评共产党》问世后,才如梦初醒。原来这又是中共邪灵的一笔血债,它破坏传统文化,使人丧失对神佛的正信与敬畏,无知中自己造业又在无知中承受偿还。到今天形成这样一个恶性循环,造就了一些愚昧、无知、妄自尊大,出口成脏没有道德约束的变异人类,有的人为了钱无恶不做,出卖良知,走到了自我毁灭的边缘。那么,是谁把这些人推向了死亡和毁灭的深渊?就是这罪恶的共产恶党和它抛出的“无神论”。

中共还把党和国家、人民硬捆在一起,混淆视听,一些人糊涂地认为支持大法,就是反党、不爱国。有人听到法轮功的字眼就反感,嘴里讲出的都是电视、报纸上宣传的那一套谎话。而对大法弟子讲的真相认为是“给政府、国家抹黑”,说“信什么就说什么好”,怕听了真相后信法轮功而吃亏,无意中选择了亲共。“没有共产党,哪有新中国”在一些人脑中已生根,都是中共强硬灌输给百姓的,都是中共文化宣传的受害者。

共产邪党无耻的把人们靠劳动所得到的报酬说成是“党的给予”,把有人性善良的人做的好事说成是“党的好儿女”。社会中的就业、工资、住房、劳保等全都说成是它的“优越性”,强制让人去感激它、报答它、承认并加入它。中国人受其党的思想毒害太深了,必须从思维深处挖掉它“假、恶、斗”的那一切,如此才能重新找到自由的自己的思想,返出善良的本性。

我写此文章是想让那些还未清醒的人赶快清醒,抓住这稍纵即逝区的历史机缘,认清中共的邪恶和法轮大法的美好。把共产邪恶党强硬灌输的一切全部扔掉,找回自己的良知与善念,真实的活着。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与光明的未来吧,那样才对得起自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