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2006年1月20日】我仅上过八年学,在讲真相时,讲到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明,讲到孔子给我们留下的做人的准则:“仁、义、礼、智、信”。常常有人问我文化水平这么高,拿过什么文凭。我知道在讲真相时的一切皆来源于大法,我也终于明白生命的意义在于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我是干个体的。师父说工作中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现在我知道,作为修炼的人,所接触的一切人都是等待救度的对象。师父告诉我们用智慧去讲清真相,我就静静的去讲,发现智慧啊就象泉水一样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一次我去一个公司要钱,会计说再过几天来取。我放到他桌上一张真相卡。一个人说,不是不让学吗?我说做好人还有错吗?我听说他们的经理去香港看到那里讲真相的大法学员而误认为是反华势力。我知道他的这一错误认识会毁了他生命的未来,也许是一层宇宙以至无量众生。经理办公室的人很多,我便发正念让他屋内的所有人都出来。约过了半小时,终于只剩他一个人在屋里,我把握时机,進屋开门见山的说我要告诉他大法真相。他说信什么是个人自由。我说:是啊,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为什么我们信仰真善忍的时候,这项权利被剥夺了呢?他说法轮功不行,因为法轮功参与政治。我说大法不参与政治,他教人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提高人的道德水准,以至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我掏出要钱的帐单说我来的时候,工商局的人就在我家要工商税,我告诉他们等我要钱回来再给他们。可我来了您的会计说让我再等几天。因为我学了法轮功,做什么事情都要先为别人着想,我有我的困难,您有您的困难,所以我不会再跑到您的面前求您为我开一个方便之门。他无话可说。我又讲了大法弟子進京上访以至惨死监狱的悲惨经历,看的出他的心被触动了,但他还是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不惊不慌,慢慢的说:“咱中国人有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们既然干了,还怕人知道?”这时正好有一人来找他要钱,他用电话叫来会计,顺便让会计把我的帐也给结了。最后他说谢谢我。我说要谢就谢大法的师父吧,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

自劝“三退”以来,我劝退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对陌生人却一直难以开口,即使开了口,也是正念不足。我知道这是障碍,却一直突破不了。一天下午我正在发正念,院子里跟邻居做生意的车越来越多,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还不是等被救度吗?“他们会信吗?”这一念又出来了,我不要它!我就是要救度众生。于是我调整心态,正念正行,拿了劝三退的小册子,一人一份,一外地司机当即退了党,另一司机说现在党员扔都扔不了,于是我又找回了正念。

不论是讲真相还是劝三退,实质都是在救世人,修自己,切莫被后天的观念挡住前進的路。

只要外出,我都随身带上资料,所接触的人我都将真相讲给他们,世人也都能接受了,有的表现了他们的正念,为他们未来的生命奠定了很好的基础。赶集的时候,我每买一样东西送一份真相,有时我会因多讲一人而多买一份东西,卖东西他们大都称的很高,我会主动拿下来点或多付几角钱。他们会说象我这样的人太少了,我告诉他们我是修大法的,要按真善忍做好人。
一次我到一个地方去要钱,临走时为那里的五个女工留了劝三退的小册子,当我走出二十几米远的时候,她们说你回来给我们讲讲嘛,于是我又走回来给她们讲。

这些天连续下了三天的雨,外面到处是水,刚吃过晚饭,我带了几张揭露恶党邪灵的不干胶去贴。当我贴完最后一张,回头一看前面来了一个人,我虽没害怕,可还是有点紧张,骑上车顺路便走。刚走不远,有两个中学生拿着手电筒往我这边照,等我看清路面上多了一条小沟时,已来不及了,心想这下可掉到水里去了。可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只脚踩在沟岸上,一只脚搭在半歪着的车子上,车子竟没倒,水在我的身下哗哗的淌,原来这是一条现挖的沟,有一米多宽,深也近一米。几乎在我掉下的同时,对面走来一个人,把我拉上岸,告诉我前面还有一条。

我当时就明白,要不是师父保护,我定要掉到沟里去的。

我修的并不好,至今还有好多不好的脾气,我知道要修去它。我知道自己修的不好,当我听到有同修说正法到最后了,一定要走好自己的路,我的反应就是:个人圆满是小,救度众生是大。

弟子在此向伟大的师尊拜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