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过了六个没有父亲的大年夜


【明慧网2006年1月21日】2005年就这样过去了。2006年的农历新年也即将到来。每到这个时候,我更想念因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而被非法关押的爸爸,我真希望他能回来和我们过一个团圆年。回想一下,算一算,从99年7.20开始迫害的那天起,已经有六个农历新年,我们一家三口,爸爸,妈妈,我没有在一起度过了。

六年前,正值2000年,迫害正在中国大陆进行着。爸爸不愿看到这么好的功法遭到迫害,那年农历新年的前两天,爸爸毅然决定上北京信访办,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可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警察把爸爸抓起来,关在驻京办事处,把他铐在暖气管子上,除夕之夜,爸爸就是这样度过的。

因为爸爸被抓,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到家里骗走了妈妈,把妈妈关进看守所,那天是腊月三十,妈妈正要领我去买灯笼。大年夜只剩下年幼的我和上了年纪的姥姥。外面鞭炮齐鸣,屋里冷冷清清。本来身体健康的姥姥,当时一下子就病倒了,整个三十晚上,我们是在哭泣中度过的。

爸爸在外流离失所,妈妈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后来被送到劳教所;我在遭受了数不清的痛苦与奔波,到了外地奶奶家。

不料就在2001年农历新年前,腊月的一天,正在做饭的奶奶也因修大法被骗到洗脑班关押,爷爷又被单位的人软禁在单位,因为单位的人知道爷爷也看大法书。这个农历新年,只有我一个人,孤独、寂寞、无依无靠。后来一串门的亲戚留下来给我做饭。这个又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农历新年。

2002年,妈妈回来了。而爸爸在流离失所中又被恶警抓进看守所,在那里爸爸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被恶警吊起来打,被绑坐老虎凳等,并被判了重刑。大年三十的上午,我接到爸爸一个电话,让我别担心,过一个好年,还说他没事。从爸爸说话声,我听出了劳累与衰弱,显然是被恶警折磨的。这个农历新年,我们很为爸爸担心……

2003、2004、2005年的农历新年,都是我和妈妈二人过的。爸爸被非法判了重刑,被关进监狱,妈妈的工作也不稳定,我们就是这么难的走过来的了。有时,我真希望能和爸爸打一场球,散散步,吃一顿饭,可是这小小的一个愿望在当今黑白颠倒的大陆,在修炼“真善忍”的家庭里是一个奢望。

大法遭迫害之前,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爸爸修炼后脾气变好了,不抽烟,不喝酒,身体变得更强壮了,经常自己拿出钱来帮助有困难的人。这样善良的人反而被关在监狱里,这真是古今中外少有的事!我知道,这些都是江泽民等人一手造成的,善恶有报,清算他们的那天也不会太远了。

六年就这样匆匆过去了。爸爸还没有恢复他应该有的自由。在当今大陆上还有很多修炼人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有家不能归。

2006年的农历新年,马上来临了,我真希望今年一家三口能在一起过一个团圆年,希望很多修炼人的家庭今年都能相聚在一起,过一个团圆的新年!

在此祝师父新年快乐!祝全体同修及家人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