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孙凤华、徐卫东一家三口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5年9月7日】大法弟子孙凤华、徐卫东一家几年来遭受残酷迫害,妻离子散。孙凤华2002年4月再次被绑架后,被劫持在楠木寺劳教所折磨,一次连续55天没睡觉,使她表面看就象精神病、傻子。丈夫徐卫东被非法判十年,在广元监狱遭受残酷迫害。儿子才15岁就被非法关押、被迫孤身流离失所。

徐卫东是98年得法,以前他练过几种气功。有一次,他高兴的说:“我找到真正的师父了,得到《转法轮》了。”他从此坚信大法,他把以前的气功书全部都烧掉。2000年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接回黑龙江老家非法拘留了15天。他回到四川就去单位上班,单位领导强迫他写保证,他不写,单位不法人员就不让他上班。徐卫东、孙凤华夫妻俩靠卖菜维持生活,家住哪,都被不法警察骚扰,今天说照相,明天搜查、搜书,非法拘留。有一次半夜12点左右,一帮恶警把徐卫东、孙凤华的住处包围,进行非法抄家。就这样一家人被迫流离失所,儿子14岁,从此就没上学。

一、15岁儿子被非法关押、孤身流离失所

2001年4月份,孙凤华在四川温江区永宁乡一个同修家被抓,当时永宁派出所不法警察很邪恶,把她带到二楼,用手铐铐在窗户的护栏上。警察去吃午饭了,孙凤华把手从手铐中抽了出来,从二楼阳台上往外看是公路。她爬上阳台跳下去,当时摔晕了。孙凤华醒来后,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又被警察带回派出所,先关在一间小屋子里,一会儿带上二楼一间屋里,两个恶警对她进行毒打,用狼牙棒打她的双腿、胳膊。

孙凤华的双腿、胳膊都被毒打成黑紫色。而两个恶警疯狂的不知用什么打了,又拿一根钢筋条来抽打,把她的脸打变形了;恶警用狼牙棒砸她的双脚,孙凤华被砸晕过去。傍晚,孙凤华和另一个大法弟子被恶警劫持到温江县,孙凤华被非法关到拘留所,那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到看守所。十分钟不到,不法人员又提审孙凤华,问认不认识照片上的人,孙凤华说不认识,被不法人员带到天府镇派出所,有一个恶警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摔在地上,拳打脚踢,后又送回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

2002年4月30 日,凌晨四点左右,恶警敲门说:“查户口。”当时只有孙凤华和15岁的儿子在租的房屋里,房东也来敲门说:“开门,没事。”孙凤华穿上衣服、下地开门,进来四、五个警察,就跟土匪一样,进屋就翻,到处搜,开电脑搜网络,恶人不会,就给成都打电话,来人都是会电脑的。电器和值钱的东西被不法人员全部抄走,只剩下几套被子,还有点衣服。

几个恶警把她儿子按在床上,孙凤华喊了一声:“不许动我儿子,放开。”两个恶警从楼上把孙凤华拖到楼下,连鞋子都没穿,使她的双脚后跟脱去一层皮。孙凤华光着脚被带上车,她儿子被劫持在另一辆车上,一块带到文家派出所。

天亮了,成都恶警来审问,有个女警说:“你快说不炼法轮功,马上放你回去,不然让你儿子也吃点苦。”还问她屋里的无线电是从哪里来的。晚上,把孙凤华和儿子一起劫持到成都,孙凤华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儿子被非法关押到攀枝花拘留所。

孙凤华儿子刚15岁,从没有离开过父母,被非法关押了十天后放出,在四川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怎么生存呀。看到儿子的背影,孙凤华的心不能平静,儿子很坚强,他熬过来了。孙凤华在看守所里,天天被挂吊瓶,双手已经打不进针了。

二、孙凤华被楠木寺劳教所折磨55天没睡觉

孙凤华被非法判三年劳教,2002年6月10日被劫持到楠木寺劳教所 。那里是人间地狱,栽赃陷害、颠倒黑白,真话不敢说,说了就要受到毒打迫害。一个大法弟子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几个凶手马上过来往其嘴里塞麻布,强制其抱着大树,戴上手铐。坚定的大法弟子天天被强制在烈日下曝晒、走正步,互相之间不能说话,连看一眼,恶警都会马上问看什么。有的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让杂案犯拖着走,大法弟子的衣服都拖破了。有一个大法学员天天被骂骂咧咧的人强制洗脑,说师父不要她了,孙凤华一听不对,就找机会跟这位学员说话,在傍晚洗漱的时候告诉她说:“你的想法是错误的。”就这样,那天孙凤华被不法人员整到九监室。

九监室非法关押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单独被监管,有杂案犯人看管。杂案犯是吸毒、卖淫的,一身恶习,邪恶警察让她们干啥她们就干啥。过了几天,恶警强制孙凤华靠墙站着,从那天开始站通宵。那时有十几个大法弟子白天、晚上站,被强制靠墙站一排,不管天气多冷,那时是十二月份,晚风吹着每一个大法弟子。恶人把孙凤华隔离在小屋子里,由杂案包夹,三人监视她一个,不准睡觉、不让洗漱,面壁站着,一天24小时站,致使孙凤华的双腿肿的很大。孙凤华跟恶警说要坐下,恶警说:要坐就写,写了(“三书”)就让你坐下。恶警走了,孙凤华又跟杂案说让坐一会儿。杂案说:这都是他们安排的,我让你坐着,要挨骂要加教。

孙凤华连着被迫站了几天几夜,站不住了,站着就倒,摔晕过几次,手扶着墙也摔倒,手里抓铁凳子也不行,还是倒。她的双眼都是青的,包夹给她起个外号叫“国宝大熊猫”。白天在小屋里,晚上到院子里站通夜。包夹还有时动手打。孙凤华路也走不了,弯腰100度,两手往后举起,才能用力走几步,上楼扶着墙走,连一小盆水都拿不动,包夹又给她取名叫“小企鹅”。其实,孙凤华健康时个头,至少也有1.65米。

孙凤华被精神折磨的晚上就看见一些低灵,她在心里背《威德》、《大觉》等师父的诗。她被折磨的坐也坐不住,坐也倒,头上摔的大包到现在都还有。而她一闭眼睛,包夹就用手里拿的衣架抽她一下,包夹说:让干部看见你闭眼睛,我就要挨骂。杂案被邪恶控制对大法学员进行迫害,孙凤华面对着墙站着,杂案从背后踢一脚,接着就是拳打脚踢。孙凤华的头撞在墙上,嘴里流着血,一声不吭,用慈悲的眼神看着杂案犯人们。上厕所刚蹲下,包夹的杂案就喊快点、快点,就不让上了。杂案们还用诽谤大法师父的极其恶毒、下流无耻的语言来摧残孙凤华的精神,逼迫转化。特别是一些犹大配合邪恶人员来攻击她,晚上几个犹大把她按在桌子上,纸笔塞到她的手里说:你写了,我去打报告让你洗漱、睡觉。孙凤华不写,有的恶徒动手打她,强制她站着,还胡说把她打清醒。

恶警强制孙凤华看破坏法的邪书,当时她连书都拿不住,拿到手里就掉在地上,根本就看不了,眼睛睁不开,发自内心的不看,要睡觉。恶警问她时,孙凤华说那些邪恶的作者就是跟师父捣乱。恶警一声不吭转身走了。

由于不让洗漱,头发脏成一缕缕的,身上的气味很大,不让上厕所,不打报告不让上。刚吃完早饭,杂案就拎一桶水给每人喝一杯,不喝就强迫灌水。大法学员蒋先风(音)不配合,恶人强行灌水灌到她脸色苍白。有一个学员实在憋不住了,就尿在自己的洗脸盆里,杂案看见了,当时就把盆子砸坏了,上楼把这位学员打晕过去。

2003年农历新年,孙凤华还是被迫坐通夜,包夹犯人经常换,今天这个包夹,明天又换一个,也确实有好心的,偷偷的让睡一会。初一那天凌晨4点让孙凤华上楼睡觉,她上床已经躺不下了,全身疼痛难忍,6点起床。孙凤华55天没睡觉,折磨使她表面看就象精神病、傻子。

一个杂案犯说:“我去完成李队长(恶警)交给我的任务。”她晚上十二点把几个学员的嘴用不干胶贴上,戴上手铐,进行毒打,强迫学员喝尿水,强制学员舔吐在地上的痰。从早上下楼到院子里至晚上十二点上楼,让十几个学员排成队站军姿,每人头上放一本书顶着,双腿夹一块报纸,两个胳膊也夹一块报纸,谁的掉了就罚十个下蹲,每个人掉一次就100多个。当时孙凤华腰痛难忍,就十个也做不了。晚上孙凤华和两个学员被叫下楼,杂案犯人先打她,强迫走正步,她和几个学员被强迫走到12点。

2003年那时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被迫钩花和挟猪毛,有些年岁大的人看不到猪毛,白天挟不完,晚上挟到凌晨3至4 点;钩花必须钩7两-1.2 斤,看你完成了,就加1.5 -1.8 两,最后是2斤。不法人员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

三、徐卫东被非法判十年,在广元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孙凤华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不知道丈夫徐卫东的一点消息,也不知儿子怎样。2005 年1月5日她被释放回来,才知道丈夫徐卫东已被非法判了十年。美好的一个家庭,被中共迫害的妻离子散,倾家荡产。

孙凤华为了租房和糊口,不顾身心的伤痛打了一份工。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她就去看丈夫徐卫东,带上户口簿到广元监狱,那里的警察说她是冒充的,不让见,说了好久才答应通个电话。回来去上班,因为她发送“真、善、忍”的卡片,被告到经理那儿,她被辞退了。

6月26日孙凤华又去了广元监狱,因为很多原因,她这次去带着派出所出具的她是徐卫东的妻子的证明。可是这次他们说啥也不让她看,说必须有610 证明是否是学法轮功的。孙凤华坚持要知道,丈夫徐卫东到底生死如何。女警说:我给监狱打电话问一下,你就放心了。她就给监狱长打电话,孙凤华看女警的脸色不断变化,马上说:不对,你们有鬼。女警说:你丈夫不转变,说自己的对。孙凤华马上说:我要求去监狱送衣服。她答应了。孙凤华就去监狱,要求见狱长,他们给打通了电话,说没时间,但看他们脸色有些不对,孙凤华就说:如果我丈夫在这里身体好,我感谢你们,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控告你们,我舍去这条性命,也要讨个清白。

据悉,广元监狱在四川省劳改局的命令下,对没有转化的大法弟子开始了新一轮严重迫害。在二监区三分区,4月12日大法弟子敏成军被武警殴打,林俊被恶警邓培新殴打。5月11日,唐兵、王一剑等恶警殴打大法弟子敏成军、张锐等等,强行穿囚服,强迫参加长时间重体力劳动。5 月12日,恶警强迫大法学员穿囚服,13日又强迫劳役。大法学员徐卫东不配合恶警的要求,被恶警王斌用铐子吊在雨中淋了二个小时,5中队队长陈亮、恶警王斌、周广勇、贺涛等强行扒光徐卫东身上的衣服,用手铐铐在铁门上强迫穿囚服,并令恶人马仕银、苏小平将他强行从楼上拖到操场参加集合点名。西昌市大法学员魏仪,已63岁,被强迫在烈日下筛沙子。一直以来,广元监狱不法人员安排2─3个服刑人员夹控一个大法弟子,24小时监视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