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思一念去执著 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


【明慧网2006年1月23日】“从来不大喜欢写文章”,开门见山说这个执著,就是要把它去掉。原来一是觉得自己水平有限,同时还有一个执著就是懒,懒得动脑子,懒得去费劲。走入大法修炼后又给自己加上了一个“冠冕堂皇”的挡箭牌:自己修得不好,还是听同修们的。还有自己那种想等什么时候一下子能写出好的文章时再写,是不是也有些常人的名利心在作祟,那就更应该去掉。交流稿写的好与不好那是自己用心的成度以及修炼状态的反映。其实想想,写稿中会有很多问题需要更好的学法与思考,通过这个过程自己思想中对一些问题会更清晰,对法理的认识会更深,也就会记得更牢,所以写稿的过程就是一个学法提高的过程。而常人的懒惰就是让人在慵懒中,让你不思索,让你觉得所谓的“舒服”,可是你却滑下去了,这不就是旧势力的伎俩吗?所以对我来说这次写修炼体会就是一个知错改错从点滴做起改变观念的好机会,应该珍惜。

算起来从96年至今,我也修炼好几年了,但回头看看自己,在几年的修炼中总是步履蹒跚,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读师父经文,深切感受到大法弟子们修炼中的每一步前行都溶入了师父巨大的承受和付出。

学师父经文,渐渐对自己存在的一些问题也豁然明晰起来,这让我想起前不久的一件事。有位同修告诉我,说她在对其家人洪法中,家人中有人对大法弟子的修炼是否能修成,持怀疑态度,不相信我们这样就能修成。这位同修的家人我也认识,而且还知道其信神的底线并不低。但刚一听说这事时,我觉得常人不相信修炼并不奇怪,觉得愿不愿意修炼都是个人自己的事,只要不反对大法就行,所以也没有多想,但是心里又不免有些为其家人感到惋惜。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其间也常为其家人送去《明慧周刊》等资料给他看,并特意把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送去,想让其知道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这样修炼,而且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修成。但时间过去了事情仍没有什么改变。当然,这其中应该说有一些其自身的因素,也许缘份未到等等。

对修炼人来说没有任何偶然的事,那么这其中是否也有我自己的原因呢?读师父经文我越来越肯定了这一点,问题也更明确了。从自己看来,在几年的正法修炼中虽然也努力的做了自己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但是总感到自己做得并不太好。比如,发正念,虽然每天坚持发7次正念,但并不是每一次都能保质保量,尤其是有时早晨5、6点,闹钟一响,人是翻身坐起来了,因为知道不能迟疑,稍一迟疑就又会迷糊过去,曾有这样迷糊了而误点的教训。人坐起来了,可还是晕晕糊糊的,哈欠一个接一个,有时心里还在叫“我太困了啊”,当这样的状态多了,就会时不时的有“这样身体受得了吗?”“有点苦啊”等等这样的常人心冒出来。当然也知道这些想法不在法理上而狠狠的自责自己,但没有真正解决问题。另外也还时有觉得自己怎么一会儿这里不舒服,那里又有点什么感觉的状况,虽然也明白在现在正法时期出现的所谓“状态”肯定就是旧势力的干扰,但常常没有更多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问题,而只是从表面形式上认为自己好象并不象很多同修们那样有很好的修炼状态着急。

读师父经文,真正感到这些看似“小”的问题都是巨大的执著,在另外空间里它们就是真实而巨大的物质,它们会在无形中起着间隔的作用,直接干扰我做好三件事,直接影响着我的修炼状态。因为在我们的修炼中旧势力就一直在虎视眈眈着要把我们拉下去,而这一切的所谓“不舒服”就是旧势力在干着它们要干的,在所谓的“考验”。“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转法轮》)这不实的一切,旧势力正等着你的承认,你觉得自己“困”,那好,就让你哈欠接着哈欠;你觉得“痛”就让你痛个够,因为是你自己“要”的、承认的。这样一来旧势力就把你控制得牢牢的。正是由于这种不佳的状态,也就反映不出大法弟子应有的风貌。这样的状态当然就不可能让常人感觉到大法的殊胜与美好,说不定常人还会觉得我仅仅比他好一点也不多呢。

“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没有威德,讲出的话不在法上,救度众生那都谈不上,讲出的话没有威德、没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恶也会钻空子。甚至于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处理一些事情时就会流于一种常人的那种想法。那就起不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了。”(《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想起来如果真是因为自己修得不好,而使有缘人误解了大法而错失这万古机缘,那将是多大的罪过啊!

原来还觉得自己虽然修得不算好,但没有什么对时间等等的执著,每天都是在默默做自己应该做好的事情呀,好象还没有消沉。但通过進一步学法,赫然明白了在自己身上存在的那些看似“不大”的问题,不就是消沉的表现吗!消沉有大有小,表现的形式也可能因人而异、有所不同,但根子却是一样的,就是对“自我”的执著。这种执著不但顽固,还“时隐时现”,心性不高时还不易察觉,如:有时觉得很“累、困、痛苦”时,就没有想到“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越最后越精進》)而却有意无意的想希望能轻松一点。实际上,这就是在内心深处对常人心以及对时间的执著,不就是想希望早点结束,好过一点吗!正如师父说:“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越最后越精進》)

这种消沉的状态会让人把那些后天养成的、更有在邪党长期强化灌输的各种执著自我的观念当成了自己,而这些观念并不是我先天的真念。虽然我不愿要这些观念,但若总执著自己的什么感觉啦,还“思绪万千”的甚至长期处于这种消沉状态,那不实际上就是在要它、供它了吗?我觉得这种消沉的状态不管是大是小,它的危害在于它会严重干扰学员对大法的正信。正念来自于正信,有了正信才会有正念和正行,因此对师父《越最后越精進》说的“特别是大法弟子又是在这个充满诱惑的所谓现实社会中修炼,对观念的改变就更难、也更重要。”有了更深的体会。

根本的观念不改变,这些败坏的物质就会让我看似证实法的事干得忙,但并不精進。然而改变观念并不是一句空话。因为人的思维是很复杂的,在面对一件事情时,会有各种念头翻出来,我感到这时所有出现的念头中那个最先出现的念头往往就是当时比较真实的“自己的念头”,我把它叫作“第一念”。这个第一出现的念头从某种成度上也可以说就是自己当时的层次所在,所以这个第一念头很重要,因为它往往对事情起着主断的作用。而这个第一的念头时错时对,就正是观念在起作用。比如有时觉得“累、困”,其实并不说明当时就真的有多累、多困,而是那个长期形成的观念在强调“我没有睡够时间,太困了”(其实就常人该睡眠多少时间,也是因人而宜的)。而对“累、困、痛苦”而言,人与神绝对是不同的状态。紧抱着人的对自我的执著,又如何走得出人来呢!

人类社会就是迷,我想起《转法轮》中讲的那个被蒙上眼睛、被划了一下手腕、让他听水的滴答声而被吓死了的人的例子。在开始学这段法时并没有真正体悟到更多,记得当时还想这个人也太傻了,怎么就给吓死了呢。他不是流血死的,是他自己的观念把他自己吓死了。其实,师父早就告诉了我们要重视心性的提高达到观念的改变,可是学法时不真正用心把自己溶入法中,那不就是看了就和没看一样吗?想想自己,旧势力就一个“累、困”,自己不就被迷的够呛吗?

人就是在这个“充满诱惑的所谓现实社会”的泥坑里高一脚、低一脚的搅和着,还不想走出来。幸遇师尊把我们从泥坑里捞出来,可是要洗涤掉满身的污垢回归圣洁,惟有真正用心多学法,一步一步扎扎实实的修炼,真正跟师父走,才能去掉那些“久而不闻其臭”的人的观念、那些败坏的物质,真正把时时修心落到实处,才能不断加强正念,才能面对问题时都能站在大法的基点上正念主断,才能真正正念正行,我想这才是师父希望看到的。

读师父新经文,深感正法形势的紧迫,也更感到师父对我们在修炼中要更加勇猛精進的期盼之殷切!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只是前進的第一步,要真正跟上正法進程,惟有学好法,从点滴做起做好三件事,才能走正路,才能走出人来跟师父回家。

个人浅见,与同修们交流,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