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邪党造成中国无数家庭破碎


【明慧网2006年1月24日】邪党篡政前,我家和伯父,叔公同住在一间四合院里,其中叔公有两间房子,一间十三平方,另一间8平方。其实这间四合院是我爷爷和叔公一人一半的,因我爷爷早离世,爷爷这部份就分给伯父和我父亲,伯父住十三平方这一间,我家住8平方这一间。由于我叔公健康,勤劳,简朴又有打算,就把节省下来的钱买了一些地。所以他家有几亩土地。农忙时,他耕作不及,就叫村里一些人帮工,帮完后给他们钱或粮,按理说我叔公是帮这些穷人解决了一些困难的。叔公虽然有了一些耕地,生活有了改善,但他还象过去那样节俭,他家除了过年过节吃干饭外,平时都是用番薯煮粥全家老小同吃,把剩下的钱施舍邻居和村里穷人,我家也是他施舍的对象。

土改时叔公被划为地主,伯父因房子大些划为中农,我父亲划为贫农。因为杀人是共产党的本质,它的做法是挑动一部份人斗另一部份人,叫一部份人杀另一部份人。所以土改一开始,被恶党利用来作打手的人就叫被叔公施舍过的这些人给叔公加上不该有的罪名,什么“压迫、剥削、收买人心等”为借口、理由斗“打”叔公,不愿意打的就被说为同情地主,没与地主分子划清界线,而受到株连,所以不愿打也得打,他们也逼我父亲打叔公。当时我年纪很小,但那恐怖的场面我还记忆犹新。他们天天斗打叔公,斗了一段时间,也就是它们想叫谁都打了,什么罪名都扣上了,就把叔公拖去枪毙了。

叔公死后,他儿媳因受不了被株连挨整的痛苦,与他儿子离婚了,这个家就这样家破人亡了,剩下年老的叔婆和他的儿子,房屋、土地和耕牛都没收分给别人了,她母子俩住在他原来的牛栏里,从此过着挨整受批的可怕日子。

我有一个朋友,她父亲在反右时被恶党划为“右派”,就是被恶党称为革命小将、造反派的这些人的重要批斗对象,全家人受株连,被监视,挨整受批,她母亲受不了而与其父亲离婚了,她跟母亲,她弟弟跟父亲,姐弟两均未成年(十岁以下)。家破以后,她父亲感到无罪挨整家破碎,抱着一丝求生的希望,在家贫如洗、没钱作路费的情况下,带着年小的儿子步行到北京申冤。

恶党、江贼迫害法轮功,她不肯放弃修炼,被多次抓进看守所、洗脑班,恶人用尽各种办法迫害她,逼、利诱、制造谣言欺骗等手段都无法改变她修炼大法的信念,恶人就采取株连手段,不让她丈夫升职,还受批评指责,她丈夫承受不了而提出与她离婚,就这样,她两代人、两个家庭被恶党利用同样的株连手段逼散了。她孩子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实际是恶党迫害了她家三代人。

还有一个朋友,她原来是得了肠癌的,修炼大法后病好了,她对大法的心如金刚一样什么也动不了,邪恶无法转化她,就把她劳改,她丈夫不愿意受株连而与她离婚了。

99年7月20日至今,在我认识的法轮功学员有5人被迫害致死,一个是女学员,其余4人是男学员。在修炼前,他们都是有病的,炼功后他们病症消失,身体健康。迫害开始,单位、或街道办,或派出所就要他(她)们写保证书,不让炼功,有的单位领导还利用开除职务的手段威胁他,他(她)们的精神受到摧残,又不让炼功,从2000年至2003年这5人相继死去,这几个家庭被迫害破碎了。其中一个人才40左右岁,孩子还在读中学。

另外,在我认识的法轮功学员中至今还有4人被判刑监禁,都是判4年以上的,他们都是中、青年人,家里有老有小无法照看,其中一个学员孩子才4岁。在邪恶抓捕迫害中,还有许多学员流离失所,其中一个学员已怀孕8个月,邪恶迫害她,她不敢回家,流落他乡,生孩子的时候无人照顾,现在这孩子已3岁了,母子俩从未敢回过自己的家。这些学员虽然未算家庭破碎,但长期有家不得归、有家不能归,夫妻不能团圆,老人、孩子无人照顾。

在文革期间有因夫妻观点不同离婚的、有被迫害致死的,有在武斗中戴着毛泽东像章,口里叫着“造反有理”互相杀打致死的,这些家庭都属于非自然家庭破碎,这又该是谁的罪责?

象以上这种家庭破碎的事例,在我们地区我不认识的人中还有多少?全国到底有多少?这可是无法计算啊!恶党自吹“照到哪里哪里亮”,实际上这些恶党是恶魔,它到哪里哪里人遭殃,所以神要清算恶党,冤鬼不放过恶党,世间的人也要(必须)离开恶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