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慈悲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6年1月24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大法的,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如饥似渴的读大法的书,不断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生命在大法中得以净化和升华的感受无以言表。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因進京反映大法真相被半路截回非法关押,因拒绝写放弃修炼的保证被再次关押,放回来后被非法监视居住,常常遭到警察上门骚扰。

父母都看过大法的书,知道大法好,但邪恶的迫害使刚刚得法的他们在修炼的路上却步了。父母因为刚刚接触大法,还停留在对大法感性认识的阶段,没有生出坚定修炼的心;又极度担心自己的女儿遭受中共的迫害,因为他们知道我修炼后变得更加善良和无畏,而他们曾亲身经历过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邪恶。每次见面父母都提醒我注意安全,避免再次遭到迫害。从父母身上,我感受到人在亲情和恐惧中不得解脱的苦痛。而修炼正是在使生命看清一切执著以解脱那无边的苦难和困境啊!我庆幸自己已经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炼,这些苦难已经动摇不了我修炼的心了。

2003年2月,我被恶警非法跟踪再次遭到绑架。面对突如其来的非法迫害,我一直在心里发正念,保持祥和的心态。在连夜的非法“审讯”中,我彻底否定了他们为進一步迫害我而罗列的所有罪名。我不配合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违法行为,要求尽快无条件释放。对于被邪恶操纵而失去理智的恶警,我集中精力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不回答他们提出的任何问题。

对于那些还有善念的警察,在发正念铲除其背后邪恶的同时,我耐心的跟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劝他们不要对大法犯罪而毁了自己的未来。我这个不常流泪的人,在向一个“审讯”我的警察劝善时,禁不住流泪了。他长得很像我哥哥,却正坐在我的对面“审问”我这个冒着危险一心想救他的人。他们本来也是大法所珍惜的生命,然而他们却被邪恶旧势力利用迫害大法,有可能永远的毁在这里了!我珍惜他流露出的点滴善念,希望他认清这场邪恶迫害的本质而避免因参与迫害大法而遭到被正法淘汰的悲惨境地。

有一个警察第一次非法“审问”我的时候,喝了酒,他跟我说话时态度很蛮横,还不时地拍桌子瞪眼睛。他“审问”了我一夜,我一直发正念铲除它背后的邪恶,不配合任何非法迫害行为以避免他对大法犯罪。后来他和另一个警察到看守所中非法“提审”我,当时我绝食抗议迫害被看守所野蛮灌食,鼻腔被灌食的管子捅破,血顺着嘴流出来,头发被呕吐物粘在脸上,戴着死刑犯带的手铐和脚镣被从“小号”里带出来,由于脚镣拴住脚不能正常行走,只能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挪动,用了好长时间才挪到审讯室里。他们问了我一些问题,我感觉到他们想捏造事实陷害我,被我全盘否定。当我被带回监室时,他已经走了几步又回过头,隔着铁栅栏喊我,让我不要绝食,喊了好几遍,我不会因为他的话就改变什么,但在他的话里我感觉到有一种对生命的关切,我感觉到他态度在转变,他变得不象第一次“审问”我时那样恶了。善的力量是强大的,当大法弟子将佛法的慈悲威严展现给世人时,即使在最黑暗的环境仍能显露佛法的光辉,能把生命中那千年尘封、万古泥埋的善念唤醒。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篇中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我抵制所有强加给大法弟子的迫害,不穿马甲,不背监规,拒绝奴役劳动,坚持每天炼功,背法,向在押嫌疑犯人洪法、讲大法的真相。

作为大法弟子,必须时时处处正念正行证实大法,解体邪恶。而自身没有去掉的执著心会被邪恶钻空子而找到迫害的借口。四个月的非人迫害使本来健康的我变得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劳教所拒收,我被释放。

我回想这次被迫害的原因,主要是当时周围有的同修被绑架触动了我没修去的怕心,我没有及时清理自己的空间场,被邪恶钻了空子而再次遭到迫害。回家后我每天大量学法,身体恢复很快。我认识到,邪恶的迫害是针对修炼人没去掉的执著心来的,提高心性才能彻底否定迫害。

邪恶的迫害对于不修炼的人来说是难以承受的。2002年10月,父亲在长期的精神压力下突发脑出血,经过十个多月的病痛折磨后去世。母亲也在父亲去世后不久撒手人寰。父母的相继离世让我更加感到生命的无常和大法的珍贵,邪恶的迫害使多少有幸听闻大法的生命与大法擦肩而过。我决定到父母的老家,向乡亲们洪法,讲述我们一家因修炼大法所受的迫害。

姑姑身体不好,我曾写信向她介绍法轮功,但她收到信后不久,中共的邪恶迫害就开始了。她第一个打电话告诉父亲不要参与政治,劝父亲“政府不让炼就别炼了。”我知道是自己没有及时给姑姑讲真相,使她一直受中共邪党的谎言蒙蔽。

姑姑住在偏僻的山村,去一趟不容易。那时正是严冬,我早早的起床在小姑家的院子里炼功,一开始她对我炼功有些好奇,她看到:那么冷的天,我很早就起床,不戴手套、不穿棉衣在院子里炼功,她就跟我学着炼,她让我把每套功法的口诀写下来,每天教她炼。在临走那天,我们早上五点多钟在村头等车,她说,趁着车还没来我们再复习一遍四套功法,这是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我第一次在户外炼功,而且是在遥远的家乡和我的小姑一起。在家乡我和小姑走访了很多亲戚,其中一个亲戚想修炼大法,我就把《转法轮》送给了他。还有一些乡亲说一直没有看到师父长得什么样,有幸从书上看到师父的照片很高兴。我感到他们都在渴望着得法,我应该早点来这里洪法。我答应小姑我会回来送给她大法的宝书。当我第二次去姑姑那里时,她明显的感受到炼功后身体的受益,很感谢我千里迢迢把大法介绍给她,给她的生命重又带来生机。

告别了姑姑家这边的亲戚,我又乘车到了舅舅家。见面讲述了家里的遭遇后,舅舅问我:“现在还炼法轮功吗?”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法轮大法是救度世人的高德大法,能使人祛病健身、提高道德。因为他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可以一边炼一边延长寿命。我父母已经得法,如果没有这场邪恶的迫害,决不会放弃修炼,也就不会这么突然的离开我们。”舅舅家的表哥跟大法很有缘,给他讲了大法的真相后就有法轮帮他调整身体,他在看大法的书,在从正面了解大法。

众生都在等待得度,我的家乡之行给那里的亲人送去了大法的真相,为他们正面了解大法创造了条件。我真心的希望每个生命都不要错过这难得的修炼机缘。

在去家乡洪法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有缘人,也过了许多心性考验的关。第二次到姑姑家送书的时候,因为行李都要在候船厅里扫描,家人很担心我携带大法的书乘船,几次劝阻,我都没有动摇,最后顺利的将大法书们带给了姑姑。

在正法修炼的历程中,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的只是其中的点滴体会。最近感到救度众生的紧迫,师父的经文《越最后越精進》也在告诫大法弟子走正修炼最后的路。

无法回报师父的救度之恩,唯有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啊!

个人体会,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