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发正念、破除观念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2006年1月9日】我是98年得法的,学法至今已有七年了,学法后不仅身体变得健康了,家庭也和睦了,和同事之间相处也变好了。2001年我在单位被评为了先進、后来又长了一级工资,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在单位里得过这么多好处,也从来没有敢奢望过这些,可是因为我学了法轮功,学会了“真、善、忍”,做到了很多从前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的改变给我带来了这些意外的收获。虽然我并没有想追求这些,但是我却在大法修炼中得到了。还有,学法以前我总是很悲观,觉得人生老病死的,很可悲,活得没有乐趣;学了大法后,我知道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我的生活变得有了希望与乐趣。我觉得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真快乐。

2001年9月末,我因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由于在家时学法不精進,《转法轮》第一遍还没有背完,只背到200多页,还没有完全记住,我便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学法的环境,心里既难过又紧张。第二天,我发现其他被绑架关押的同修手里有很多篇经文和经文小册子,同修当时让我考她背过的经文,我很惊讶,也很受触动,于是我也开始抓紧背经文。我们每天一起学法、炼功。我先用了两天时间背会了《建议》,接下来又背《洪吟》。一开始是同修背一首我记一首,有时记不住还要重复问几遍,同修总是不厌其烦的耐心教我。后来,我就写在纸板上,天天拿着背。我们还教常人学法、背诗。我努力的背着法,二十多天的时间里,我陆续背会了《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坚不可摧》、《窒息邪恶》、《弟子的伟大》、《什么是功能》、《忍无可忍》、《不政治》、《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也三言两语》等经文和《精進要旨》中的一些经文。那段时间背下来的法使我后来在很多困苦魔难时有了指导,使我辨明了方向,坚定了正念。

近一个月后,我被劫持入黑嘴子劳教所,体检时我的心跳是每分钟120下,劳教所没有放人,而是把我送到老年病残队,那里都是一些年岁大的和身体不大好的,劳动强度等相对比其它大队小一些。到了那里,我开始绝食抗议迫害,我被绑在死人床上,大队长命令把窗户打开冻我。窗外的冷风也吹進来,我感受到了身体上的极度痛苦,真是度分如年、度秒如年。晚上肩头和胳膊冻得发麻,睡不着觉,实在困得不行了才能睡着,刚一睡着又被冻醒。但是每当我坚定正念的时候,却总是一点痛苦也感觉不到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

黑嘴子劳教所狱医还对我進行野蛮灌食,鼻腔都被捅得肿了起来。不法人员们把我绑了整整8天8夜,上厕所都不放下来,让别人给我拿盆接。后来我的手腕都变成了紫黑色。我绝食了13天,因为当时在法理上还不是很清楚,后来就放弃了。到了2002年2~4月间,我又再一次的绝食了40天,因为当时总是抱着急于从劳教所出来,没有真正的从法上去认识,所以始终没有突破出来,后来就再一次放弃了。

一段时期我被单独关在接受轮番洗脑的房间里,受到威胁恐吓、谩骂与羞辱,受到无休止的围攻轰炸洗脑,孤独、痛苦与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让我的精神压力到了极限。我就开始背经文、背诗,每当这时,我内心所有的痛苦都烟消云散了。正象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讲到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不停的背法,大法给了我勇气、坚定与力量。后来我被放回了小队,和同修们一起学新经文,互相教对方自己会背的法。尽管劳教所不法人员不让我们说话,我们还是互相交流,互相学法,一起发正念。因为看不到《转法轮》,我有时做梦都在背《转法轮》,那时真是太渴望看到这本书了,我真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把他背下来。

在劳教所我被电击过两次,第一次是不法人员们借口我不写所谓的“思想汇报”,把我叫到管教室,大队长用电棍电我的脑袋、脖子和心脏,电了一会儿,大队长把电棍拿了下来,问我写不写,并拿电棍在我的眼前比划,当时我突然上来一种不好的念头,心想,它要是电我眼睛怎么办,因为害怕,就写了。写了之后,越想越难过。我决定告诉管教今后我什么也不写了,第二天我去管教室找管教,我心想,豁出去了,不管它们怎样对待我,我就是不写了。没想到去了之后管教什么也没说,就让我回去了,从那以后,管教就再也不管我这个事了。还有一次是夏天的时候,不法人员们逼我写“五书”,大队长把我的一只手用手铐铐在铁床上,然后用电棍电我手心等处,管教也声嘶力竭的喊叫:“你今天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

劳教所还经常强迫大家跳舞、做体操,大法弟子都不配合。每天晚上点号时,各小队都在寝室门口站好,等着晚上值班的人来点名,点名之前还要求大家唱什么“社会主义好”等歌曲,我们都不唱。劳教所还要求我们背所规所纪,因为我们没有犯罪,所以我们也都不背。

又有一次,我被叫到管教室,我感到一场酝酿着邪恶迫害与恐怖的气氛在向我袭来。当时,我不知将要发生什么事,我就在心里发正念,我想以前我好象从来都没有认真的发过正念,没有体会到完全集中力量去发正念的感受。于是,我便开始什么也不想,集中精神专注的去发出强大的正念。没想到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变了,管教的态度也不那么邪恶了,好象没有什么事要找我,就让我回去了。恐怖的感受似乎还没有消退,却一切都过去了。我想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做到时时正念,而且时时都是在集中自己的强大力量去发正念,那样的效果一定是不一样的。

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之后,又被非法给我加期了20天。之后,我没有被放回家,而是被劫持到了兴隆山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4个多月。这期间丈夫要和我离婚,由于长期被关在邪恶聚集的场所,对法理的认识和正念好象越来越不足,加之自身的执著,使自己走了弯路。回来后,一度陷入了痛苦之中,后来经妹妹(同修)的劝说,又学了师父的新经文,我决定从新振作起来,不能陷入旧势力的安排之中,要从新溶入到正法中来。

我冷静的从自己被迫害中找到自己的执著和有漏的地方,发现自己过去总是有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也不注意安全,并且有执著自己能不能圆满、能不能经受住考验的想法,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加重了迫害。找到自己的不足之后,我开始更加理智的去做事,而且也更多的为众生去考虑。我也抓紧时间把自己落下的学法的时间补上来,坚持背法,多学法。因为失去工作,我在2003年4月至2004年6月间,在商场卖过一段服装。那时看到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和同修们写的修炼体会和证实法的历程,很受鼓舞。

我开始努力突破怕心,尝试面对面的讲真相,我跟商场的人讲真相,因为商场是隔断式的小屋,不隔音。有时我就故意大声说,让后排的其他人也听到。有时顾客在门口等人,也在认真的听屋里面讲的。早上上货回来经常和别人同打一辆出租车,我就对一起乘车的人以及司机讲真相,每次讲真相之前我都先发正念,然后抓紧时间全面概括的讲一下,先从自己因为炼法轮功失去工作、遭到迫害开始讲,再讲大法在国外洪传的真相以及江××在海外被起诉的情况,还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等。每次效果都很好,有的人听了之后觉得很震惊,也很气愤。有的司机还没有听够,也有很多人觉得大法弟子很了不起。我还去单位和财会的领导讲真相,有很多人听后觉得很气愤,让我们去告那些不法之徒;也有的人觉得没有地方说理,有人说那就到国外去告。看到有这么多人能明辨是非,站在正义的这一边,我真为他们高兴。

我也有很强的依赖心,做事总喜欢找个伴,因为我学法晚,认识的同修很少,总希望身边能出现一个修得非常好的同修带着我,互相提高、互相交流,或者是教我一些我没做过的事,或者是两个人一起互相切磋,尝试更多更好的讲真相的办法。可是我却总也遇不到这样的同修,我遇到的同修都很胆怯,其实这也是自己的一颗依赖心。最近,一直和我一起发真相的同修因为其它原因不和我一起发了,我想自己的依赖心确实是太强了,也许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去自己的依赖心,而且不愿单独去发真相也是一种观念。以前,我发真相的时候特别胆大也不注意安全,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了迫害。回来后,同修给我指出了这个毛病,我也从学法、交流中认识到这一点,也开始谨慎起来。但刚开始我有些把握不好,又变得过于谨慎了,而且依赖心很强。发真相也总想找个伴,没有伴儿,好象自己就不敢去发了。所以虽然经常和同修一起发真相,但其实并没有真正去掉恐惧心。现在没有了可依赖的人,不得不自己去发真相了,但真正自己去发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相反既轻松又愉快,因为我又去掉了一颗心,升华上来了,所以自己很快乐。

还有一件事,就是在我刚出来之后不久,有位同修告诉我关于我丈夫和她丈夫做的一些道德败坏的事(我们俩的丈夫是朋友),并劝我和爱人离婚(她因为孩子没有离)。我认为同修这样想是不对的,可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去不掉的执著心,在心性上一时无法承受,所以总是和爱人发生矛盾,甚至总希望他能提出和我离婚,使自己摆脱这种痛苦,后来丈夫真的和我离婚了。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虽然知道对人应该宽容,但内心的屈辱与痛苦,总让自己感到很难做到,时常产生痛苦与怨恨之心。随着自己不断的学法,多向内找,强迫自己放下那些不愿舍弃的常人之心,逐渐的放淡了怨恨之心。但却又陷入了另一种执著,总觉得自己做的不好,影响了救度亲人,所以总是很消沉。后来意识到这也是陷入了邪恶的圈套,越执著自己做的不好,邪恶越去迫害自己和家人,使常人产生误解与矛盾。从另一方面来讲,自己不正确的观念也在影响着对常人的归正,常人不能因修炼人曾经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就以此来作为助纣为虐的借口。常人应当有正念,应当善待大法弟子。当然修炼人也要改正自己的不足,以后做得更好。认识到这一点,破除了不正确的观念,自己也感到很轻松。放下了观念,我通过短信让前夫退了党。

我也给很多亲属和能接触到的人讲真相,让他们退了党。我认识到只要在法上,就能够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一切,破除一切干扰与障碍,才能真正的救度众生。现在我也成立了一个小资料点,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情,有时也学习一些新的技术和不同的讲真相的方式。总是觉得时间很紧,要救的人很多,有时也会感到很累,但是想到自己这是在奋力的救人,内心就很快乐。

现在我已经背到《转法轮》的第四遍了,前三讲,已经能熟练的背下来了。现在我接着往下每次背一讲,每讲再背4、5遍,直到完全巩固下来。我想这一遍背下来,我就可以全部的熟练记住了,虽然晚了一些,可是能背下来这本书,我真是很高兴,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

在这些年当中,自己有很多方面做得不足。今后,我要更努力的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也不负众生的期望。

层次有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