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负师望


【明慧网2006年1月25日】悠悠入世间,浑浑20年。在我20岁高中毕业即将上大学的暑假里,在家人的带动下幸运的走進了大法修炼。一年后,邪恶的迫害开始了,当无数大法弟子在那邪恶的迫害中无私坚定的证实大法时,我却陷在旧势力给我安排的个人情感中不能自拔,言行已脱离了大法。

那时在梦中经常是往下滑,一次还梦见了鬼,感觉我好象掉到了地狱里,极其可怕。好在我一直没断修炼的心,师父也一直给我机会。

2002年妈妈将我带了出去,和几位同修一起到外地专做大法的事,从此改变了我的修炼状态。我们带上了比较精良的机器,租了房子,建立了资料点。由于和当地同修联系不上,我们就自做自发。一个搞技术同修在家做,我们三个出去发。

一次,我和一同修发资料回来,刚好到了6点发正念时刻,就边走边发正念,这时,一辆警车急速的飞驰而来,当经过我们身边时,突然炸胎,开出不远停下了,我和同修高兴的说这是我们发正念所致。我这次亲眼见证了发正念的威力。

和我一起发资料的同修也是年轻的姑娘,她是我们都认为的比较内向、胆小、不善于和人当面讲真相怕心有点重的同修,甚至说话都在嗓子眼里咕咕,让人感觉很压气。可是通过一段时间的讲真相,她突破得相当快,甚至是惊人的。我深深的感到大法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突破自我。一次,我们两人带着光盘等资料乘车出去发,在公交车上,她跟我说想给乘客发光盘,我说快下车时再发,等车要到站时,她走到前面发给每人一张光盘,我看着她大白天这样大张旗鼓的发东西,起了怕心,走下了车,但又很惭愧又有点好胜心,于是给车下的售票员一张盘,她问是什么盘,我说是佛家的,她显得有点怕没接。现在想来就是自己有怕、心不纯,带着不够正的场效果能好吗,而同修发的盘大多数人都接了。然后我带着她迅速离开,我还领着她在巷子里左拐右拐自以为很机灵好象是在办完重大事情后敏捷的逃走。哎,还是一种人的观念啊!

刚发资料时,我的怕心不是特别重,比如白天在警察眼皮底下贴不干胶,或两人在电话亭装作打电话,一个人挡着,我迅速敏捷的贴好,白天即使人多也不怕,而且会贴很多,但我感觉我的不怕并不是那种在修炼中修到那一步的状态,而是人的天真,或者说好象是没被迫害留下过影响和痕迹而胆子大。因为是专做大法的事,我们每天有充足的时间学法、交流、发资料。那段时间我飞速的提高着,法理越来越清晰,所牵挂的情感越来越淡,不好的欲望来时我就背法,每次发资料都很顺利,一次所谓的危险情况也没有,感觉很轻松。

那时每当傍晚时分红霞满天时,我望着天边,思想特别的宁静祥和,那种沐浴在法中的幸福感觉无以言表。我真的从心里清晰的感应到天上的妈妈说她们盼我早点回去,我也有一种强烈的回家的愿望。而师父更是不时的鼓励我。

记的我们刚来这里做真相时,妈妈做了一个梦,梦见4个榛子(我们是4个人),其中一个个头最大,依次小一些,有一个最小也最干瘪。妈妈说完梦后,我们4人相视面笑,我低下头惭愧的说那个最小的一定是我了。因为我明白我是一个什么层次。4个真修嘛,最大的我们一致认为是妈妈,她是我们公认的年龄大一些也是修得好些的。不久,我们又搬到了另一个外地做资料,刚到那里的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同样梦见4个榛子,但这回是4颗榛仁同在一个巨大的榛子核里,并且一般大,圆润而丰实。醒来后,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告诉我成熟了,和她们一样大了,在一个核里说明我们是一个整体。我还梦见几个清洁工人在清扫街道,好多的沙子里面埋着很多榛子,我悟到师父在点化我们这里有很多人在等我们救度。我想我们几个同修中就我平时嘴不老实爱说,什么事情不会藏到一分钟,所以师父就老让我做梦以借我嘴说出来。

回想那段时光真的是难能可贵,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回归大法的机会,但过程中也有很多遗憾和不足,比如没有把同修支持的资金利用好全部用到做资料上,租房子生活浪费很大,后来同修间又因没修去的情出现矛盾等。没有明确的认识到,是旧势力的干扰企图破坏整体的力量。

今天把这一小段修炼过程写出来主要是想告诉那些落下或不努力的同修,师父没有放弃我们每一个人,一直在我们每个人身边看护我们、鼓励我们,我们也不能自己放弃自己,真的要对得起自己,莫负师望啊!

《九评共产党》会让你认清邪恶的真实面目,从而为自己选择一条光明之路,也不白来世走一回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