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杞县残疾大法弟子王赞美连遭迫害


【明慧网2006年1月25日】河南杞县法轮功学员王赞美,于2005年12月6日被开封市610和杞县公安局国保科诱骗到当地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在杞县看守所。12月8日被判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迫害。

6年多来,当地610和公安局对王赞美这个善良无辜的残疾老人从未间断的进行着迫害,使她的家人常年生活在惊恐和不安当中。

王赞美,今年60岁,家住河南省杞县青龙南街18号。由于她从小得小儿麻痹,使她的左腿没有一点活动能力,走路全靠身子带,一歪一歪很吃力,每天总要摔倒五、六次。在十五年前她又出了一次车祸,这条残疾腿被摔成粉碎性骨折,在医院动过两次大手术,那条残疾腿又变成了一条直腿,不会打弯儿,她不得不拄了两年的双拐。后来王赞美又得了心脏病,脑血管供血不足,半身麻木,到医院去做脑彩超检查,医生说是脑血栓前兆。面对度日如年的生活,她真的不想再活在世上。

1998年,她有幸得到法轮大法。经过学法炼功,王赞美身心逐渐得到了康复,一身的病全好了。那条过去不会打弯儿的腿能打坐双盘两个小时。走起路来,虽有点瘸,但能基本快步行走。她主动承担了全家的家务活,还经常出去给别人当保姆,来贴补家里的困难生活。

1999年7月20日以后,王赞美看到这样好的一部高德大法被打压,让她非常痛心。为了让更多的人得到健康,让世人不受谎言蒙蔽,也为了向政府说明修真、善、忍好,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她独自于2000年11月份去了北京信访局,可是那里早已被警察把守。她被警察非法抓到北京西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后又被杞县公安局非法押回,关押在杞县拘留所和看守所一个多月。2001年1月6日杞县公安局国保科敲诈她家3000元钱才放出。

就在当月的18号,农历腊月二十四日下午,她正在家做饭,县公安局国保科再次用谎言把她骗进拘留所非法关押勒索。当时她儿子说,让我妈回家过个年吧,他们说拿5000块钱就让你妈回家过年。

因为刚被勒索了3000元,才十二天,又要5000元,她儿子实在拿不出来,因此,又被不法人员们扣上个“扰乱社会秩序”的帽子长时间非法关押。

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45天后,她又被劫持到县看守所。由于她在看守所炼功,被那里的管教拳打脚踢,又上绳,又戴铐。她问为什么把我放出去才几天又抓进来?狱警却无耻的说:“谁放你了?是你儿子拿钱把你买出去的。”

不法警察们把她和另外一个叫李霞的大法弟子,用手铐十字交叉铐在一起,就这样整整铐了三十天。在此期间吃饭解手都要别人帮忙。后来不法人员竟非法判了她们三年劳教!

因看守所已把她折磨得身体十分虚弱,劳教所怕担责任,不收她。回来后不法人员还不放她回家,一直关到2001年5月25日,又敲诈她家500元钱才把她放出去。

刚回家两个月,610和公安局人员又串通她的儿子准备把她送进洗脑班,她不配合他们,就去了女儿家,帮女儿在夜市卖饭。2001年8月12日夜里,她正在夜市摊上帮忙,杞县城内派出所所长杨玉梅带领几个人开车到夜市把她绑架回杞县。杨玉梅指使恶警把她关进了一个光着身子只穿一个三角裤头的男人屋里就把门锁上了。由于她的极力反抗,恶警不得不开门,又把她送进了已有两个男人的屋里,就这样她和两个男人关在一个屋里一直到天亮。

2002年7月19日,杞县法院开庭非法审判大法弟子李俊霞、耿洪丽、杨洪仁那天,王赞美作为一个旁听者,进了审判庭,坐在那儿静静地听,一声也没有吭。开庭大约一个小时,法庭内忽然间抓起人来了。法警先把赵则敏抓了出去﹙他当时一句话也没说﹚,而后又抓刘自全和王赞美。恶警抓住王赞美的衣服往外拉,她还不知为什么要抓人,就喊:“土匪无故抓人啦。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后来,才从恶警处得知是因为他们三人在法庭立掌发正念邪恶害怕了。县610和法院恶警把他们三个人绑架拘留了十五天。

出来后,王赞美向杞县法院写了“你们有什么权力在法庭上绑架无辜?”的劝善信,分别寄给了杞县法院和公安局。结果,公安局又要非法抓捕她。她被迫流离失所一个多月。

2002年9月26日深夜,王赞美正在家睡觉,睡梦中听到急促的打门声。随着丈夫开门,闯进来六、七个彪形大汉,既没穿警服,也没有任何手续,进屋就象土匪一样乱翻、乱抄,而后又把王赞美抬走,强行关入县拘留所。

在刑拘室,县公安局政保股马绍中和另一恶警对她暴打,把她带的一本法轮功书抢走。在非法拘留期间,王赞美遭恶警马绍中和徐参军毒打。半个月后,她又被劫持到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她不听任不法人员的摆布,恶警就狠毒的将她和另四位大法弟子用手铐连在一起,还罚全监号的人站到夜里12点。第三天又把她和另三位大法弟子关到禁闭号,那里连水都没有,她们的饭盆两三天才能从外面提点水洗一次。

有一天中午,恶警朱玉故意找茬,骂她们,还把她们的被子扔出去,使她们五天五夜没有被子盖。没几天,恶警又以她们炼功为由,再次将她们的被子扔出去。恶警还用三副大脚镣(每副有几十斤重)交叉着把她们四个法轮功学员铐在一起。睡觉时她们四个人的脚被沉重的脚镣拧在一起,又没有被子盖,在零下两三度的气温下过夜。

她们的脚被镣铐磨着,冻着,很快就肿了起来。为减轻伤痛,她们就用毛巾缠住脚脖,恶警朱玉发现后,硬逼着她们把毛巾解下来,并把毛巾都扔出去,还说缠上毛巾起不到戴镣的作用。就这样每天还要遭受恶警的训斥辱骂。在如此残酷的折磨中,她们一直信守着 “真、善、忍”的原则,还在善意的给恶警们讲法轮功受诬陷的真相;并劝说身边的犯人要遵守国家法律,正直善良,做个好公民。

2003年10月17日下午5点,王赞美正在舅舅家照顾年老多病的舅舅、舅母,杞县城关镇派出所所长杨玉梅,又带领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土匪般把她舅舅家翻了个底朝天,后又到她自己家抄家,接着再次把她抬着扔进了警车,又以所谓“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关押了50天。不久她又一次被判劳教,被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然而由于她的身体状况太差,劳教所再次拒收。

王赞美于2004年9月13日下午2点到上一级机关--开封市政法委,递交几年来被迫害的申诉材料。开封市政法委邪恶之徒当场将她的材料撕毁,并将她用手铐铐在办公室。后让杞县610、公安局带走,并气急败坏的扬言:非判刑不可。他们把王赞美关押在杞县拘留所迫害,衣服都不让家人送。后来由于本人绝食抗议八天,才被放出。

2005年9月28日,王赞美又到开封市公安局反映几年来所遭受的迫害,以及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可喜变化。在之后的几天里,开封市公安局的警察不断到她家进行骚扰,并追问她是谁指使她去开封市公安局反映情况的,和谁一起去的,等等。几天后,开封市公安局的几名警察又到王赞美家骚扰,其中一名警察说:“想什么时候抓你,就什么时候抓你。”王赞美反问他们:“你们不是不讲理吗?”那名警察说:“俺就是不讲理,你能咋着?”王赞美手指着他们,“你们是政府的官员,代表着政府的形象。你们能说出‘我们就是不讲理”的话,那我们老百姓就没法活!”几名警察无话可答,起身就走。王赞美 追上告诉他们:“你们以后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啦!善恶有报是天理!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2005年12月6日前夕,开封市610和市公安局人员曾接连两次到王赞美家骚扰,都被王赞美的讲真相、摆道理说得个个哑口无言。他们恼羞成怒,邪恶本性再现,唆使杞县公安局国保科抓捕她。杞县公安局国保科的恶警喽罗们都知道,直接到王赞美家里抓人,每次都被明白真相的家人和街坊邻居们指责得狼狈而归。这次,他们设计让杞县城内派出所给王赞美打电话,谎称要给其丈夫办理户口。以前,王赞美多次到派出所为丈夫办户口(其丈夫的户口不在本地),派出所不给办理。这次恶人以为其办理户口为诱,将王赞美骗到派出所去再绑架。就这样,王赞美被判非法劳教一年半,强行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这六年多的迫害中,610和公安局一次又一次的绑架,非法关押,使残疾的王赞美已经坐了一年多的冤狱,受尽残酷折磨,非人虐待。她每被绑架一次,都使她的全家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受到巨大的损害,每次都会使她年近九十岁的老母亲大病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