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劝退问题和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6年1月26日】元旦前我回了一趟曾经工作、生活过许多年的城市,看望几位老同事、老领导,他们见了我象久别的亲人那样喜出望外。我和他们在一起畅所欲言,分别就大法真相和“九评”及三退问题進行了全方位的沟通,解答了不少疑问,根据情况分别留下了不同的资料。因为他们都是有思想、较理性的人,且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我打算下次再登门進行深入细致交流并劝退,我感觉他们也会很快加入到自愿传“九评”劝三退的行列。

通过此行的接触和了解,我想就有关问题和悟道与同修交流:

一、无论是讲大法真相或是“九评”三退都要有地放矢,要倾听对方的想法,针对对方的问题来讲。

我的一位上级领导,是位88岁的南下干部,在与他交谈中得知有两位同修(是我们一个系统的)反复给他讲过大法真相和“九评”三退之事。当我问他的看法时,他说:“他们说他们的,我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我一直让他说,只是随口问了一句“是否看过法轮功的资料”,他说看得多了,大门口经常有,看了就忘了。

谈来谈去,我发现其实很多东西他都听進去了、也看進去了,并对当前的形势和中共有较客观的认识,如对当前的黄、赌、毒、贪等,也认为毛××的马列邪恶主义是失败的理论等。接下来他说了一句 “这么大的国家,也难啊!叫谁来搞都不易,叫你法轮功来搞,你行吗?”

我还一直没机会说自己炼法轮功,此时我说:“老人家,我也是炼法轮功的。我想你是了解我和那两位同修的,您看我们从前在人里头是不是争名夺利的人?”他说不是。我说:“我们不是参与政治和推翻共产党,我们是反迫害。”他说:“你们先不是,你们先是制造舆论,现在露出真面目来了。”说完两眼直视着我。

我略作思考说:“老人家,我今天只想告诉您两点:第一,请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到共产党垮台时,您会看到那时无论是谁当政,法轮功绝对不会。我向您保证。”他微微一震。我继续说,“第二,自“九评”发表以来,有六百多万人退党。我问您,现在的中国人,有几个人能说自己没有一个亲朋好友没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受过迫害的?我想可能找不出一个人吧?所以说,中共邪党现在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退党大潮是顺应天意民心呀!”他边听边点头边思考。最后我送给他《江泽民其人》,他答应一定好好看看。我们约定常联系。

二、讲“九评”劝三退不能急于求成,要注重讲的过程,不要注重结果,当过程讲明白了,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我去看一位同事(是位老阿姨),见了我没交谈几句,就迫不及待的说:“我正有一个大疑问,苦于找不到人解答,我多次打电话都没找到你,你来的正好。×××(一位同修)对我说‘你赶快退党,不然会死!’此话是什么意思?”

我以我的理解程度详细讲了“九评”的相关内容,及由此引发的退党大潮和历史上的各种预言,及退党(团)对每个生命的意义,她听了很满意很高兴。说你这样说我全明白了。我们一起看了“藏字石”和“退党大潮”的光盘。她还告诉我她的一个熟人也碰到类似的问题。

原来阿姨的熟人是另一同修的入党介绍人,那同修也对他说‘赶快退党否则会死’的话,还说‘是为了他好’。阿姨的熟人对阿姨说“这么老实厚道的一个人变成了这个样子”,对此十分不理解。

我对阿姨说:“同修真的是出于为你们好的心才对你们讲的,可能看到是很熟的人吧,也可能是时间关系,没有机会深谈,现在我和您谈清楚了,也是一样。这个事让我碰到也不是偶然的,我会提醒他们下次注意,因为“九评”退党的问题是个很大很严肃的话题,我认为要谈就详细的谈清楚,或者把详细的资料给对方看,然后再切磋,才能收到好的效果。这个过程也是慢慢总结经验的过程吧。”临走时,我留下了“九评”书和光碟及相关资料,我还会打电话让她给她那位有疑问的熟人看。

这次碰到的问题及我的处理方法,写出来希望引起同修注意和重视。只要我们本着对大法负责和对众生负责的心愿,一定能够把传“九评”和劝三退做得更加自如和圆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