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市610洗脑班歹徒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6年1月26日】“610”洗脑班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在全国各地特设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与精神双重迫害的邪恶组织。近一两年来,青州市周边县市区“610”洗脑班已陆续解体,而青州市“610”洗脑班依然存在,其重要原因就是青州市出了一个臭名昭著的犹大刘荣友,他在支撑这个邪恶组织的存在。刘荣友背叛大法,为虎作伥,残害善良。这些年来,他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干下了坏事一件件,沦为邪恶迫害法轮功的一个得力工具。

青州市610洗脑班歹徒刘荣友善于阿谀奉承,见风使舵,还擅长到上司那里给别人打小报告,这些卑劣行为在当今社会是博得领导欢心,向上爬的手段,刘从一个普通村民到大队书记到基金会书记。他重名重利还又好色,在青州金融界是众人知晓的。

大法传出后,神奇的祛病效果和净化心灵的至善至纯的法理,吸引了无数善良人,很快传遍中华大地,传遍青州城,该市当时已有几千人在学,刘荣友也(被旧势力安排)走入大法中来,当时表现挺积极,曾在商业大厦炼功点任辅导员。修炼不是大帮哄,也不是靠做表面文章,要按照大法实修自己那颗修心,摒弃人的名利心、显示心、妒嫉心等各种不好的人心,提高思想道德,逐渐修成无私无我的境界。刘荣友打着修炼的幌子而不实修,带着强烈的求名求利之心和显示之心,每天早晨在炼功点上悟梦,想入非非,乱悟一气,自以为是。还将学员的住址、单位、姓名登记造册,严重违犯修炼原则。法中明确指出:如果不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就不是真正修炼的人。

7.20” 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无数大法学员不顾个人安危,进京上访,向政府讲明真相,还大法与师父清白。刘荣友抱着求个人圆满和争斗之心也加入其中。由于平时不真正实修,在邪恶的洗脑术中很快走向邪悟,背叛大法,帮助邪恶的迫害者干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可耻勾当。邪恶利用其显示心,让其在多个劳教所做巡回报告,散布邪恶的谎言,迷惑学员,迫害大法弟子,充当邪恶打手。为了逼迫学员放弃修炼,他惯用熬夜、冷水冻、捆绑、殴打等方式残害大法弟子,再向主子显示自己的本事,其主子给予夸奖,便沾沾自喜,变的更加疯狂,变本加厉。他编造了一篇所谓的“偏方”恶毒攻击大法和师父,强迫学员背念,如不服从,便酷刑折磨。刘荣友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刘荣友从劳教所出来后,积极配合当地610,把在劳教所里整人的办法带到青州610洗脑班,继续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

刘荣友几年来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总结出了一套邪恶的招术。被抓进洗脑班的大法学员,他先是以伪善的面孔出现,一边念法一边加上自己邪悟的东西(乱解释大法已是罪业如山),搅乱学员的思维,从而达到迷惑学员的目的。有些学法不深的学员就是这样被弄迷糊了,糊涂了之后他就大加赞赏,说其根基好,悟性高,从而使其听他的,完全被他操控。对不糊涂的学员,他就进一步迫害,实施熬夜(白天黑夜不让合眼),有的学员被连续熬夜一个多月,直熬的人走路都走不成,东西南北都不知道了。如果这时候还不糊涂,他就来更邪恶的一招,以所谓的“拿邪”为幌子,纠集他的外甥女李小英等一伙人,将已熬夜多天无力反抗的学员摁到床上或地上,在其敏感部位乱掐乱摸乱捏,学员会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有的甚至昏死过去。刘犹大还惯用的一招就是用恶掌砍学员的头,见学员不妥协,就气急败坏的砍学员的头,有的被砍成脑震荡,有的被砍的面部肿的严重变形。刘犹大还惯用的卑鄙一招,就是用纸卷成一个大喇叭,在学员耳朵上大喊大叫,歇斯底里的狂叫,他急不可耐的洗脑学员,向主子请功。刘犹大还采用极为下流的一招,就是无赖般的坐在学员腿前,面对着面的长时间瞪眼,低级下流,丑态百出。刘犹大为了对学员洗脑,获得主子的夸奖,真是用尽了卑鄙之手段。

刘荣友采用双重欺骗的手法。对政府一方,他诽谤师父,诽谤大法,与法轮功彻底决裂。对学员一方,称自己还在修,是在往高层次上修,迷惑学员,误导学员背师叛法,接受他的邪悟,从而毁掉学员。他蒙骗政府人员,蒙骗学员,使他们装进大法不好的思想,最终结果是毁掉他们。因为一个生命只要知道大法好,就会被大法救度,就会在法正人间时留下来。他却是极力的在毁人。

刘荣友采用巫术及低级下流的手段,污辱和残害女大法学员。过去有巫婆颠颠狂狂,欺骗百姓,残害无辜。现在青州市出了个刘荣友,他以什么“拿邪”为幌子,经常将学员摁倒在床上或地上,在胸部及下腹部乱掐乱摸,当有女学员当场揭露其流氓行径时,刘赶紧松开行恶的手,站在一旁默不作声。当有女学员当众掀起上衣揭发被刘掐捏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胸部时,刘会坐不住的溜走,刘犹大借着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有恃无恐,无所顾忌的污辱摧残女大法学员。

在青州红光路口龙山宾馆二楼洗脑班这座人间地狱里,半夜里经常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有的学员被折磨的身体某些部位几个月都无知觉,有的学员被其折磨得面部严重变形,下腹部严重溃烂,医院都不敢接收,有的被折磨得花去几千元医疗费,有的学员被其折磨的神志不清,全身浮肿,走路都要磕倒,有的学员的脚被其用筷子、钥匙捅的鲜血直流,有的学员被其折磨得背部鲜血染红了一件件衣衫…

近几年来,青州市数百名大法学员遭到这种邪恶的洗脑迫害,上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下有十几岁的孩子。这些学员的被迫害大多数是刘犹大向邪恶提供的线索而遭抓捕的。刘犹大惯用的手法,就是将学员折磨的神志不清时,诱导个别有怕心的学员说出一些情况,涉及到的学员,他立即报告给“610”及公安,“610”及公安便采取抓捕行动。青州市迫害严重,其祸根就在于此。

刘犹大还将魔掌伸向周边县市区,伸向劳教所和监狱,协助那里的邪恶迫害大法和学员。叛徒是可耻的,刘犹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自以为了不起:你看我多有本事,哪里哪里还请我去。请去当刽子手还感到荣耀,真是恬不知耻。

刘犹大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已经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面临的将是万劫不复的深渊。许多学员曾多次向其讲大法真相,讲善恶必报的道理,他全然不听,一意孤行,任意胡为。

现在青州洗脑班搬到了偶园街的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刘荣友还在继续行恶,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毒害世人。

望所有正义之士和善良民众,关注发生在中国的这场对信仰“真善忍”善良民众的迫害,伸出你的援助之手,制止行恶者,停止其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

同时正告刘荣友及其他行恶者,立即悬崖勒马,停止一切罪恶活动。否则,等待的将是历史的审判和罪恶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