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观念的束缚,抓紧讲三退


【明慧网2006年1月28日】我没念几年书,在同修们的鼓励下,我还是坚定的拿起笔第一次向明慧投稿和同修们交流一下我在讲三退中的一点做法和感悟,如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指正,使我们整体提高上去。

自从《九评》发表后,我知道了三退的重要性,刚开始讲三退时,由于自身没清除干净共产邪灵毒素,对《九评》认识不到位,讲三退效果很不好,即使跟别人讲也是绕着弯说,不敢提“共产党”三个字,怕别人说法轮功搞政治,再加上自己的底气不足,即使讲也是胆胆突突的,没有说服力。这下可着急了,怎么就这么难开口呢?总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每次见到熟人的时候就想跟他们讲三退,可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心说“算了,等下次再说吧”。等他们离去后,心里可后悔了,心里跟自己说:“瞧你那没出息的样,还算什么大法弟子,连熟人都不敢讲”。等下次见到他们时,就强压着自己去讲,讲出的话没有说服力,还是达不到效果,对方不想听,也不退,用一种轻视和不理解的眼光看着我,于是我消沉了一段时间,走不出这种状态。

后来和同修们交流以后,同修说:“那就多看几遍《九评》,加强学法”。于是我看了好几遍《九评》,在家学了一段时间的法,后来同修来找我,带我出去面对面讲三退,我心里还有点怕,开不了口,看到同修是见人就主动迎上前去,讲的都在理上,别人也爱听,听她讲真相的人大多数都退了。我在一边时不时的说上几句,别人只听同修讲,不听我讲,我想同修讲的挺好,用不着我讲,我就发正念,就这样讲了好几次,效果挺好。

有一次我和那位同修又一起上街讲三退,遇到一位比较顽固的老党员。同修在不停的讲,我和同修配合的很好,说的是一句接一句根本容不了对方插上一句话,只有他听的份,而且句句都在理,我立即想起《快讲》中的话,马上发出一念“让同修的口中利剑快放,揭穿烂鬼所有谎言,请师父加持”。直到把对方说的微笑点头。

每次上街都是同修主动迎上去,我只是跟在后边,这样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心想什么时候才能不依靠同修呢?大概是同修忙,有十多天没来找我,我想这样老等她也不行,一个人也得出去讲。那时正是我们这里开“物资交流会”期间,几十里外的乡亲们都来这里购物,我就抓住这个好机会,一个人试着出去讲。看到前面有几个小孩在那儿玩儿,我走过去问:“你们上几年级了,在哪一个学校念书,你们同学之间不要以大欺小,以强欺弱”。然后递给他们护身符,叫他们一起念,护身符上的字,有的小孩一看是法轮功的就不要,也不念,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七头怪兽的故事,他们都爱听,让他们别戴红领巾,和七头怪兽脱离关系,不被它牵连,戴红领巾就归它管,它就把你拉走了。他们都退了,还主动的写上自己的名字。别的小孩路过,问:“你们干什么呢?”这群孩子说:“快来听七头怪兽的故事,你们也快退了吧,别戴红领巾了,不一会儿,围过来很多小孩子他们都退了,都抢着要护身符。这时有好些大人路过,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有站那儿听的,有看的,我前后左右都是人,我一下怕心起来了。赶紧说我家里还烧着水呢,我得赶快回家。于是赶紧来到附近的同修家,把手上密密麻麻的名字抄在纸上,数一数三十多个。当时怕有便衣,要不然会有更多人退出。第二天我照样去那里,那群小孩又到那儿玩,看到我,他们手指着对别的小孩说:“看,她又来了”。我远远的就跟他们微笑,问他们谁还没有退,谁还没有护身符?一会儿又围过来很多小孩,又退了二十多个。

我继续朝前走,这回我专门找老年人讲,老人党员比较多。刚开始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们讲,我就学同修怎么讲,我就怎么讲,因为跟她出去了好几次,把她讲的话当成自己的话讲,效果不好。后来我悟到“修炼路不同”,拿别人悟到的理去讲,就象背一样,不是自己所在境界发自内心的话,没有说服力,而且对方还会不断的提出新的问题,所以拿同修讲过的话来说是不管用的。

我调整心态,不惊不怕,稳住自己的情绪,思想都在法上,站在真正救他的角度去说,我发现很多话都脱口而出,源源不断。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帮我,给我的智慧。我觉得我没有了怕心,也爱讲了,不象以前那样强为,而且效果很好,讲的是一次比一次好,讲起来也很轻松,几天的时间也退了一百多个(党团队)。

接下来我讲一下我们整体讲真相的经历。前几天我们几位同修约好了到百里外的山沟里讲三退,那地方的人连真相都没听过,临行的头一天我们各自都发正念,我们五人骑着两辆摩托车,在中途路过一个乡镇,有两位同修也要去,于是我们把摩托寄放在他们家,我们七人发着正念,来到四十里外的一个山沟里,我们下车后,让司机回去了,我们分成三组,就分开了。大概讲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组才退了4个人,资料和护身符别人都不接受,来自另外空间的附体什么都说,要抽我们耳光,还抢了同修身上的几十张护身符,我们组3个人,我对另外两位同修说:“今天是怎么了,这么难讲,咱们都好好的找找自己,是不是心态不好,还是走过场,大帮哄,有没有意识到我们做的是多么神圣的事,照这样下去不行”。于是我们三个各自找块石头坐下,先清除自己空间场中的一切不好因素,再向内找,发完正念,我们继续讲。

我正在给人讲真相的时候,看到一位老大爷从胡同里走出来,我让同修快去讲真相,我把这边讲完后也过去了,问:“大爷身体好吗?”大爷说:“不好,都是病。”我赶紧给他护身符和资料,他问:“这是什么,有什么用?”我说:“这是护身符,只要你默念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咱们平安,身体好”。他说是吗?那我就天天念。他说:“我这人命大,几次大难没死,火车差点压死我,汽车差点把我撞死,生了一场大病也没死”。我说:“你老几次大难都没死,就等着我给你送这个”。老人点点头说:“对,我就等着这个,我从37岁就戒了烟酒,有人让我信他们的,我没听,我不相信他们,这个好。”

顿时我感到了师父那种无以言表的洪大慈悲,感到师父就在我的右上方微笑着看着我们,我被容在强大的能量场中,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老大爷也哭了,双手抓着我的手说:“孩子,别走了,到大爷家住几天”。这两句话反反复复说了好几遍,我只感到老人的双手在不停的擅抖,我泣不成声,说不出一句话来。心想:“师父啊!您都给弟子安排好了,我来的晚了,让老人等了这么久,吃了不少苦”。同修在一边也哭了,大爷拉着手非让去他家,我说:“大爷,我不去了,时间很紧,我还要去送给别人,让别人也知道大法好,等下次有机会我再来看您”。我们让大爷退出了邪恶组织后,流着泪告别大爷,继续讲真相。我们后来又和另一组同修走到一块儿,我们五人一起见人就讲,离得比较远的先喊让他们站住,我们跑上去讲,门市部挨着个進,一直都很顺利。这次讲了三天,去了5个村,共退出600多名。

我想只要我们“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的很好,就看你想不想做,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只要自己内心真正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主动去讲,说出的每一句话是发自内心的为他们好,对方也会感觉得到,讲三退的过程中,一切都是在随着自己的这颗心在转变,没有了怕心和顾虑心,自然就会生出慈悲心来。咱们面对不同的形形色色的人讲真相,要能听不好听的,抱着一颗慈悲心,讲真相的过程也是在不断的洗净自己,把自己这颗心洗的干干净净才能回家。相反,带着一颗肮脏的心,怎么能去救别人呢?

同修们,我们共同做好三件事,整体提高。不管说的再好,你文章看的再多,都不如自己亲自去做,这样才能让你真正的提高,写到这儿。我发现在写稿的过程中,是把这颗心呈现给师父,呈现给同修,如果这颗心还有什么不干净的地方,请同修们帮我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