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的烫伤说起


【明慧网2006年1月3日】2005年11月份,一位比较精進的同修在工作时因蒸汽管道泄漏,蒸汽夹着滚烫的水湿透了衣裤,使胳膊、腿、臀、胯大面积严重烫伤。3天后,烫伤部位大面积已好,而且好的部位皮肤完好如初,连一点烫伤的痕迹也找不到。

面对此种神迹,新修炼的同修激动、欢喜可以理解,可我也生出欢喜之心,实在是惭愧。师父在《转法轮》里给我们讲的故事中说:“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汉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汉了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其实无论新学员还是老学员,刚一進到大法中去就会有很多神迹出现,如多少年的顽症不治自好,等等。对于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这不是很正常吗?可我却用人心去看待。当我带着这人心去救度众生,讲给世人时,又悄悄生出来了显示心:还是我们修炼人呐,真神!可是,带着执著心就是去做再神圣的事威力也会大减的。

这样的心,师父看到了,邪恶也看到了。本来邪恶干扰迫害我们的借口就是说我们的执著心没去。于是当我们的这位同修带着伤、忍着疼散发资料救度众生回来,从胳膊到手都肿了。我与两位新学员知道后说:“这咋回事啊?不该呀!同修做的不错呀!咋会又重啦?”我见到这位同修就问她“你去发资料前的第一念是什么?”她说:“当我发完资料回来就又轻多了(烧伤后的第四天),不过这念头一闪,我就觉得不对,在发资料的时候我就想:‘我不是为伤好的快,也不是为功德,只为众生能得救。’”这位同修归正了。可我呢,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遇到事情首先找别人。这位同修在做的过程中已经归正,可我还没发现自己的执著。现在我又悟到这又是一种观念的反映,即讲条件。“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转法轮》)而我是讲条件的:做了好事就要有回报。同修在做的过程中归正了自己,而我还没有归正。确切的说,是我们的人心加重了同修的痛苦,迟迟不好,干扰了救度众生。

后来这位同修在家里发现家人对自己不怎么关心、不理解,她自己心里又怕家人因对法不理解对师不敬而造业。对情的种种执著使她产生过‘很苦、很累’的念头(我也有)。谁知这念头一出,真的是累的喘不过气来,连发正念都坚持不下来。这不是自己的人心造成的吗?写到这里我才明白,同修让我为她写篇体会,原来同修有的人心我都有,同修没有的我还有,同修归正的我还没发现,同修在证实法的路飞奔而去,而我还在慢慢往前移动,拉开的距离太远了。

还不仅如此。平时同修有问题总愿意找我切磋,认为我学法学得好(其实我只不过是比同修多认几个字而已),而我自己心里也沾沾自喜:虽然有些方面做的不好,可通过切磋能对同修有点帮助,也可以呀!其实即便对同修有所帮助,那哪是我的功劳啊?!我只是拿着法去对照别人,那是师父借我的口点化同修,也点化我,而同修悟到了我却没把自己摆在其中。实际上,在救度众生中,我有时会正念不足、懒、求安逸,五套功法都不能每天坚持炼完,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怕心严重还要以“为法负责、为同修的安全着想”为借口,掩盖自己的执著;拿自己的长处与同修的不足比,自以为是,却不能用法在不同层次对自己的要求来衡量,等等,等等。

写到这里我已痛悔不已。为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为我所做的一切我还无一回报,现在同修又因我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干扰了救度众生这件大事,罪过之大,如何弥补?原来这位同修叫我为她写也是师父安排好的。这篇文章从开始以同修的名义写,写出来就觉得不对劲,怎么都不合适。通过学法和同修切磋,改成站在另一角度上去查找不足,还是不行,直到最后才归到正题。这个过程,其实就是逼着叫我找自己的执著,写我自己。写到最后,我才体悟到师父的苦心。我如此的执迷不悟连我自己都惊讶!我已经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了。

但请师父放心,我会很快跟上来,我不会让师父和期盼我的众生失望的。谢谢师父慈悲呵护!谢谢同修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