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去掉顽固的观念 才能变消沉为精進


【明慧网2005年12月29日】在过去的六年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路顺风的走过来了。今天我把自己在这一年里修炼中存在的不足写出来,为的是曝光自己空间场中的邪恶因素,尽快铲除它们,同时也是给自己提个醒,也希望同修以我为戒。现在,唯一让我略感宽慰的是我不象过去那样,要好几天才能发现自己的执著了。现在一旦有矛盾、关没过去,我立刻就能看到问题出在那里,然而令人伤心的是我往往不去深刻的向内找。

我是一个地区的协调人,大约一年,状态时好时坏,主要表现在和我直接联系的一位同修经常不知不觉发生一些矛盾,开始时发生矛盾还能对照师父的讲法向内找,每次都能找到自己的一些执著,自己也感觉去掉一些执著或转变一些观念,因为没有深挖自己出现矛盾的原因究竟在哪。日积月累,每次一见面说不上几句便争起来了,后来几乎每次见面都是争的脸红脖子粗的,最后不欢而散,事后总感觉自己还向内找了,结果也没有多大收获,愈演愈烈,给整体证实大法带来了严重的影响。比如:协调做《九评》这件事情,这么个难,那么个难,不情愿做,其实不是他不想做,就是因为配合不好,才表现出这种形式;商议营救学员表现的很被动;本地区半年多20多名学员被绑架,表现形式,有的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有的挂横幅被恶警绑架;有的在一起切磋被绑架;有的被同修说出;大多数是各乡镇的负责人或接资料的学员,还有一位是家庭资料点的学员。

出现这些问题,我想与没学好法与协调配合不好有很大关系,特别与我自身是分不开的,因此时间长了使我有一种无可奈何的状态,那就开始出现不正的念头,算了──不配合了,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也不愿意组织学员一起交流了,心想我去找份工作,自己出去讲真相,想静下心来好好学学法,调整一下心态,结果学法学了也不往脑子里進,学完了和没学一样,要不就困,发正念有时也困,晚上连续三个12点没起来发正念都睡过去了。

正在我迷途的时候,2005年10月9日早晨,吃完饭我打开电脑上网第一眼就看到《越最后越精進》,啊,师父的经文,下载下来赶快打印出来。读一遍,我就被师父的苦心所震撼,大脑马上清醒起来,啊呀,这不说的就是我吗?随即从心底里发出真诚的一声:“谢谢师父”,眼泪不觉流了下来,此时用人的语言是无法表达师尊的慈悲。

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讲:“因为痛苦会使人难过,从而人自觉不自觉的就会对抗苦难,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会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伤害、如何好过、如何才能在社会中出人头地、功成名就、如何能获取更多、如何成为强者,等等。为此,在有了这些经验的同时,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观念,经验又在实践中使观念变的顽固。”“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

正因为长期以来形成的那顽固的观念不放,被恶党因素、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同修矛盾、家庭矛盾不断出现。在《越最后越精進》中师父还讲:“无论是修炼环境与世人的认识,都在根本的改变着。这本来已经是正法与大法弟子在修炼后期的展现,可是还有一少部份学员,甚至是老学员,却在此时或多或少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或不正确的后天观念干扰造成的,从而被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这一少部份学员其中就有我呀!真是感谢师尊慈悲及时的指出,指出弟子不能精進的要害,就象久旱逢雨。

如果现在修炼过程中被别人表现出来的不好障碍住了,从而自己在修炼中产生消极、不能精進,那自身所存留的不好的东西也难去掉,那不正说明自己对法理的认识不足、需要提高了吗?而且在矛盾面前,即便真的都是对方不好,都是对方要修的,那还是要提高自己,只有自己提高了,才能更好的起到正面的作用,去善化环境、弥补和圆容他人的不好、减少给整体带来的损失。

在《越最后越精進》中师父问:“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我从心底里发出坚定的一念:师父,不难,弟子一定能除去这些执著和观念,因为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应该具备坚如磐石的正念。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身存在着不精進、顽固的观念、消沉状态,关过不去、这些不符合法的状态也是我修炼路上的顽石。因此真正向内找,挖出它背后的根源:就是认为刚开始做得比较好,因为那时候法学得多,基础打得好,比如:“4.25”、“7.20”的时候我就走出来了;曾多次去过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在这几年里大法的工作做的也很多;做事心重也容易勾起人的显示心和欢喜心,以至最后同修之间发生争吵,执著自己的意见,觉得自己做得多了、自己了不起,听不進别人的意见和建议,也很少向内找,都是叫别人找自己。比如:“他们当时没走出来哪,不能站出来维护法”,等等。2001年本地区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抓,我也被抓,半年被不法人员劫持两次到监狱,非法劳教一次,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都正念正行堂堂正正走出来了。那时本地区的整体状态很差,再加上当时学员对法认识不深,怕心很重,邪恶因素多,造成当时的环境很恐怖,学员也很着急。就在这时我自愿承担起本地区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这一神圣的责任,担负起师父经文、交流资料、真相资料、進出耗材等等一些工作。为了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经常组织学员一起交流,接到明慧通知,发现整体存在不足及时组织学员一起交流在法上提高,避免一些背离法的现象出现,和同修之间整体协调配合很默契。师父说:“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按照明慧网提出,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要求去做。开始所有的东西都是几百里路到其它地区去拿,现在一切基本能够解决。还帮助邻市的同修建立了资料点,都能独立运作。我们本地区的资料点也遍地开花,正因为干了很多大法的事,而却不修自己,工作忙了,有时一天没有时间学法。

师父在2001年《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在任何环境中,在任何时期,工作再忙都不能离开学法,这是你们提高圆满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够不学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为你们来讲就这样要求。”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讲法》还讲:“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

在这一年里表面形式好象没有落下,但心性境界确实离正法的要求相差的很远。潜意识感觉到自恃功高,站在“功劳簿”上下不来了,问题发生了不能向内找,还埋怨同修不精進,自己表现比同修对法理认识的清、悟的高,有在学员之上的心自己还不觉,别人说不得,自己强词夺理。时间一长,问题越积越多,也越来越大。其实都是人心的问题,被魔控制而不自知,还以为自己正念正行,别人有怕心。认识到这些心里轻松了,好象脱了一层壳,一块石头落地了,又找到回家的路了。

在修炼的路上,我最大的体会:就是真心听师父的教诲,尽量少吃“后悔药”或不吃。坚定自己的正念,尽最大努力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珍惜这万古机缘。

自己的一点体会,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