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自述在河南十八里河劳教所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

大法弟子自述在河南十八里河劳教所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6年1月3日】我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自小体弱多病,又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严重的皮肤病等多种疾病,受尽病痛折磨。98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全身疾病奇迹般全好了。我心中万般感激,感激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不料想,由于法轮功日益得民心,上亿人遵循着“真、善、忍”走上了做好人之路。因此触动了××党、某些人的阴暗心理,江泽民出于强烈的妒嫉心,动用了庞大的国家机器开始迫害广大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把“杀人犯”、“精神病人”的所为嫁祸法轮功,篡改《转法轮》书中的内容,诬蔑大法创始人。

看到这些,我不禁哭了,难道我遵循“真、善、忍”做好人错了吗?法轮功和我的师父绝不是电视、报纸所宣传的那样,我所认识的功友一个个都是那么真诚、善良、与人为善,绝不象恶人们所宣传的那样精神变异的人。

我要为法轮功、为师父讨回清白。从1999年7月20日镇压开始,我便踏上了艰辛的上访之路。从1999年7月20日到2000年7月20日一年间我曾四次上访,遭到多次非法关押、罚款、变相勒索钱财、威胁、恐吓。在单位我被强制下岗后,又强制我干杂活,却从不发工资,单位关押我期间我曾中煤毒。差点失去生命,单位里和“610”还逼我写保证,我被折磨得下巴肿起大包,嘴都不能张开,不能吃饭,他们派厂医强行给我打针,遭我拒绝,他们怕我死在单位才放我回家。回家后,我仍坚持学法炼功,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我的身体一天天的恢复,在能喝点稀饭的情况下,610、派出所单位又多次上门骚扰,恐吓我年迈的父母、丈夫和年幼的儿子。有一次610邪恶人员吴自保和单位工会主席于新芳叫开邻居家门,上到我家平房顶上把我家小门跺开闯到我家,逼我写保证。

我在这种没有一日安宁的情况下,被迫第四次进京上访,2000年7月20日在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抓捕,又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因不报地址,遭警察殴打,我绝食抗议,他们把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送入精神病院,把我四肢成大字形捆绑在床上,强行灌食折磨,折磨一次还得给他们50元钱。就这样折磨我19天后,被市610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非法劳教2年,于2000年8月送河南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

在十八里河劳教所,我受尽精神与肉体的摧残和折磨。我被强制去做各种负荷的劳役,被刑事犯人看管、包夹。我还被强制做体操,我坚决不配合。我炼功,警察给我戴手铐,并把我带到活动室,几个警察按着我拳打脚踢,揪头发,把我右腿给打瘸,不能行走。就这样,他们还强制我干活。2001年十一,省610、劳教局、司法局到所以检查为名,又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新一轮的残酷迫害,采用方法是电棍、上绳等酷刑。他们把我关在一个房间,几个保安轮流给我上绳,所长武宏儒亲自给我上绳,吊起来折磨长达一天一夜,致使我很长时间生活都不能自理,还强迫我劳动。丈夫带9岁的儿子到劳教所看我,他们说我顽固不转化,就不让见。儿子抓着劳教所大门,哭着说:“爸爸,我要妈妈,我想见妈妈,他们上午不让见,咱们等着下午见妈妈吧。”丈夫痛苦的摇摇头,看见行驶的汽车,他真想迎面撞去,但他想到年幼的儿子,万般无奈的回家了。(这是丈夫后来给我写信说的)丈夫承受不住生活的艰辛和精神的折磨,于2002年5月(我在劳教所非法关押其间)与我离婚,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邪恶拆散了。

我于2002年8月15日劳教期满,劳教所不但不放我又非法给我加期7个月,延期7个月,仍不放我,于2003年3月8日又被市610把我劫持到党校洗脑班继续迫害,强制听、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象,强迫我写保证,叫我诽谤师父和大法,他们还强迫给我看录像,我不配合。为摆脱这种精神折磨,我于第二天晚上半夜从2楼跳下,当时我右脚被摔骨折,爬着逃离魔窟,随后610邪恶人员吴自保带人又威逼我老父亲带着他们到我所有亲戚家骚扰、恐吓、监听电话,我从此流离失所,至今无家可归。母亲也受不了这场打击,在这场迫害中痛苦的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