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成了我讲真相的好帮手


【明慧网2006年1月30日】我是九六年七月得法的,修大法已有九年多了。回想起来真是感慨万千,那时第一天炼功打坐时就开了天目(当时并不知道是开天目),大法轮一直在眼前转个不停,还看见我自己坐在一个圆盘上打坐的样子。从那以后我一身的疾病不翼而飞。在小组学法交流会上我谈了第一天炼功打坐看到的景象,组长说:“你那是开天目了,过几天要开法会你和大家交流一下吧,谈谈你的修炼体会”。法会那天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走上了讲台!真是用尽人间的任何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那种感激之情!

转眼间快十年了,那时的修炼情景却历历在目,难以忘怀!修大法治好了我的病;《转法轮》使我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痛苦,我们当人不是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的道理,从而使我与大法结下了不解之缘。

可是后来我没有精進,做得不好。由于当时的思想还只是停留在对师父的感恩戴德上,虽然知道了一些法理,但修大法的真正义意在思想上还是很模糊。又因为生意忙就很少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只是在家里独自炼功,后来又因为生意上的原因离开家乡到外地去了,完全脱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修炼环境。所以对于迫害真相一无所知,心中感到茫然,心想:“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政府不许炼呢?看到电视上邪恶对师父的诬陷,我心里很难过。我不许我的家人跟着电视上起哄。反正不管你电视上怎样说法轮功的坏话,我是决对不会放弃修炼的。我相信大法、相信师父,我最了解法轮功了,根本不是电视上所说的那样。我一定要坚持学法炼功还要向世人洪法,解开他们对法轮功的误解。那时我觉得我对大法是最忠实、最坚定的。”

后来我又回到家乡,有功友给我送来了大法真相资料,还有师父的新经文。好久未见到师父的新经文了,此时见到倍感亲切。我如饥似渴的读着师父的讲法,心潮澎湃!师父说:“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作为大法弟子来讲,维护法是理所当然的。那么历史的今天真的出现了邪恶迫害大法,针对迫害,大法弟子一定会出来证实法的。”(《路》)

我意识到我过去的想法是错误的,自己一天只忙着做生意“两耳不闻窗外事”。多危险哪!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法是不能圆满的。通过学法心里亮堂了,师父为我们指明了修炼的路,我得抓紧时间跟上,弥补过去的不足,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

从此我抓紧时间学法,讲真相,遇到问题向内找,积极做大法的工作,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在同修们的带动帮助下,一步步走了过来。几年来在做好三件事的修炼过程中见证了大法给予许多的超常与神奇。

就从我丈夫来说吧:过去他不相信大法,把大法视为迷信,在恶党媒体的造谣宣传欺骗下更是远离大法,尽管亲眼所见我的身体由一个体弱多病、药不离身,到现在将近十年不吃药的这么一个健壮身体,还是不相信。在怕心的作用下,强词夺理说:“人生病是一段时间一段时间的,现在炼功不生病是遇巧了。”其实这都不是他的心里话,他心里清楚得很。所以他又说:“炼气功对身体是好,但不应该讲迷信。”(这都是恶党宣传造成的)我炼功他也不怎么干涉,但只要看见我和功友在一起就板着个脸。2005年4月他得了一场重病,发烧不退,开始以为是感冒发烧,到医院打了一星期点滴也不见好转,反反复复,总退不下去。后经查血化验,确诊为糖尿病,血糖高达13.9,医生给他换了药,可还是不见退烧。看见丈夫昏昏迷迷的样子,我心里很着急,我想:他要是能念“法轮大法好”就对了。可是他不相信,对他讲还说“烦得很”。

我想求师父帮他除去这一难,但又想:他是常人又不相信大法,师父会管他吗?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我求了师父,合掌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师父!弟子请师父救救我的丈夫吧!他过去虽然说过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但那都是恶党因素造成的啊,都不是他的心里话,他现在得了重病,弟子请师父帮助他得法,并帮他除去这一难。”接着我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我丈夫空间场的邪恶因素。”

就这样当天下午丈夫就退烧了,也没住一天医院。病了一星期,他从原先2.8尺的腰围一下子减到2.3尺。我丈夫以前难得生病,很少吃药,最怕進医院。现在却乖乖的吃药、打针、定期到医院查血糖。我劝他说:“你还是念‘法轮大法好’吧!医生都说你这病治不好,吃药只能是控制它别产生并发症,但是只要你相信大法,就肯定能使你康复,从此丢掉药罐子,不信你就试试。”

后来他又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转法轮》,《九评》问世后又看了《九评》、写了三退,现在他的腰围又恢复到了2.6尺。

从那以后丈夫成了我修炼路上和讲真相的好帮手,有时我心性上过不去关时,他就会说:“别这个样子,师父都说:‘要修心性,心性多高功多高。’”当我在做大法工作时遇到了困难,他就提醒我:“赶快发正念。”我们一同出去发真相资料,他开车我发,配合非常默契。购买做大法真相用的东西花多少钱他也没意见,并积极帮我买回来。平时我因学法、做大法的工作花的时间多,他就主动承担家务活。我们建立了学法小组,同修们到我们家里学法、交流,他也不反对,并积极给与方便。家里的环境正过来了,做大法的事真是方便多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是师父让他得了法来帮助我修炼提高的。

2005年农历八月初一我父亲的生日,我带了几十份资料,出门时我发了正念:请师父加持我今天讲真相一定成功,让他们明白真相后退出恶党组织,争取早日得救的机会。那天亲戚们真不少,我热情的和客人们打过招呼,很快就把话题带入讲真相中。我有一个叔伯大哥,以前我曾多次给他洪过法,此时我关心的问他:“大哥,你现在身体怎样?还好吗?”他说:“就是不好,病痛多,老了,不行了,小妹,我看你身体倒好哦,又不出老!”

我说:“那当然,因为我炼‘法轮功’嘛,快十年了,药是啥滋味都忘了,一身轻松,根本不担心得什么病、要花多少钱,我早就给你讲过你就是不听。你看你妹夫,去年得了糖尿病,人都变了形,要不是相信了“法轮大法”他能有今天吗?别人得了这个病得花多少钱,而且长期服药的滋味多痛苦,你妹夫没住过一天医院,就服了两个月的药,现在停药一年多,身体恢复这么好,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我们师父慈悲,又为众生开了最方便之门,只要你们信大法、不反对大法、别人说大法不好不要跟着起哄,平时就在心中默默的念‘法轮大法好’就能得很多福报,又不耽误你们干活,也不用你们花一分钱,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不要再犹豫了!早信大法早得福报!”

这时他们都听得入神了。我问他们记住了吗?都说:“记住了。”我说:“念一遍给我听!”大家就齐声念起来:“法轮大法好!”我又说:“你们还得记住‘真、善、忍好’,我们这一门修的就是‘真、善、忍’。师父要求我们时时处处都要做个好人。”

这时我拿出资料发给他们,大家都争着来拿,有的拿一份不够,还要二份、三份,说:“还要给我的儿子带一份回去,还有我的孙子还没看。”就这样几十份资料一抢而光。

接着我又给他们讲三退的事,开始他们有一些抵触说:“信大法可以,祛病健身,但不能参与政治。”我说:“我们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永远都不参与政治,这是我们师父说的。我们只是一个修炼的群体。是恶党容不下我们。我们对恶人恶党的揭露,是为了制止邪恶的迫害,是对被邪恶欺骗的众生的唤醒与挽救。江××害怕法轮功夺他的权,这纯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师父才不稀罕他那个权力。恶党现在腐败透顶,不得人心。法轮功修真、善、忍,深得民意,法轮功现在已传遍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解体共产党这是天意,不是哪个人说了算的。你现在不退出,你就是它的一员、它的一个粒子,等到恶党解体时,你就要受牵连。刚才给你们的《九评》,看了你们就知道为什么退党了。我给你们讲的都是实话,现在全世界已有三百多万人退出恶党,而且每天都有几万人在退。”

这时我丈夫插话说:“老大,退了嘛!是真的,我们都退了。”这时大哥终于作出了决定,带头退出恶党,在他的带动下,在场的所有加入过党、团、队的都签了名,就包括我那个最顽固的叔伯姐姐(因姐夫在乡政府工作)在这样的气氛下也签了名。

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讲法》中说:“你们在救度众生的时候啊,不要忘了修自己。(鼓掌)三件事都要做。大家平时保持着正念,经常面对邪恶、面对一些情况的时候要发正念,要讲清真相、要救度众生,更要修好自己。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没有威德,讲出的话不在法上,救度众生那都谈不上,讲出的话没有威德、没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恶也会钻空子。”

我现在在同修的帮助下,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资料,当我把自己亲手做的这些资料送给同修、送给有缘的世人时,我为我能为证实大法多尽一点力、能使更多的众生得救而高兴。我深深的体会到,这一切都来源于大法,来源于伟大、慈悲的师父为我开启的智慧,来源于同修的热心帮助和鼓励,还有网上同修发表的无私的技术支持。在此,我借今天法会交流的这个机会向师父、向同修们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由于层次及文化都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