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的善中看到了自己的执著心


【明慧网2006年1月30日】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法正乾坤》),在和同修的接触中我深有体会。同修的慈悲与善行不仅令我感动,更深深的教育了我,让我从自私、为我的状态中走出来,更好的溶入正法修炼之中。

我因为年龄小一些,在大家眼中,我就是个小同修。我家里人(同修)被邪恶非法抓捕以后,有一段时间只我一个人在家。后来,一位我从没见过的同修通过我家里另外的修炼人联系以后来到我家,给我送了两口袋米,一桶油,又买了好多面包,说是同修拿的钱,是大家的心意。我当时看到那些东西,心里只想到是师父给安排送来的,嘴上在和同修说着谢谢、不用了,但心里却在寻思:这么多,够吃好久了吧!同修一脸笑容,说是他们该做的,还询问我以后的生活等等。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很自私,真认为同修们那样做是应该的,连一句发自内心的谢谢的话都没有。可是同修对我的善却又深深的感动着我。

之后我去同修小韵家住了一段时间。小韵的家人也是被邪恶迫害非法劳教。她一个人带着出生的小孩也很不容易。她问我说:“小宝,你需要钱吧?”我马上说:“不用,我有!”其实,当时我是真的被小韵那句话给感动了,她的语气很慈善,我感到她还顾虑那样问会不会伤了我的自尊心。说实话,那刻的我真想流泪,我真的不忍心再说我要她的钱了。有一次,有另外的同修到小韵家去,看到我也在那,她们都非常高兴,很关心我家里人的情况,临走时塞给我两百块钱,说是去看望我家里人时给送去,这钱是同修的心意。我推脱了一阵最后还是收下了,心想:我自己又没挣钱,何况这也是同修的心意。可是同修给小韵的钱,她却不肯收。后来同修走了之后,我对小韵说:“其实那也是同修的心意,怎么不收下呢?”小韵只和我说了一句话:“其实同修也很不容易!”听到这句话,当时我真的惭愧得无地自容,又为同修的善打动。我从来没有想过同修的生活怎么过,同修们的钱是从何而来,他们有没有困难,他们需不需要帮助,我只是自私的认为,自己家人被迫害了,我比别人都更需要帮助,拿着同修的钱、拿着同修的东西,我从来脸不红、心不跳,甚至觉得这没什么。我是多么自私啊!

自那以后,同修们的这份善就一直伴随着我,一次我去姨家,姨跟我说,某某同修又拿了多少钱给我了,某某同修又拿了什么东西给我了。姨决定去看我家里人时把这钱拿去给我家里人。我当时和我姨说:“咱们不能花同修的钱,这钱,咱们分文不差的要还给同修,因为他们也很不容易。”于是我就讲了在小韵家的事,姨当时并不赞同。可是后来有一次我再去她那儿时,姨跟我说:“本来同修又要拿钱了,我怎么也不肯要,我说心意领了,钱不能要。我就想起你说的小韵的话,同修也很不容易。以前同修给的钱,我都记在本子上了,清清楚楚的,将来,我们全部还给人家。”我听后也很感动,其实我只是被同修们的善洗涤了自心最肮脏的东西,又用同修们给我的这份感动去感动了别人。

明慧网上看到同修们的学法小组遍地开花的情况,同修小音也告诉我有一个学法小组,希望我也来。我当时很高兴,觉得同修还是很信任我的。可是后来,我就被自己的怕心给控制住了,各种不好的心就冒出来了,比如怕麻烦啊,怕被人跟踪啊,有没有用啊……第一次极不情愿的去了,去了才发现都是自己不好的执著在捣乱。中间有两次,我因为有事没有去,后来再去,干扰就非常大,我不管他三七二十一还是去了。然后我和小音说了去之前遇到的干扰,她对我说:“其实每次你没有来,大家都会问,怎么小宝没来。”当时我感到一股暖流从头灌到脚,我一直都被同修这样关心着,我却一直没有觉察到。一瞬间,所有障碍我不去集体学法的因素都解体了,在同修们对我的善中解体了。我想,我会坚持去参加小组学法,在师父对弟子的呵护中,在同修们对我的善中,我将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