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之间相互扶持 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五日】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由一个不知不觉滑向深渊、身心痛苦不堪的人,从新感受到了健康的快乐和心灵净化后的愉悦。当回头一看当今社会,才真的为自己以前的危险处境而后怕,也为和我以前有过类似经历的人着急,希望他们也能在大法中获得与我一样的幸福。

基于这一点,我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洪扬大法、讲清真相;同时,广泛接触同修,交流修炼体会,互相促進、共同提高。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个人提高了能带动整体提高,整体的环境能促進每一个人的升华,能有利于铲除、化解另外空间邪恶操控有坏思想的人对大法的破坏因素,使更多的人被唤醒和救度。下面我将自己的主要心得体会分几方面向师尊和同修们作个汇报。

集体学法,共同提高

师尊在多次讲法中都谈到集体学法、法会的重要性,指出这是学员提高的一个不可失去的环境。在修炼中我也深深的感受到了这一点。一九九九年以前每天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感觉到提高很快,身体演化的也好;可是邪恶破坏以来,失去了这个好环境,有时就容易懈怠了。也确实看到一些学员在以前的集体炼功时,很重的病很快就好了,可是高压下难以做到坚持学法、炼功,更不要说精進修炼了,病症又回来了,有的就在病魔的折磨下失去了人体。在大陆这个环境中,我自己学法时,明显感到干扰很大,常常是超过二个小时才能看完一讲,而且效果还很差,炼功也很少出现以前定下来的状态。当我明白了这些是因为缺少了集体学法的缘故(当然这是很重要的方面之一),于是我便有意开创集体学法的环境。即便是一个人在家学,我也要尽可能的念给家里人听,有时去找同修一起学。这样我明显的感到了学法时精力集中。

但这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在家给妻子念书时,有时也会受到各种干扰。她会突然很生气的说:「你别给我念了,我也不听。」甚至还有更不好听的话,这时我常常心里很难受。心想若我干活时,别人给我念书我会非常高兴。但我很快的意识到了这也是针对我的人心来的。我一方面调整自己的心态,一方面发正念铲除操控她说这些话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失时机的念法给她听。

在与同修的接触中也有类似情况。今年夏天,了解到以前很熟悉的一女同修学法不精進,我就克服了许多困难同她一起学法。那个同修的丈夫因修大法而被非法关押,她带着儿子在家。由于不精進,邻居经常找她玩麻将,儿子学法也难以保障。我便经常去她家,一方面了解她丈夫的情况,一方面带动她和儿子学法,方使她告别麻将。有时她因怕心,我打电话时,她不让我進她家,她出来跟我说一会儿话,有时勉强進屋了我便带她母子一起学法。那时正值三伏天,为了做出样子来,我每天去她家学法都是一直双盘挺直腰板学完一讲,简直热得我汗水直淌。正是为了帮助他们,从那几天后,我基本上保持了双盘直腰学法的良好姿势。回想那几天的学法,我几乎是「厚着脸皮」去的。当然我这种感觉还是有人心的因素,但在那个过程中我意识到了这些人心,并去掉了。后来她儿子因学习忙退了出去,她便以怕邻居说三道四为由,终止了我们的一起学法。我正在试着找一位附近的女功友去她家一起学。我每隔半个月左右还与她联系一次,询问学法情况及有没有困难需要帮助。

还有一次给我的感触比较深。一位同修是某单位部门负责人,整天忙于常人的工作,有时下班后还要忙到较晚才回家,学法、发正念、讲真相都没有时间做了。我很为他着急,就经常打电话约他一起学法,并到他家(他家有好几位修炼人)带动他家里人一起学法。开始他常婉言谢绝:「我跟领导在一起呢!」「我跟朋友在一起呢!」「我有事。」有很多次,我的常人心都让我觉得简直无法再找他了,心里常常抱怨:他的什么事都比我约他学法重要。

后来明白了这不也是我要修去的人心吗?我就对自己说:我会不断的扩大自己的容量,还要带动他一起做好「三件事」。有时感觉为难时,我就找一位他比较信任的同修再去他家。并且,我与多位同他较熟悉的同修切磋交流后,大家都一致认为应该多帮助他、多同他接触。

经过大家的努力,他在法上有了明显的提高,开始欢迎同修们来学法交流了。一天我们约好傍晚去他家集体学法,可当天下午我连续吐了两次身体很难受,真想到家后先睡一会儿觉再说。可一想还要帮助功友一家人学法,再难受我也要去,不能失约啊。我发着正念强打起精神去了。去后,我照例坚持双盘腰板笔直的学法、发正念,一会儿功夫难受的症状全消,身体能量流快速的畅通,非常舒服。我一下子悟到了一层理,我对师尊《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的「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这句法又有了新的体悟:我为了帮助同修而来,可我自己首先获得了帮助,我自己先受益了,同修一家人也肯定会受益。一次我还约另外的同修一起去他家集体学法交流体会,当我背师尊的法时,他兴奋的将家人都叫过来一起听一起学法。事后,他说,当我背法时,他天目看到了层层空间的佛、道、神都来听法来了。同修们也都明白,是师尊让他看见,是为了鼓励大家共同精進。

我有时早晨、中午、晚上都与不同的功友相约见面,沟通情况,交流体会。过程中我始终把握的一点,无论人多人少,都要背、念、学师尊讲法和经文,把学法放在第一位。特别是人多的学法交流会(注:在大陆目前的情况下,人数不要太多,也不要太频,要安全、理智、不生欢喜心的做这些事),一定要集体学法、整点发正念,这部份时间与交流用时各占一半。大家也感觉效果非常好。

为明慧网提供及时、准确、详实的消息和体会

我经常及时的将本地证实法的消息写出来,发给明慧网,以便促進更大范围的整体提高。二零零零年十月,我们相约三十多人冲破层层阻拦,踏上天安门打开横幅证实大法,半数左右的人半个月后先后正念冲出魔窟。我当天返回后,立刻写了两篇详细消息报导发给明慧,明慧网刊登后,世界法轮大法电台也播出了,很多同修听到这个消息后也都踏上了天安门。

在修炼中,在证实法中我也曾摔过跟头,我也把教训写出来让同修们引以为戒,以便更好的把握、少走弯路。我随时有体会,随时写出来。有时候未发表,我也不灰心。我想我写出来是对自己证实法的经历的总结,写的过程中也是用法来衡量、检查自己的过程,写的过程中就发现自己暴露出一些需要用法来修正的东西,写的过程中就是自己在法理上提高的过程。

当我周围发生同修被非法抓捕等突发事件时,我一定要迅速调查详情,迅速写出消息发给明慧,我把这视为一个重要的职责。

有时第一次不详细不要紧(但一定要准确,不确定的地方就不说,等核实清楚后再加進去),大家看到后能帮着发正念营救、加持同修。然后再继续调查,当有新的内容时再次写稿发给明慧。我记得在我发送的消息当中有至少四个以上,被非法抓捕的同修十天左右便正念闯出,重获自由。这更加坚定了我揭露迫害曝光邪恶的决心。

有时我还发动同修也来写消息和体会文章,我还及时的将自己和周围同修遭受酷刑折磨的消息及时写出来,给邪恶曝光。

消除间隔 形成合力

邪恶在操纵坏人疯狂迫害大法的过程中,是什么邪恶卑鄙的手段都用的。邪恶常常对大法弟子的整体用「间」,以达到破坏大法弟子整体配合、间隔同修的目地。恶人们有时派特务靠近学员,我有一次险些上当。我周围的一个同修上当了,造成其他同修被抓。由于有特务,很多同修不敢过多接触学员,这样虽然能保持相对的安全,但也正是邪恶可钻的空子,邪恶利用这种怕来造成间隔,实施离间之计。

二零零四年,一母女同修与另一甲同修相遇时,一起被抓捕。母女俩同修被释放后,甲同修也用一周左右绝食抗议正念闯出。可甲同修则很快被传言认定为特务,并有消息在明慧上发表,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怀疑甲同修是特务。但毕竟甲同修经历了多次被非法抓捕均是绝食闯出,有很多同修都了解她,信任她。这样信任她和不信任她的在她是否为特务这个问题上似乎形成了意见不易调和的两部份,甚至为甲同修澄清事实的也被怀疑了。我悟到这是另外空间邪恶钻了当事同修怕心的空子后,演化出的假相,目地是使本地同修不能形成一个整体,干扰本地及相联系的外地同修间的交流和证实大法等。为此,我分别找了许多同修交流,消除误会,可是由于自己的心性没到位,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以致一年过去了,怀疑依然存在,甚至被非法关押的狱中一些学员也在传特务之说。

当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我又一次分别找怀疑心较重的一些同修,坦诚的向他们讲述了我了解到的情况,引导同修都在这件事情上找自己,对照师尊的法来检查自己,并巧妙的安排两方同修接触,增進了解、消除误解,这样越来越多的同修明白了此事的真相,间隔正在日渐消除。

其实本地大法弟子曾多次整体行动,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救度了众生。近期大家也只是分头在做,形成了自觉的行动。欠缺的是合力不够,相信在师尊的加持下,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本地同修肯定会象以往一样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以更加多样、富于变化、有聚有散的形式,消除邪恶的一切因素,唤醒救度更多的世人与众生。

多年的修炼,我深深感悟到师尊的慈悲。无论是我在摔跟头时,还是我在精進时,师尊都能让我明悟法理、点化我、加持我、让我提高、推我前進。对于和我一样的大法修炼者,他们当然也应都提高都精進。所以,当我爬起来时,我要去扶起还摔在地上的同修;当我明确方向大步向前时,我要去推醒还在彷徨还在迷航还在懈怠的同修。我觉得这是我的使命,这是师尊教导给我的大法的体现。

以上是我的修炼和证实法的心得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