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教养院“法制中心”的洗脑手段


【明慧网2006年1月4日】本溪市威宁营劳动教养院法制教育中心(原戒毒所)以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而臭名昭著。这里受迫害的都是男性大法弟子。教养院政委陈忠维、“法制中心”所长刘绍实、教导员赵世春、心理矫正室副所长郑涛、主管法制教育副所长郭铁鹰、队长丁会波、韩亮等人是进行迫害的主要罪犯。

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刚到教养院时,被分配在直属大队一段时间。“法制中心”恶警与大队管教经常“沟通”,观察入院人员的情况。对处处按规章做的人,会很快被送进“法制中心”,他们认为这样的人容易洗脑。不太配合管理的,要晚些时候送进“法制中心”。

刚到“法制中心”时,人人要答一张试卷,涉及法轮功的内容很少,答不答也不勉强。接着由恶警或“民主管理委员会”(由邪悟人员组成)骨干陪同看录像。内容是“中越自卫反击战”前线战士的巡演报告。那场拿人民的生命充当炮灰的政治战争与思想“转化”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劳教所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大法弟子被集合到室外做早操。早上、中午饭前要唱“学习雷锋好榜样”、“打靶归来”等邪党的歌曲。吃饭时,刘绍实等人常常挨屋巡视,“问饥问饱”。“法制中心”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每天下午有一个小时的军训课:跑步、走正步、喊口号等。每星期有一至两节体育课,主要是打篮球。

“法制中心”给新到的法轮功学员一个宽松的假象。陈忠维、郑涛、丁会波等人每每上场与学员打成一片。平时还有所谓“娱乐活动”:象棋、军棋、扑克、乒乓球,这些在年节时又作为有奖比赛项目。恶警也大都参加。学员每天都要劳动,主要是手工搓二极管。劳动时间长且不分昼夜,有时干到晚上九点。有些炼功人往往被这些表面“宽松”的假象迷惑,对邪恶迫害产生模糊认识而正念不强,自觉不自觉、不同成度的配合邪恶。

然而就在这宽松之中却贯穿着“法制中心”处心积虑的最关键的洗脑手段。比如:每天晚上七点准时看电视新闻、写作业、考试、背诵“三十六条法规”、看诽谤大法的电视连续剧《生命无罪》、唱《迷途的羔羊》、《妈妈我回来了》等邪恶歌曲。特别是郭铁鹰、赵世春等人主讲的法制课,内容以极端诬蔑诽谤大法为主旨,荒谬可笑至极。课后由郑涛出题,回到各寝室讨论。每人都得谈,都要表态,并由“被洗脑”彻底的小组长记录,队长做总结,最后答题。讨论答题的内容必须符合“法制中心”“洗脑”理念才算合格,否则所长、队长们轮番找你“谈话”,威逼恐吓,直到符合恶警的要求为止。很多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自动或违心“被洗脑”的。用他们的话讲叫“糊弄鬼”。一旦有人被洗脑了,恶警就在二楼教室里召开“揭批”大会,由“被洗脑”者上台读“揭批书”。这时“法制中心”的“干将们”齐集一堂,录象机、照相机频频举起……。会后就其如何从坚定走上“被洗脑”之路出题讨论,大做文章。

为了达到给学员洗脑的目地,“法制中心”成立“帮教组”,由恶警和“民管会”骨干组成。其中,有三名长期外雇的人员。帮教组由陈中维、刘绍实等人直接指挥,不分昼夜的给坚定的大法弟子做所谓的“帮教”。完全是在暴力、恐吓、强词夺理、辱骂等流氓气氛中进行。 帮教人员大肆兜售恶党暴政邪说及邪悟歪理,强行将炼功人双腿反盘,或捆绑起来打嘴巴,或往座下塞师父法像等等卑劣行径不胜枚举。

三名外雇女人经常使用极其下流无耻的流氓手段。不少人因不甘受辱而违心“转化”。如果帮教没有达到目地,便“大刑伺候”。先是把坚定者关进小号,小号里可以躺下一个人。有一条没有几块整棉花的垃圾被,直接睡在裂缝的木地板上,棚上一盏白炽灯晚上点白天闭,二十四小时监控。小号在直属大队一楼,由普教人员看管。二楼主要是用刑的地方。抻刑、死人床、老虎凳、电刑、坐飞机等应有尽有。“法制中心”有专门施刑的“大队”,白天用完刑,晚上投进小号里。第二天继续用刑。大法弟子焦林被连续二十天二十四小时定位;严柏被连续十七天二十四小时定位,并且不许睡觉,由普教人员轮班看管,恶警们酷刑用尽也没有达到邪恶目地。为使洗脑迫害不受“影响”,二人于2005年春被转换到锦州市某教养院继续迫害。而不久先后从锦州调换到威宁营的两位闯过重刑的大法修炼者分别在不足半个月的时间内相继被“洗脑”了。用调换方式提高转化率是邪恶惯用的一种迫害伎俩。很多在丹东、盘锦等地坚定的修炼者都是到威宁营被“转化”的。

“法制中心”对没有“被洗脑”的学员实行严管。安排一至两名“包夹”,除睡觉外寸步不离,并且严格限制言行,不准许与他人讲话,每个寝室里包括厕所都安装了监视器,能自动录音录象,二十四小时监控。在学员中还安排了特务,每一句话,每一件小事都能传到恶警的耳朵里。“小号”当然是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时常“光顾”的地方了。家住牛心台的大法弟子孙铁春,经常看管他的普教们都称其为“铁人”,多次宣布坚定修炼,终于成功。因屡受酷刑,听觉残疾,手臂活动不便。由于不配合邪恶安排,在“法制中心”“蹲小号”次数最多,而且加期时间也很长。

对绝食反迫害的大法弟子,“法制中心”采取野蛮灌食,并扬言“灌死你”。如果吐出来,搂起来接着灌。有位大法弟子被连续四个多月强行灌食,到后来灌的水都吐出来了。恶警们束手无策,便扣上“精神病”的帽子送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直到真的精神失常才由家属接回家。

由于长期的精神折磨,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身体出现不同成度的疾病。姜虎林经常头晕伴有呕吐,张树鹏患有肝病,曲永胜严重高血压,李永文则有重肝脏疾病……

为了牢牢控制“转化”学员思想状态,“法制中心”在每月底规定学员上交一份思想汇报,连同平时的讨论答题、考试、作业、劳动等等各种表现作为减期天数的考核标准。重点看有没有“彻底与法轮功组织决裂”以及骂师父骂大法等表决心之类字样。不少修炼人为了早日离开魔窟,违心符合、正念无存,甚至助纣为虐。恶警们还经常从电视新闻中抓住某些政治话题或经济、科技成就等出题,让学员结合法轮功问题展开讨论诋毁大法。

2005年夏,各地迫害场所组织考察团,互相参观学习、总结迫害经验。刘绍实等人回威宁营后进一步加强对学员精神迫害,如延长劳动时间,空闲时间一律进教室学习,频繁考试、讨论答题,邪恶气氛十分嚣张。2005年6月又新制定了“十六条”规章,实行整体严管,非法关押在“法制中心”的大法修炼者每时每刻都在遭受巨大而残酷的身心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