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修炼中的个人体会


【明慧网2006年1月5日】我最近遇到几件事,在处理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悟到了很多,写出来和同修分享,希望对同修能有所帮助。

一、修掉党文化

我也一直在讲真相,但是讲“三退”心里总是怕。有一天,我又拿起《九评》来看时,我发现自己隐约中赞同邪党文化,当时我很吃惊,我知道自己身上的邪灵因素没清除干净;再用法一衡量邪党文化时,发现与大法的标准大相径庭,我知道我是应该修去它了,当我一点点的修的时候,我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平时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浸透着邪党因素。再以后我发现自己讲三退讲的很坦然,其实以前害怕的根本不是我,而是我身上的邪党因素。

二、周围人的“私”是自己“私”的体现

我在新单位工作两个多月了,公开讲真相,很多人从抵触到耻笑再到最后明白真相。在我周围的生活环境中,我也发遍了《九评》。

就在昨天,副总说“经过试用,你不合适这份工作,决定辞退你。”当时我们全单位的人都说不是因为我的工作问题,而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为我说一句话。

我当时“想无论什么事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周围的环境一定也是自己心性的真实反映。”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存在的一个很大问题,就是,我老这样想“我做的很好了”“我一定要把路走正”“我都给他们讲的很透彻了,再不行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我千万别有漏啊”“我一定要给他们每个人讲,不能让自己将来后悔。”等等,都是“我”怎么样了。每一句话乍一听还觉得挺对,但是怎么这么多“我”呢?原来我这么自私啊!我难道是为自己在讲吗?不是在为救他们在讲吗?我觉得这跟“维护宗教”还是“真正修炼”的差别是一样的,这叫“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叫真正的私。

我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身边的人都明白真相,却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帮助我。因为我们周围的环境是我们心性的真实反映,因为我们私,他们也就跟着私。所以我们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修好自己,才能真正的救度了他们。

三、如果不去掉“私”,我们就不能制约旧势力因素

昨天本来到同修家,想切磋一下关于我自己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但是回去才知道同修遇到了更大的麻烦,同修被第二次从劳教所放回来后,又在昨天被五个国保大队的人围困。

在关于同修家被迫害一事上,我发现他们的问题也出在自己是站在要修好的角度上在做三件事,最起码带有这样的因素,所以他们制约不了旧势力因素,老被钻空子。旧势力也是私,我们也是私,私与私之间是没有制约作用的。就如同师父说过的“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人在高层次中修炼的时候出功了,发出的是高能量物质,这确实能够治病……”(《转法轮》)。我们只有真正做到了无私,我们出的才是真正的“功”,才真正的能治病震邪。

四、我们在主掌自己宇宙的天地

在我被辞退的时候,我开始还以为是因为我炼功的原因被辞退了,我就想我应该不应该去抑制邪恶,直到完全控制周围的一切?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师父的两段讲法,在这儿敬录给同修们:“你们想过没有?谁迫害了大法,谁迫害了大法弟子,有多高的生命牵扯到了,那个生命就已经和你形成对等了。不管它多高,它都和你形成了对等。可是呢,那牵扯的是相当高的大穹的主、无限大穹的主、甚至更高的生命,而今天对大法行不善的那些不同大穹的最高处和我不同的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对等。”(《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整个宇宙正法的形势变化也很快,因为正法在超越一切时间的往前推進,越来越接近这所谓的现实空间,距离人的眼睛能看到的范围越来越近。从微观往表面上走更近了,所剩的范围也很小了。当然,人类空间表面剩下的范围小了,可是大家知道,最后的因素也就更高了,间隔的因素体积更大了” (《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我又想起师父在《洪吟(二)》的《预》中写到“大法徒 上九霄 主掌天地正人道”。我突然间明白了,其实现在是我们把宇宙中最高的旧势力换下来,我们主掌的时候了,法理明白了,一下子觉得自己高大了起来,能够主掌的抵制住周围的一切邪恶了。我坦然找到所有相关人讲清了真相,并告诉他们不能迫害大法弟子,也不能以其它借口来迫害大法弟子。

从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蹒跚着走路的小孩子,师父在身边守着,时不时的扶我一把,我再走。(后来给他们讲真相的过程中,知道他们不是因为我炼法轮功的问题,而仅仅是觉得我在他们单位大材小用了,他们用不上。)

我想也许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吧,因为我把周围的同事讲得差不多了,而且也把住所附近的《九评》几乎发遍了,也许是我应该换一个环境再讲了。

五、讲真相 千万不要放弃

我的一位同事是个博士,是个冷淡而礼貌的人,一般人都会敬而远之。有一次,我给他讲大法真相的时候,他扔过来的是冷冰冰的话语及不屑的眼神。第二天看到他时,我有点不知道和他谈什么。他从我身边闪过去的时候,我听到他明白的那面对我说:“哪怕我对你不好了,也不要不理我,还要对我好啊,要救我。”

因为他的求救,我立刻打破他的不屑,仍然一如既往的对他。不长时间我们的关系又变的溶洽了,他也了解了法轮功真相,以至于后来领导在了解我关于法轮功的情况时,他还提前给我通风报信。

昨天我又和他及一位硕士讲三退,结果他们两人非常冷漠的对待,自顾自的面对电脑,连看也不看我一眼,更不要说和我说话了。当时真的感觉到距离的遥远不是谩骂而是冷漠,有一瞬间我都不想讲下去了。突然耳边仿佛传来师父的声音:“他们不理你,你就讲你自己的,他们会听的。”我就自顾自讲起来,感觉空间场一片混沌,我尽量的发正念打破它,这样在半个小时以内他们都没理我,后来硕士突然问了一句,接着博士也问了一句。我知道他们一直在听,只是学历高的人本身的清高所致。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期间他们只问了两三个问题,但是他们已经明白好多了。我也感觉到自己给他们讲完真相,清除掉很多邪恶因素。师父在《快讲》中讲到“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我真的感觉到自己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就是口中放出利剑,邪恶因素大量被清除。

这样,当讲到上班的时候,我又听到博士明白的那面对我说:“帮我清理啊,要多次帮我清理啊,我自己无能为力。”我知道是他明白的那面和我说的,他真的对后天科学及马列邪教灌输的东西无力清除,他在向我求救。

说实话,我们不能因为自己一两次给他们讲真相没达到最终的效果就放弃,因为他们被邪恶埋没太深了。我们每次讲的时候只能给他们清除掉一部份,但是每次都有效果,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他被灌输的邪恶完全被清除的时候,他们会得救,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一个好人被无辜的淘汰掉。

后来我在离开的时候,找到副总讲真相,他本来不爱听,我还是微笑的讲完,过程中,他几次被震的目瞪口呆,其实我口气很温和,声音也很轻,只是说的很坚定。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讲到“别管他讲啥,你讲的话对他来讲每一句话都是当当响的炸雷。”

到我离开的时候,他说谢谢我,我发现他在思考。后来我又到老总那儿坐着聊了会,他非常爱听真相,并问了我关于自焚、中南海事件等各种情况,我们一直聊了两个小时,期间我说每一句话的时候都微笑着,而他几次来的客人都被他不耐烦的赶走了,直到他听明白真相。

其实现在常人真的很着急听到大法真相。

六、改字的一点体悟

我还想说的是关于改字一定要认真对待,过程中在清理着旧势力因素。

我想大法书不改字,绝对不是一个懒的问题那么简单,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应该把自己所有大法书籍的字都要按照师父的要求更正过来。在更正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也提高的很快,因为我是真正站在为法负责的态度上做的,而不是自己的做事心(以前我有过做表面看起来的大事就修的高的想法,其实不然)。

写了很多,每一点体悟都想与同修分享,希望能和同修共同提高。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